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老朱打人啦!(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313 字 1个月前

“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李节刚回到家,就被一脸狂喜的李祝拉到厢房里。

“什么好消息让父亲这么高兴?”李节一头雾水的问道。

“你祖父……你祖父他同意归乡养老了!”李祝狂喜到五官都有些扭曲了,他一向都是个稳重的人,这也是第一次在李节面前如此失态。

“真的?”李节闻言也大吃一惊,难道说自己的穿越改变了李善长的想法,如果他真的归乡的话,李家上下说不定可以逃过一劫,李节自己也不用这么煞费苦心的娶公主了。

“当然是真的,我今天去见了父亲,他亲口告诉我的,而且你五叔也证实了这件事,我……我……”李祝说到最后也哽咽失声,哪怕李善长对他再不好,那也是他的父亲,所以这段时间他也是吃不好睡不好,现在父亲终于想通了,他也总算可以放心了。

看到父亲激动的模样,李节也终于相信这件事应该是真的,这让他也感觉全身一松,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他也终于自由了。

另外不娶公主的话,也许他可以考虑一下那位胡小姐,虽然胡江是个无信小人,但那位胡小姐却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有嫌弃他,娶这样的女子为妻,肯定不会让自己失望。

“那祖父什么时候离开京城?”李节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再次问道,现在离五月已经不远了,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韩国公府那么大一家子,想要一下子搬走也不容易,所以你祖父的意思是先派人把老家的祖宅修一下,等修好了就搬回去。”李祝笑呵呵的回答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修宅子?”李节却是心中一沉,以这个时代的效率,一座宅子修上半年也是常有的事,说不定没等老家的宅子修好,他们全家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放心吧,用不了多久的,你五叔说了,为了加快进度,你祖父还向信国公借了三百卫士,最快说不定两三个月就能修好。”李祝再次笑呵呵的道,他虽然知道李家大祸临头,但却不知道这场大祸就在两三个月后就要到来,到时宅子修好了,接着就要修他们全家的坟头了。

“还借了三百卫士,我……”李节差一点就口吐芳菲,他现在怀疑李善长是不是真的老糊涂了,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向汤和借兵,这简直就是在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啊!

其实若是放在以前,李善长向汤和借三百卫士修自家的宅子倒也没什么,可现在老朱对李善长的不满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他这时借兵,简直就是在撩拨老朱的神经,而且你要走就赶快走,还磨磨蹭蹭的修什么宅子,这把李节都要急死了。

李节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一座眼看快倒塌的屋子里,拼命的向屋子里的其它人示警,可屋子里的人却还在睡大觉,好不容易把他们喊醒了,可是这帮人却又磨磨蹭蹭的找鞋穿,而且穿上鞋还要打包细软钱财,丝毫不知道房子马上就要塌了。

“节儿你怎么了,难道是觉得哪里不妥?”兴奋中的李祝这时也终于发现了李节的异常,当下也有些紧张的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祖父会想通。”李节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实话。

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如果李善长只是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他倒是可以让父亲再去提醒,可李善长向汤和借兵这件事,却彻底的把这条路堵死了,哪怕李善长现在就离开京城,依然难以打消朱元璋的怀疑。

李善长死定了!李节心中暗叹一声道,这时的他也猛然想起来,历史上的李善长的确向汤和借过卫士修宅子,结果汤和这个老滑头转身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朱元璋,随即朱元璋再次借着胡惟庸案四处抓捕逆党,李善长也被牵扯其中,最后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没事就好,节儿你最近也太累了,要注意多休息!”李祝并没有怀疑李节的话,或者说他已经被喜悦冲晕了头脑,说完就去与李夫人分享自己的喜悦了。

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李节也长叹一声低声自语道:“看来公主还是要娶,只是不知道那位朱允熥的姐姐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希望不要长的太丑,哪怕脾气差一些我也认了!”

第二天一早,李节吃过早饭后,依然像往常一样来到大本堂,不过刚来到门口,却见朱允熥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外,当看到他时,也立刻眼睛一亮,当即一个箭步冲上前道:“李伴读不好了,我爹……我爹他被皇爷爷打了!”

“什么?”李节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吓了一跳,这大清早就来这么一个劲爆的八卦,简直太刺激了。

“陛下为什么要打太子?”反应过来的李节也急忙将朱允熥拉到一边低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怀疑可能和我写的那篇热气球文章有关。”朱允熥这时都急哭了,虽然朱标有些偏心,但毕竟是他爹,得知父亲挨打后,他心里也不好受。

“你写的文章?不可能吧?”李节无语,不过是一篇和热气球有关的文章,竟然能引得朱元璋父子大打出手?

“这是真的,昨天我写完文章后给阿姐看,结果阿姐说给皇爷爷看更好一些,于是……”

朱允熥说着就把昨天他们把文章送给朱元璋,而且还得到朱元璋夸奖,甚至还同意他每天下午出宫的事讲了一遍,只不过后来朱允熥他们离开后,朱标却被叫去东暖阁,结果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朱允熥只知道父亲回来后鼻青脸肿的,连御医都叫去了。

“这么说来,你也不知道陛下为何打太子?”李节听后也露出沉思的神色道。

“是不知道,可我听阿姐说,皇爷爷说要和父亲好好的聊一聊,结果父亲回来就成这个样子了,所以我觉得很可能是因为我的事。”朱允熥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眼泪也滚落了下来,如果因为自己的事而导致父亲挨打,他也心中不忍。

“别急着伤心,我觉得陛下应该不会为了你的事而殴打太子!”李节却说出自己的判断,随即又再次问道,“以前陛下有没有打过太子,都是因为什么?”

“有!”朱允熥十分肯定的回答,“自从皇祖母去世后,皇爷爷的脾气就变得十分暴躁,我爹有时候也挺固执,特别是在一些政务上,我记得去年就有一次,因为父亲顶撞皇爷爷,结果被皇爷爷打了一顿!”

李节听完朱允熥的话也心中了然,史书上记载,朱元璋虽然宠爱儿子,但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打儿子,以前马皇后在世时,朱标还有人护着,可是等到马皇后去世,朱元璋的脾气也更加暴躁,其它儿子又都去了外地,于是朱标就悲剧了,估计这几年没少挨打。

不过史书上也记载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后来朱标被打怕了,于是想出一个绝招,这个绝招一出,朱元璋就再也没打过他,只是现在看来,朱标挨的打还太少,至少还没想到那个绝招。

就在这时,忽然只见一个宦官飞奔而来,看到李节也立刻上前道:“启禀李伴读,太子召见!”

李节听到这里也有些心虚,难道自己猜错了,朱标挨打真的和自己教朱允熥写的文章有关?

“李伴读,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朱允熥犹豫了一下最终面色坚定的开口道,他觉得这件事是因自己而起,所以不能让李节一个人受罚。

“不必,我还是觉得这件事与你无关,刚好太子召见,我去帮你打听一下就知道了!”李节却笑着拍了拍朱允熥的肩膀道,说完他就跟着宦官去见朱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