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色目官员(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02 字 3个月前

“你们说咱们脚下真的是个大球吗?”热闹的酒楼中,一个身穿麻衣,但却装饰华贵的胖客人向周围的同伴问道,看他的衣着就知道,肯定是个有钱的商人,

“不可能,老夫这些年走南闯北,几乎跑遍了大明各地,除了山川外,大地都是平坦无比,怎么可能是个球?”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立刻反驳道,他也是京城有名的商人,不过却皮肤黝黑、满脸的皱纹,一看就是常年在外行走的人。

“也未必真的不可能,浑天说古已有之,甚至在汉代时,还一度占据上风,既然古人都这么说了,我相信一定有其道理!”这时旁边一个瘦高个却摇着扇子开口道,看他的衣着应该是商人,却偏偏手拿着折扇,要知道现在才刚过正月,天气还颇为寒冷,他一个商人拿着折扇实在有些不伦不类。

“古人说的又未必都是对的,而且人家钦天监的监正可是袁天罡的后人,对天文地理无所为精,他的话肯定比那个韩国公的孙子更加可信。”这时又有人开口道。

“韩国公可早就不认他这个孙子了,据说还是年前寿宴上时,韩国公当着众多宾客把那个李节父子二人赶出府门,彻底断绝了关系……”

没等这个说完,就被旁边一个好事者打断道:“这件事我最清楚,我有个亲戚就在韩国府中做事,那天寿宴他就在场,你们可不知道啊,那个李节其实很有本事,在祝寿时还送出一面玻璃镜,号称是天下第一明镜,刚开始韩国公可高兴了,可惜后来……”

这个好事者显然是知道一些内情,周围的人听到这里也全都凝神倾听,甚至连邻桌的客人都凑了过来,这也让说话的好事者更加得意,讲的也更加起劲了。

当好事者讲完寿宴那天发生的事后,周围的人也都是啧啧称奇,虽然这件事之前就已经传出一些风声,但却不像这个好事者讲的这么详细,特别是李节先是以玻璃镜得到李善长的欢心,结果转眼间就惹怒了李善长,这种离奇转折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这个李节即懂玻璃镜,又懂什么浑天说,说不定还真是一个奇人?”这时人群中有人赞叹道。

“奇人?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奇人,不过是个哗众取宠之辈,他要是奇人,老子还是神仙呢?”立刻有不喜李节的人出言反对道。

“这个不一定,你们听说了没有,最近有人亲眼目睹有神仙降世?”有人忽然一脸神秘的再次道。

“我也听说了,不过我听说的可不是神仙,而是妖怪,就在城外出没!”立刻有人响应道,说话时也一脸的惊恐。

听到有神仙和妖怪,也立刻引起了其它人的兴趣,当即不少人都向这两人追问神仙和妖怪的事,这让两人也是精神一震,当即开始讲起自己听来的传闻。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只见外面冲进来一人高叫道:“张榜了,朝廷张榜了,三天后那个李节就要在皇城前的广场证明大地是一个球!”

“什么?”

“真的假的?”

……

客人们也是一片喧哗,刚才还在讨论的神仙妖怪也被他们抛到一边,有人则是一脸的怀疑,并不是他们不信朝廷,而是最近关于李节和袁监正打赌的流言实在太多了。

“榜文就在应天府衙门前贴着呢,不信你们去看!”来人看到有人不信,当即也一指门外道,这里距离应天府衙并不远,大概过两条街也就到了,他也是刚从那边回来。

“走走走,去看看!”有好事者也立刻站了起来,人都有从众心理,一看有人带头,其它人也全都站了起来,然后一群人乌泱泱的全都去了应天府衙。

与此同时,正在军器局中忙碌的李节却忽然得到禀报,说是有两个官员前来拜访他,这让他也是一愣,虽然他已经步入官场,但除了军器局外,还真没怎么在其它衙门走动过,更别说认识什么官员了?

带着心中的好奇,李节迈步来到军器局外,结果真的见到两个官员站在门外,更让李节没想到的是,其中一个官员竟然是个高鼻深目,眼睛发蓝的色目人。

色目人为官还是十分少见的,当初蒙元统治中原人时,色目人正是他们最大的帮凶,所以朱元璋驱逐了蒙元后,对色目人也十分反感,以前的色目人官员几乎全都被他弃之不用,一些民怨极大的,更是处以极刑,比如广州的蒲家,男的为奴,女的为娼,所以现在忽然见到一个色目人的官员,李节也十分惊讶。

“不知两位怎么称呼,找我可有何事?”李节走上前向两人行礼道,这两个官员年纪都不大,特别是旁边那个汉人,看起来顶多二三十岁,一副精明强干的模样。

“在下钦天监监副马哈麻,这位是我的好友郭正林,在钦天监担任五官灵台郎一职!”只见那个色目人开口介绍道,钦天监有监正和监副,李节却还是第一次知道监副竟然是由色目人担任,以朱元璋对色目人的厌恶,这个马哈麻能担任监副,应该有着过人之处。

“你们是袁监正派来的?”惊讶过来,李节很快就再次问道,他之前倒是当着袁监正的面说过,欢迎他来监督,只是对方却从来没有来过,现在马上就要到约定的那天了,却来了两个钦天监的官员,这可就有些奇怪了,如果袁监正不放心,为什么不自己来?

“李司谏不要误会,我们非是袁监正派来的,而是私下里来找你有要事相商!”马哈麻急忙解释道,他说的汉族没有半点口音,如果闭上眼睛,根本听不出他是个色目人。

“私下找我有事相商?”李节闻言也有些惊讶的再次打量了一下两人,看对方诚恳的表情,应该不像是撒谎,于是李节考虑了片刻道,“两位里边请,我们坐下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