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拼命三郎朱标(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378 字 1个月前

在朱标眼中,一张大纸被朱允熥画的像个棋盘似的,然后他又将一个个看不懂的符号填到空格里,等到填满了之后,他又在旁边的纸上写写画画,同样全都是他看不懂的符号。

不过最后朱允熥似乎算完了,然后拿起账本,在后面写下批注,这次朱标终于看懂了,朱允熥写的是整个账本的总账目,比如应得多少,实得多少,支出多少,哪里有了缺漏等等,每一条都写的十分详细,数字也列的明明白白。

“允熥这是你刚才算出来的?”朱标看到这里也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专心致志的朱允熥这才发现父亲就在身后,这让他有些慌张的站起来行礼道:“父亲恕罪,我……我只是随便算算!”

“不要害怕,我只是想知道刚才你是怎么算的,为什么我完全看不懂,另外你算的结果正确吗?”朱标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父亲不要怀疑我的算学,这可是李伴读教给我的,天下间除了李伴读,就数我最为精通!”朱允熥听到父亲质疑自己的能力,当即也有些不服气的道。

“李节教给你的?”朱标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就想起前段时间朱允熥和他说过的话,这让他也再次惊讶的道,“我想起来了,这就是你说的能算清国库账目的算法?”

“对啊,虽然我学的还不深,但已经接管了玻璃作坊和千里眼作坊的账目,而且从来没有出过错,父亲这里的账目与作坊的账目大同小异,对我来说简直太轻松了!”朱允熥说到这里也挺直了胸膛,一脸骄傲的神色。

“真的假的?”朱标虽然嘴上没有说出来,但心中还是有些怀疑,于是就叫来四个精通账目的官员,让他们把朱允熥算过的账本重新算一遍。

结果这四个官员花费了比朱允熥一个人多出两倍的时间,最后朱标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们这才算了出来。

“启禀太子,皇孙殿下算的丝毫不差,臣等佩服!”四个官员将自己的计算结果呈给朱标,而朱标接过来与朱允熥的结果对比了一下,果然是一模一样。

“这下父亲总该相信了吧?”朱允熥也因为父亲的怀疑有些不高兴。

“哈哈,是为父错了,不该怀疑你,不过你为何会比他们四个人算的还要快?”朱标立刻认错,他可不像朱元璋那以好面子,随即又问出心中的另一个疑问。

听到父亲问起这个,朱允熥再次露出得意的表情道:“这就是我所学算学的精妙之处,它不但简单方便,而且计算速度更快,特别是在账目上,如果按我的方法来记账,整个账目都是一目了然,就算是要复查,也比现在快的多!”

朱标这时对儿子的话再无怀疑,当即脸色一喜道:“李节果然是个有本事的人,允熥你快把这种方法教给我们,这样我们也能尽快把账目算清楚了!”

“现在?”朱允熥闻言却露出为难的神色,“父亲有所不知,这种算法虽然简单易学,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的,想要让您和这些官吏们掌握新算法,恐怕最少也需要三四天时间。”

“三四天?”朱标闻言也露出失望的神色,他现在争分夺秒的想早点把账算清楚,为的就是想抢在父亲大开杀戒之前拦住他,如果时间耽搁太久,恐怕一切都晚了。

“对了,玻璃作坊和千里眼作坊那里倒是有一些小吏跟着我学了新算法,如果父亲把他们调来的话,我倒是可以指挥他们尽快把账目整理出来。”朱允熥这时忽然开口提议道。

两个作坊也有几百号人,进出的账目更是十分繁杂,光靠朱允熥一个人肯定管不了那么多账目,所以李节也将一些书吏分配给朱允熥,顺便让他也学一下管理。

“太好了,召他们即刻入宫!”朱标闻言也大喜过望的吩咐道。

“现在?”朱允熥闻言也惊讶的看了看黑乎乎的窗外,那些书吏忙了一天,估计也刚回到家,现在就把他们召过来帮忙,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吧?

“事情紧急,也只能让他们辛苦一下了,不过我不会让他们白忙的,日后必有重赏!”朱标虽然性格宽厚,但并不是一个老好人,事实上一个敢以死逼迫自己老爹让步的人,该强硬的时候他也绝不会犹豫。

看到父亲坚持,朱允熥也只得答应,当即命人去召自己手下的那些书吏进宫,虽然京城中有宵禁,但只要拿着宫中的令牌就可以通行无阻。

李节对上面这些事毫不知情,等到第二天他刚一进宫,就被朱标叫来了文华殿,而当看到殿中的情形时,他也是吓了一跳。

只见大殿里到处都堆满了账本,一群蓬头垢面的官吏各司其职,趴在桌子上又写又算,朱标与朱允熥父子二人坐在一起,也正在埋头写着什么,甚至眼尖的李节还看到大殿四周堆放着不少被褥,有几个年纪大的官吏躺在地铺上,呼噜声打的山响。

“拜见太子殿下,你们这是……”李节说到这里也扭头看了看四周,大殿中的情形实在太诡异了,如果放在军器局的作坊里倒是很常见,但在文华殿这种地方可实在太让人难以想像了。

“李节你快来,帮我看一下这个数目对不对?”朱标抬头看到李节也立刻向他招手道。

李节这时才发现,朱标两只眼睛通红,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李伴读你也来了!”这时朱允熥也揉着眼睛向他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看起来也没什么精神。

“殿下你们这是……”李节说着走上前,当看到朱标手中的账本时,也不由得惊愕的道,“算账?”

“不错,父皇让我清点内帑,我想早点算清楚。”朱标说到这里忽然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看样子疲惫到了极点,随后这才接着对李节又道,“幸亏你教给允熥的新算法,让我们的清点进度加快了数倍,刚好你来了,就别去上课了,帮我们一起清算一下账目吧。”

“臣遵命,不过殿下真的不需要休息一下吗?”李节最后还是有些担心的道,朱标的身体可不太好,历史上他就因病而去世,万一现在累出个好歹来,到时朱元璋恐怕又要发疯了。

“没……没事,我趴桌子上眯一会就行。”朱标和李节说话时眼睛都睁不开了,说完就趴到桌子上,随即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旁边的朱允熥看到这里,也立刻站起来抱了床被子,然后轻轻的给父亲盖上,李节看他也有些疲惫,于是再次问道:“皇孙你要不要也去睡一会?”

“不必,我昨晚睡过了,现在是刚醒,等下就有精神了。”朱允熥也露出一个有些无力的笑容回道,他昨天也是熬到下半夜,最后实在熬不住了才去休息,现在还感觉全身酸疼,脑子里也昏沉沉的。

李节听到这里也有些无语,不过是清点一下内帑的账目,朱标这也太拼命了,而且还把儿子拉着一起熬夜,这当爹的可真是够可以的。

当下李节接手朱标的事,朱允熥也给他介绍了一下需要注意的地方,毕竟李节半路才加入进来,肯定有些地方不熟悉,不过账目都是相通的,李节也很快就上手了。

接下来的三天三夜里,李节他们吃喝拉撒都在文华殿里,只有累的实在受不了了,才会打个地铺随便睡一会,醒了就继续算账。

有朱标和朱允熥父子带头,下面的官吏也不敢有任何的怨言,更何况朱标还许下了重赏,所以这些官吏们也都是拼了老命,有个年纪大的老吏,甚至还累出了病,但却依然不肯离开,最后还是被御医强制带走,送他回家养病去了。

第四天的上午,所有账目全都清点一空,最后汇总在朱标这里,李节和朱允熥又帮他整理出来,这让朱标也欣喜若狂的大叫道:“完成了,父皇你的算计要落空了!”

朱标说着抓起总账目,站起来就要离开,不过刚走几步却忽然又停了下来,随即扭头对朱允熥和李节道:“你们两个跟着我,咱们一起去见父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