第七十四章 终南山(1 / 1)

“袁天罡以信鸽邀,本座可不知道是这样的阵仗啊?”

终南山,藏兵谷,女帝装扮的宋水云注视着淡淡矗立于身前的诸多小兵,语气中充满着嘲讽。

不良帅就是袁天罡,在目前这已经是人尽皆知的情报了。

但是,人人皆知不意味着人人都敢用这个称为呼唤不良帅。

终南山地处陕西,而现在的关中是岐地。在这个乱世之中,拥有三百年内力的不良帅可谓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而这名太上皇就一直住在可怜的岐国领地内,以至于他们什么事都不太好做。

女帝的兄长宋文通被封岐王,有着一统天下的野心,然而在这个乱世之中,只要袁天罡不允,就无人能够一统天下。

想要一统天下,首先就要解决袁天罡。

而岐王不知从何处得到了一则消息,龙泉宝藏之中有着克制袁天罡的东西。

以己度人,若岐王是袁天罡,那么他根本不会再忠于大唐。

造成大唐由盛转衰的安史之乱就是袁天罡的放纵结果,纵使朱温的前主子黄巢进入长安的也是袁天罡。

在岐王看来,袁天罡对于大唐再无忠诚可言,龙泉宝藏也可能是李唐皇室为了除掉袁天罡,重新一统天下所埋藏的。

脑补害死人,偏执的岐王一根筋的认为龙泉宝藏中有着克制袁天罡的东西,刚好中了袁天罡的调虎离山计,一出走就是十六年。

然而,这也充分的说明了岐王的不自信。

天资聪颖的岐王在而立之年就达到了神霄位这个普通人一辈子都触摸不到的境界,足以说明了他的武道资质之强。

出走苗疆十二峒的十六年,为了解决龙泉宝盒中的苗疆圣蛊,岐王尽学了一些皮毛之术,若是专心修炼幻音诀十六年,他未必不能匹敌袁天罡的。

算计了岐王的袁天罡被女帝深深的记在了心中,一开始,她根本没想明白,可随着时间的过去,等到岐王出走许久后她才彻底想通这些关键。

因此,女帝十分的憎恨袁天罡,但奈何实力不如人。

“小诗妹妹,这次燕王派你来了啊?”

走近空空大殿之内,一脸阴霾的女帝看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人,那人正是她为数不多的好友,燕王后秦诗。

“水云姐姐,岐王不也派你来了吗?”

听闻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诗乃回头一看,发现是好友女帝后,脸上瞬间洋溢起了一丝灿烂的笑容。

“嗯,孟婆,听闻不良人中有一位石瑶,易容术绝世罕见,不知孟婆是否听说过啊?”

对着诗乃微笑的点了点头,女帝这才将视线集中在了一旁的驼背老婆婆身上,这名老婆婆正是玄冥教消失已久,大名鼎鼎的孟婆。

鬼王朱友文宣称孟婆是不良人卧底,接手了玄冥教。但一年之前的乾陵一站,鬼王战死,黑白无常抢了龙泉宝盒,最终却被岐国坐收渔利。

玄冥教如今的势力只有四大尸祖,中高层的势力死的死,逃的逃。水火判官甚至加入了燕国的庭院,偌大的玄冥教,一时间便成了一盘散沙,这才是袁天罡的真正目的,命石瑶重新出现,统领成为一片散沙的玄冥教,替不良人办事。

“听闻一年前的乾陵之战,岐王也曾凑过热闹啊。”

面对女帝的暗讽,孟婆也不是吃素的,立即抬头反怼了回去。在高层,尤其是不良人中,岐王出走十二峒,岐国由女帝执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女帝能够用石瑶身份怼她,她自然也能用岐王身份来怼女帝。

“岐王行踪沉迷,本座知晓的也不是太多呢。”

这是个对手,轻轻呼出一口浊气,这样的结论自女帝的心中出现。淡淡的环视了一眼诗乃,女帝的眼中不禁出现了一抹羡慕。同为兄长,为什么自己的兄长就这么不称职呢。

“不良人人多势众,老婆子知晓的可能还不如女帝全乎呢。”

缓缓摇了摇头,孟婆的语气中夹杂着一股耐人寻味的含义。虽说孟婆是不良人卧底这件事已经人人皆知。可正如同不良帅所说,人人皆知不意味着人人敢说,狐假虎威的孟婆毫无疑问没人敢惹。

“这位应该就是燕国庭院的首领秦诗姑娘吧?老身一年前与贵国燕王有过一面之缘,不知燕王如今可好?”

不再理会女帝,孟婆的视线集中在了诗乃的身上,语气中夹杂的莫名深意令诗乃瞳孔微缩。当时秦凌对她的态度好的简直过分,当时还不明原因,可现在看来,秦凌早就知道她身后站着的是不良帅了。

要知道当时她还未曾暴露身份,秦凌到底是怎么发现的,这令她感到无比的好奇。

“自从一年前攻下徐州后,兄长闭关已经有了一年整,他现在应该,还好吧。”

轻轻呼出一口浊气,诗乃的脸上扬起了一丝浅笑。

一年前,秦凌轻而易举的攻下了徐州,挫败了吴军。不仅如此,他还以徐州为跳板,强行攻下了吴国的淮北,淮南地区,成功的将他们的领土赶到了长江南岸。

吴国的首都江都府(今江苏扬州)就在长江南岸,守江必先守淮,长江淮河双重天险才能够保险。如今淮河已失,若是燕国愿意,一天就能够攻到长江南岸,兵临江都府下。

当时的身经百战从无败绩的吴王杨傅意气风发,企图与燕国争齐地,但事实证明,他从无败绩只能够说明他经历的少。

面对同样意气风发的秦凌,他成功的被吓破了胆,艰难拿下的齐地也被连本带利的吐了出去,吴国淮北淮南的领土也被秦凌拿下。

亲征的吴王杨傅被秦凌轻松打败,上演了后世赵二的高梁河车神事件,被秦凌取笑为淮河车神。

失去天险,又被打怂了的吴王杨傅,十分英明的选择了迁都,将首都从长江南岸的扬州迁徙到了南昌府(今江西南昌)。

“以燕王如今的势力,怕是准备称帝了吧,就如同一年前的李存勖一般。”

轻轻摇了摇头,孟婆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凝重,如今的燕国,已经成为了天下大国,北起渤海,南至淮南,就连吞并了大梁的晋国,真打起来也未必就是燕国的对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