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老朱认错(求推荐收藏)(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198 字 1个月前

大都督于显,连同其子宁夏指挥使于琥一同被抓,而罪名则是当年勾结胡惟庸谋逆,这个消息一出,整个大明也都为之震动,京城之中人人自危,文武百官更是惶恐不安。

十年前胡惟庸被杀后,整个案件其实才刚刚开始,因为被牵扯其中的人实在太多了,许多官员在上朝时,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于是在上朝离家前,都会与妻子儿女一一告别,甚至留下遗书处理自己的后事。

幸好这几年胡惟庸案的风波慢慢的平息下去了,朝中的所有官员也都松了口气,但这次于显父子再次因胡惟庸被抓,这让所有人都又一次陷入到十年前的恐惧,甚至有些与于显有旧的人,也再次在上朝前写好遗书。

各种谣言也开始在京城中传播,有的说朱元璋又要借着胡惟庸案滥杀无辜,有的说于氏父子私通蒙元,将粮食与铁器走私到草原上牟利,更有人说于氏父子暗中招兵买马,准备扶持潭王朱梓谋反,因为朱梓是于显的女婿等等。

谣言的传播,也更让京城中人心浮动,官员们无心处理政务,百姓们担心兵祸再起,甚至就连皇宫中都出现了一些流言蜚语,惹得朱元璋大怒,一连处死了数十名宫女和内侍,这才暂时平息了宫中的流言。

“父皇!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于显父子勾结蒙元倒是确有其事,至于与胡惟庸的书信来往,并不能确定他们就参与了当初的谋反案,现在朝中因为胡惟庸的旧案,已经是暗流涌动,这件事最好还是大事化小,只处置于显父子二人就可以了!”朱标一脸焦急的向朱元璋劝道。

上次朱元璋说于显参与了胡惟庸谋反案时,朱标就有些怀疑,而且在处理于显父子这件事上,两人也发生了冲突,朱标主张大事化小,只处理于显父子二人,但朱元璋却想大查特查,好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结果父子二人为此竟然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朱标这个人虽然宽厚,但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却十分的固执,半步也不肯退让,哪怕是面对朱元璋也不行,比如当初朱元璋要杀宋濂时,朱标硬是以跳河自尽为要挟,逼着朱元璋收回了将宋濂处死的圣旨,改为流放,由此可见朱标性格中刚烈的一面。

“哼,我要的就是让他们暗流涌动,如果他们不动,我怎么知道这帮人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朱元璋却大手一挥十分固执的道。

“可是……可是这已经影响到朝堂的稳定,百官无心政务,到时受苦的还是天下百姓,请父皇三思啊!”朱标说到最后也眼睛发红,声音也因激动而变得有些颤抖。

上次的胡惟庸案已经有太多的人被处死,朱标无论如何也不想再看到有更多的人死在这件案子上,所以这几天他只要有机会,就会跑来劝说朱元璋,可父子二人都是一样的固执,谁也说服不了谁。

“哼,别拿天下百姓压老子,你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老子打天下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朱元璋的爆脾气也终于忍不住了,当即指着朱标的鼻子臭骂道。

“这天下是父皇打下来的,但父皇你也不能任由自己的性子胡来,否则迟早都会出大乱子,到时就悔之……”

没等朱标把话说完,却只见怒不可遏的朱元璋抓起桌子上的镇纸,照着朱标的脸上就砸了下去。老朱是行伍出身,早就养成了动手就杀人的习惯,哪怕是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也是极狠,否则上次朱标也不会被他打的没脸见人。

朱标虽然胖,但被朱元璋打多了,整个人也变得十分机警,看到砸的镇纸他竟然十分灵活的一矮身,镇纸“呯”的一声砸到身后的柱子上,立刻碎了一地。

“你竟然还敢躲!”朱元璋看到自己百发百中的绝技竟然被儿子躲开了,这让他更加火冒三丈,绕过书案就想抓住朱标痛打一顿。

朱标也暗叫不好,当即跳起身转身就跑,结果老朱气的在后面就追,不过老朱毕竟年纪大了,一时间竟然追不上朱标这个灵活的胖子。

然而朱标还是太胖了,跑了几步体力就跟不上了,眼看着老朱越追越近,到时一顿暴打肯定难免。

不过这时朱标却悄悄的从袖子中拿出一样东西,然后向后一丢,只见这东西落地后向前一滚,竟然是一幅画像,只见画上一个端庄的女子面带微笑,一手抚摸着面前一个胖墩墩的孩子,满脸都是慈爱之色,这个女子正是朱标的生母马皇后,而那个孩子就不用说了,正是孩童时的朱标。

满腔怒火的朱元璋眼看着就要抓住朱标,但当看到滚落在地的画像时,他整个人也一下子呆愣在原地,目光怔怔的看着画像上的女子,两只铜铃般的大眼竟然微微发红。

“娘~”朱标这时竟然猛然回身,抢过画像抱在怀里痛哭起来,哭声中带着无尽的委屈,这倒不是朱标装的,而是真情流露,自从马皇后去世后,他跟着自己这个喜怒无常的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受了多少的委屈?

朱元璋这时也终于忍不住,眼泪顺着粗糙的脸庞滑落下来,他自幼父母双亡,三个哥哥两个姐姐也相继去世,整个朱家就只活了他一个,为了活命,他做过和尚也做过乞丐,受尽了无数白眼。

直到后来朱元璋结识了马皇后,这才终于有了家,有了自己的儿女亲人,当初他在前线打仗,马皇后就在后方组织人力物力支援,可以说他能有今天,马皇后居功至伟。

想到自己去世的发妻,朱元璋也是心如刀绞,虽然后宫中女人无数,但在朱元璋心中,这些女人加在一起,也不及马皇后一根头发的重要。

过了好一会儿,朱元璋这才蹲下身子,伸手把痛哭的朱标扶起来柔声道:“皇儿不哭了,朕错了,你都是当爹的人了,朕不该再打你了!”

能让朱元璋认错,这天下间除了马皇后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父皇!”朱标听到这里即委屈又感动,悲呼一声却哭的更加厉害了。

好不容易等到朱标止住眼泪,朱元璋这才再次开口道:“好了,朝中的事你暂时不要管了,一切由我来处置!”

“父皇!我……”

朱标看到父亲依然固执己见,刚想再次开口劝说,却被朱元璋眼睛一瞪打断道:“怎么!你想在你娘面前和你爹吵架吗?”

“儿臣不敢!”朱标闻言看了看怀里母亲的画像,鼻子再次有些发酸,如果母亲还在的话,肯定能劝住父亲。

“去吧,最近内帑那边要清点账目,你亲自去处理,不清点清楚不许来见我!”朱元璋说完一甩袖子转过身,也不再理会儿子。

朱标闻言也苦笑一声,内帑其实就是皇家的私人金库,当初也是母亲在管理,后来母亲去世,内帑几经易手,账目早就混乱不堪,父亲让自己去清点账目,其实就是借这件事占用他的时间,免得自己再来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