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目的不纯(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42 字 1个月前

左春坊。

李节已经走了,朱允熥看着面前李节写的字,脸上满是纠结的神色,今天李节的那番话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冲击,特别是最后的那段话,更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个小孩子了,再过几年也就要成年了,总不能成年后还要靠姐姐她们来保护自己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朱允熥忽然长出了口气,然后拿起李节写的字,小心的折好放在怀里,这才迈步出了左春坊。

春和宫,这里是太子与妃嫔儿女居住的地方,相当于传统意义上的东宫,朱允熥快步进到宫中后,很快来到春和宫西侧的一处宫殿,这里正是他大姐朱玉宁居住的地方。

当朱允熥进到房间时,也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写字的姐姐,相比他这个不喜欢读书的弟弟,朱玉宁却十分喜欢读书,而且对书法、诗词上都有很深的造诣,如果她是个男子的话,定然不比朱允炆差。

“小弟你怎么来了,今天读书都学了什么?”朱玉宁看到弟弟也十分高兴的放下手中的毛笔问道,然后拉着他坐下,并且还亲自给他倒了杯茶。

“嗯,今天黄先生讲了史记,不过因为一些事情被打断了。”朱允熥老实回答道。

“被打断了?”朱玉宁听到弟弟的话也是一愣,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打断自己弟弟读书?

“先别说这些了,阿姐你来看样东西!”朱允熥说着从怀里拿出李节写的那两个字,然后打开放在桌子上。

朱玉宁看到“李节”这两个弯弯扭扭的字时,也不由得哑然失笑道:“这个名叫李节的孩子才刚开始写字吧,虽然有些难看,但笔画还算正确,多练几年也许就能写出一手好字了。”

听到姐姐以为这是个孩子写的,朱允熥也是哭笑不得,当下急忙解释道:“阿姐你错了,这字是今天新来的李伴读所写。”

“这不可能,太子伴读一向都是饱学之士担任,怎么写的字连三岁小儿都不如?”朱玉宁却立刻摇头,一副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的表情,甚至她怀疑是弟弟在和自己开玩笑。

“这是真的,李伴读的年纪和姐姐你差不多,我是亲眼看着他写的这两个字,而且他说自己连论语都背不下来。”朱允熥再次解释道。

“这不……”朱玉宁本来还是不信,但是刚一开口却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惊讶的道,“等一下,李节这个名字我感觉好像在哪听说过?”

“阿姐你也知道吗,他就是那天乘着热气球飞上天的人,连皇祖父都对他十分看重,所以才让他做了太子伴读。”朱允熥提到李节飞天的事迹时也兴奋起来。

“原来飞上天的人是他?”朱玉宁闻言也再次露出惊讶的表情,但随即她又摇了摇头道,“不对,我事先并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名字好像是……”

朱玉宁说着也露出沉思的神色,片刻之后也猛然想起来道:“皇祖父,那天皇祖父与父亲交谈,提及什么两卫反叛时,就说到李节这个名字,而且还说他事先判断出两卫必将反叛,为此皇祖父还说要召见他!”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阿姐你又去见皇祖父了?”朱允熥听到姐姐的话也是一愣,随后又有些懊恼,因为他知道姐姐去皇祖父十有七八是去告状,而且告状的原因几乎都与自己有关。

“那是上元节时候的事了,和你没关系,当时皇祖父对这个李节就已经青眼有加,没想到他竟然还能飞上天,难怪会被皇祖父指派为父亲的伴读。”朱玉宁说到最后也露出惊叹的神色。

不过在惊叹过后,朱玉宁又看向面前李节写的字,这让她眉头轻皱再次向朱允熥问道:“你确定这是他写的字?”

“真是他写的,不过据李伴读说,他去年得了一场大病,伤到了脑子,忘掉了许多的事情,连字都不会写了。”朱允熥再次解释道。

“他一个生病的人都这么厉害?”朱玉宁闻言也更加惊讶,不过随即她又有些疑惑的看向朱允熥道,“你们都聊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告诉你这些?”

也不怪朱玉宁惊讶,毕竟像李节生病伤了脑子,而且还背不下论语这种事,相当于一个人的**,朱允熥和李节才认识一天,对方就告诉他这么多,这也让朱玉宁怀疑起李节的用心。

“我……我……”朱允熥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还是实话实说道,“刚开始我们只是打了个赌,然后就聊到父亲不喜欢我的事,于是……”

朱允熥对姐姐没有任何的隐瞒,当下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包括李节与黄子澄的争吵,以及后面李节鼓励他的那些话,几乎没有落下一个字。

朱玉宁听完弟弟的话后也露出沉思的神色,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长出了口气道:“那个黄子澄的确不配为人师,允炆跟着他恐怕只会被带歪了。”

说到这里朱玉宁顿了一下,接着又抚摸着朱允熥的额头道:“相比之下,这位李伴读倒是更加明理,而且他的那些话的确是为了你好,小弟你日后也要与他多亲近一些!”

“我也是这么想的!”朱允熥听到姐姐的话也十分兴奋,经过今天的交谈,他对李节的印象也很好,不过随即他又有些担心,于是向朱玉宁问道,“阿姐,我和李伴读打赌,万一他输了生气怎么办?”

听到弟弟问出这么孩子气的话,朱玉宁也不禁莞尔一笑道:“我相信李伴读肯定不是小心眼的人,而且他说的没错,那个黄子澄肯定不敢去告状,所以小弟你输定了!”

“阿姐你也这么说?”朱允熥闻言也有些失望的道,他第一次和外人打赌,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输了。

看着弟弟的模样,朱玉宁也感觉有些好笑,不过很快她又想到了李节为了激励弟弟说的那些话,这让她也颇为感激,本来她一直担心弟弟的教育,现在有了这位李伴读,自己也就能放心许多了。

只不过朱玉宁做梦都不会想到,她感激的李节目的不纯,帮助朱允熥只是手段,真正的目标却是她这个准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