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朱允熥算账(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273 字 1个月前

玻璃作坊,这里还在修建之中,所见之处都是正在干活的工匠,一个色目官员站在一块高地上,正在向李节介绍着整个玻璃作坊的规划,只是和李节一起来的朱允熥却不在这里。

“李伴读请看,这里是最重要的生产区,日后玻璃的烧制也主要在这里完成,而在我们的计划中,这里将修建三座工房,出产的玻璃足够供应朝廷的应用!”色目官员指着面前繁忙的工地介绍道。

这个中年色目官员名叫马哈沙,他也是马哈麻的三弟,他们还有个哥哥叫马沙亦黑,当初他们三兄弟陪着父亲马德鲁丁,从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出发,不远万里来到中原,以自身的才学得到朱元璋的重用,成为朝廷中少有的色目官员。

说起马德鲁丁这个人,可以说相当的了不起,他在天文方面的造诣极高,在观测天文方面极为准确,因此人称“大测先生”,本来他不姓马,但入乡随俗,干脆以马为姓,所以他的儿孙们也都姓马。

“很好,不过这三座工房的出产,只够供应千里眼作坊吗?”李节看着井井有条的工地先是点头,随后又再次追问道。

“是的,我们问过千里眼作坊的需求,然后按照他们的需求建造工房,免得浪费。”马哈沙立刻回答道,相比他哥哥马哈麻,马哈沙在天文方面的造诣一般,但却懂得很多杂学,这次招募色目工匠建造玻璃作坊,朱标也让他来主管这里。

“不行,太少了,玻璃作坊不能只供应千里眼作坊,玻璃这东西不但可以军用,也可以做为民用,所以产量也必须要扩大一倍以上,甚至日后还要再增加!”李节却摇了摇头道。

他虽然不是玻璃作坊的主管官员,但作坊却是在他的建议上修建的,所以他对这里也有很大的话语权。

“其实我也想过民用,可是咱们这里主要是为了解决千里眼的玻璃原料不足,朝廷会同意让咱们的玻璃卖出去吗?”马哈沙闻言却有些迟疑的道,朝廷一向不提倡与民争利,所以他也没敢往民用的方面考虑。

“放心吧,我会向太子禀明这件事的,你们只管修建,而且还要留下足够日后扩张的土地,免得日后不够用!”李节却是神情坚定的道。

李节坚持玻璃民用,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玻璃镜子,另外也是看中了玻璃的用途广泛,比如可以做窗子、各种玻璃器皿,甚至可以用玻璃来做暖棚,在冬天实现蔬菜自由,可以说一个玻璃出现,就能增加不少的行业,每一个行业都能养活不少人。

看到李节扛下这件事,马哈沙当然也不会拒绝,接下来他又带李节在其它地方转了转,虽然许多地方都还是一片工地,但已经能看出一些雏形。

等到参观过整个玻璃作坊后,李节与马哈沙告辞,毕竟对方主管着整个作坊,也有许多的事情要忙,他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监工,主要目标还是培养朱允熥。

李节迈步来到作坊的前边,这里是最先修建的一部分,许多地方都已经修建好了,比如李节来到这里时,就闻到一股饭菜的味道,因为作坊的食堂就在这里,现在天色也不在了,食堂这里也正在准备饭菜。

而在食堂的东边,则是一座不大的屋子,李节推门走进房间,只见朱允熥两手抱头,一脸呆滞的坐在桌子后面,头上的头发都被他挠的乱糟糟的。

“殿下算的怎么样了,今日后厨的进货与消耗可算明白了?”李节笑呵呵的走上前问道,他给朱允熥安排的第一件事十分轻松,那就是算账,毕竟身为皇孙,若是连账都算不清楚,那日后还能干什么?

“没……没有!”朱允熥脸色通红的低着头,似乎不好意思看李节。

刚才李节给他安排算账的任务时,他还觉得自己是大才小用,毕竟以前他也学过算学,可是当真的接手后他才发现,一个小小的后厨,每日进出的食材物品,再加上人员的工钱等等,简直是一团乱麻,他把头都给挠破了也没算出一个头绪来。

对于朱允熥的回答,李节一点也不意外,只见他走到朱允熥面前,然后拿起他面前的册子看了一下,上面全都是朱允熥的演算,不过这个时期的算学全都是用文字记录,而且这一条与上条都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也导致整个记录十分混乱,也难怪朱允熥算不明白。

“账不是这么算的!”李节大概看了一下账本也语重心长的对朱允熥再次道。

“李伴读,算账这种事,找个账房先生去做就行了,正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身为上位者,只要知人善用,根本不需要事必躬亲!”朱允熥这时忽然抬起头有些不服气的道,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强,当然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

“呵呵,给自己找理由倒是一套一套的!”李节听后却是哑然失笑,随即再次反问道,“找别人来算账当然简单,但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个人不可靠,在账目上做手脚怎么办,比如克扣工匠的伙食从中牟利,或是以次充好,你账目都看不懂,人家岂不是想怎么骗你就怎么骗你?”

“我……”朱允熥本来还是不服气,想说再找个懂账目的人监督,但仔细又一想,万一监督的人与算账的人相互勾结,到时照样能把他蒙在鼓里,这让他立刻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整个人也一下子萎靡下来,他没想到第一天出宫,就受到这么大的打击。

看到朱允熥不说话,李节也没有再取笑他,而是坐到朱允熥的身边,然后拿起纸笔道:“来,我教你算账,如果连一个后厨的账都算不清楚,日后你怎么治理……咳~,帮着陛下和太子治理国家?”

听到李节要教自己算账,朱允熥也终于打起精神坐直了身子,李节先是帮着他把账目梳理了一下,随后这才用最传统的方法将账目理清楚,最后又算出每日的进出数值。

“咦?为何这乱糟糟的账目到了李伴读手里,就变得这么简单?”朱允熥看着李节算清禁的账目,脸上即是惊讶又是不解。

“不是到我手里简单,而是你要学的东西太多,而且我现在用的这种方法其实是最麻烦的,接下来我会教你一种更简单明白的办法,只要你学会了,别说一个小小的后厨,就是国库的进出也能被你算清楚!”李节却是再次开口教训道。

“算国库?真的假的?”朱允熥听到这里也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道,一个作坊的后厨已经让他把头都挠破了,国库的进出比后厨复杂何止万倍,听说户部都是召集上百个书吏一起算账,就这还需要算上十天半月的,如果一个人去算,那要算到猴年马月去?

“不相信?那要不要我们再打个赌?”李节忽然狡黠的一笑道。

“赌就赌!还是上次的赌注怎么样?”朱允熥显然没有吸取上次的教训,而且还主动提出了赌注。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来教你新的算法,到时你就等着认输吧!”李节自信的一笑道。

古人的数学水平比较低,在账目上的应用同样也很低级,这点他在军器局的账目上早就见识过,虽然国库的进出大了一些,但只要用后世的报表,花点时间算清楚账目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朱允熥又输定了,只是这次让他干点什么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