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另一条路(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35 字 1个月前

华盖殿大排筵宴,文武百官齐聚一堂,朱元璋也亲自主持这场盛大的酒宴,李节与袁监正四人做为这场宴会的主角,自然也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只不过许多人看向李节的目光中却十分复杂,因为这些人绝大部分都参加了李善长的寿宴,也亲眼见到了李节父子被露出寿宴的狼狈,却没想到才仅仅两个月不到,李节却一鸣惊人,不但得到陛下的器重,而且还是东宫的属臣,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节儿,你可是立了大功,怎么感觉你有些心不在焉的?”正在这时,刘英凑到李节的身边低声问道,他本来是个闲散侯爷,平时也很少进宫,不过今天是自己外甥的庆功宴,所以他当然也要出场,刚才他可没少向别人吹嘘。

“没什么,舅舅您少喝点,别伤到身子!”李节看到刘英也勉强一笑道,刘英两颊酡红,本来精明的双眼中也满是醉意,看样子应该被灌了不少酒。

“无妨,今个咱们高兴,当然要多喝几杯,你现在出息了,你娘……嗝~,你娘肯定也十分欣慰!”刘英拍着李节的肩膀吐着酒气道,自己最器重的外甥得到朝廷的重用,他这个做舅舅的当然比谁都高兴。

“宣旨~”正在这时,忽然只听殿上的宦官高喊道,这让所有人也都放下了酒杯。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左司谏李节改良火药、制火器、献千里眼,又以热气球朝于上天,有大功于国,授承德郎,工部员外郎,伴读东宫……”

宦官宣读了对李节的赏赐,除了官职的变动外,还有许多额外的赏赐,比如金银、田地之类的,不过这些根本没有人注意,因为当“伴读东宫”这四个字出现时,所有人看向李节的目光都变得炙热起来。

李节的官职变动很大,承德郎是文散官,意义不大,工部员外郎掌有实权,但也不算什么,可唯独这个伴读东宫,意义却完全不一样。

在明朝之前,太子一般都有自己的一套领导班子,独立于朝廷之外,但这也容易出问题,比如东宫属官为了自己的利益,可能会离间太子与皇帝,甚至鼓动太子造反,这在历史上时常发生。

朱元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于是就让朝中大臣兼任太子属官,比如李善长兼太子少师,徐达兼太子少傅,常遇春兼太子少保等等,可以说东宫重要的官职,几乎全都由朱元璋指定,也只有一些不太重要的官职,才由朱标自己决定,比如李节的左司谏一职。

不过在这些与太子有关的官职中,却有一个十分特殊的职位,那就是太子的伴读,说起来伴读并不算一个正式的官职,因为它根本没有品级,但却又太子身边最亲近的人,若是日后太子登基,肯定会重用这些最信任的人。

朱元璋也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太子伴读也都是由他亲自指定,而且每一个都是才智卓绝之辈,明眼人都知道,太子伴读其实就是陛下留给太子,未来辅佐太子主政的重臣。

也正是知道上面这些,所以大殿中文武百官的目光全都集中到李节身上,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更多的人则是盘算着该怎么与李节这个年轻人拉上关系?

然而面对这么多人的羡慕嫉妒恨,李节却是感觉手脚冰凉,因为这份圣旨宣读到最后,也没有提到任何与驸马有关的字眼,换句话说,朱元璋根本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哪怕现在重用他,可若是日后李善长事发,天知道朱元璋会不会翻脸无情?

另外就算是再退一步,朱元璋真的网开一面,没有因李善长的事而杀自己,但自己的父母呢?朱元璋放过自己,并不意味着会放过自己的家人,只有娶了公主,再加上自己努力挣来的功劳,李节才有把握在最后时刻保下自己家人的性命。

想到自己苦心谋划终于还是付之东流,李节也有种万念俱灰之感,眼前热闹的宴会也似乎离他越来越远,整个人也僵坐在那里,对那些前来祝贺的官员也懒的理会。

然而就在这时,李节忽然感觉自己有肩膀被人重重的一拍,随后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小子你发什么愣呢?”

李节被肩膀的酸痛拉回现实,据头看去时,却发现拍自己的竟然是那位“常青树”汤和。

“老夫要撒尿,你来扶我!”汤和带着七八分醉意,脚步也似乎有些踉跄。

“撒……撒尿?”李节无语,然而不等他开口,汤和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就把他提了起来,然后不由分说就将他拽到了殿外。

刚一出殿门,汤和脸上的醉意立刻消失不见,脚步也变得十分稳健,只见他拉着李节来到无人处,这才笑眯眯的打量他几眼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为了保命,竟然敢打公主的主意!”

“你怎么……”

李节听到汤和的话也猛然一惊,刚想开口却再次被对方打断道:“怎么,你不会真的以为别人都是傻瓜,看不出你做这些事情的意图吧?”

“信国公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李节这时却冷静下来了,虽然他震惊汤和竟然知道自己的打算,但只要他不承认,别人也拿他没办法。

“嘿嘿,竟然开始装糊涂了,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去告密,李善长真是越老越糊涂,以他这几年张扬的做派,迟早都要倒霉,你现在想办法自保,也是人之常情!”汤和再次笑道。

汤和把事情点破,李节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于是干脆沉默以对,看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果然,汤和见李节不说话,于是再次一笑道:“不得不说,娶公主的确是个保命的好办法,可惜你太冒失了,凭着这点功劳就向陛下求亲,现在陛下拒绝了,你这条路算是堵死了!”

“信国公您到底想说什么?”李节这时也终于不再沉默,当下目光如炬的盯着对方问道。

只见汤和这时得意的一笑:“我是想告诉你,虽然这条路被堵死了,但我却可以给你指另一条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