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朕要见他(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56 字 1个月前

上元佳节,本是阖家团圆、其乐融融的日子,然而身为太子的朱标气呼呼的回到书房,一屁股坐在上椅子上生着闷气。

正在这时,一个宫装贵妇走了进来,她正是现任太子妃,也就是朱允炆的亲生母亲吕氏。

只见见吕氏来到朱标身边轻声安慰道:“玉宁年纪还小,不明白太子的苦心,您又何必与一个孩子置气?”

“她都已经快十五了,本来就到了嫁人的年纪,可是你看她今天的样子,我还只是和她商量了一下嫁人的事,结果她不同意也就罢了,竟然还顶撞我,简直是没大没小、目无尊长!”朱标气呼呼的再次道,能让他生这么大的气,自然就是他和亡妻常氏所生的长女朱玉宁。

“女孩子嘛,都不舍得离开父母,不过女孩子长大了,总归是要嫁人的,不如太子就先替玉宁寻个好人家,到时玉宁可能嘴上不同意,但其实心中会很欢喜呢!”吕氏看着朱标再次道,只是听她话中的意思,似乎很想让朱玉宁早点嫁出去?

朱标闻言也露出沉思的神色,今天上元佳节,他难得有兴致将儿女妃嫔们召集在一起游玩,结果在游玩时想到亡妻,随即又想到玉宁这个长女到了出嫁的年纪,所经才特意将她叫到面前商议,结果这个女儿却丝毫不给他面子,这才让他生了这么大的气。

不过生气归生气,冷静下来的朱标想到亡妻已经不在了,自己做父亲的肯定要为女儿的婚事操心,所以不管玉宁同不同意,这件事都得提上日程!

然而就在朱标沉思之时,却忽然只听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只见朱允炆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道:“父亲不好了,大姐去皇祖父那里,好像是要告状。”

“什么?”朱标听到朱允炆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就气的一拍桌子跳起来大怒道,“这臭丫头还有理了,竟然还敢去告状,简直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朱标气的全身直哆嗦,甚至一时间竟然没了主意,整个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还是吕太子妃提醒道:“殿下,您最好还是去见一下父皇,免得被玉宁乱说,从而让父皇怪罪!”

“对对对!我这就去见父皇!”朱标这才醒悟过来,当即推开房门急匆匆的赶往谨身殿。

谨身殿东暖阁,哪怕在这个举国欢腾的日子里,朱元璋依然没有休息,一方面他不喜欢过节,另一方面也是他的性格使然,因为他对大臣们极度不信任,不但杀了胡惟庸收回相权,还将其它的一些权力也收回手中,如此一来,朱元璋几乎成为历史上权力最大的皇帝之一。

但与之相应的,每天都有无数的政务需要朱元璋亲自处理,这也占用了他大部分的时间,甚至从早到晚都一直坐在书案后,若只论勤奋,他也在皇帝中名列前茅。

朱标急匆匆来到东暖阁,生怕被自己的女儿告上一状,因为他知道自己父亲对朱玉宁这个长孙女还是十分宠爱的,万一真的被女儿抢了先,说了自己的坏话,说不定他真的被自己那个脾气暴躁的老爹臭骂一顿。

想到上面这些,朱标的脚步也更快了,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进到暖阁中时,立刻就发现这里的气氛有引起不对,只见父亲一脸铁青的坐在那里,玉宁则是一脸乖巧的站在父亲的身后。

“来晚了!”朱标暗叫一声不好,不过还是硬着头皮上前道,“父亲息怒,请听儿臣解释……”

“还解释什么?你自己看!”朱元璋却是将一份文书直接扔到朱标脚下。

朱标也是心生奇怪,看父亲这样子,似乎不是因为玉宁告自己的状生气?

当下朱标弯腰把文书捡起来,当看到上面的内容时,也不由得脸色一变,这是一份锦衣卫加急送来的情报,刚刚设立不久的全宁卫应昌卫反叛,确切的说,应该是全宁卫先反,随后应昌卫响应,现在两卫兵马合流,竟然开始攻打大明在草原上的卫所。

“这……这……”朱标看到这份情报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倒不是震惊于两卫的反叛,而是想到李节那天对自己说过的话:一个月内两卫必反!结果这才半个月,两卫就已经反了。

“那个李节倒真是个人才,竟然提前就看到了这一点!”这时只见朱元璋长出了口气,难看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

“父亲所言极是,这个李节不但精通火器,对局势上竟然也有如此微妙的判断,实在出乎儿臣的意料!”朱标这时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当即也十分赞叹的道。

“之前我还觉得这个年轻人有些狂妄,现在看来倒是小瞧他了!”朱元璋说着站起来,在书案后来回走动了几趟,这才终于下定决心道,“修改之前对他的赏赐,改工部主事为工部员外郎,授承直郎,兼詹事府左中允!”

“父亲,这赏赐是不是太重了!”朱标闻言也大吃一惊道,本来李节只是从九品,可是现在父亲加封他为员外郎,一下子就跳到了从六品,这种情况只出现在大明刚立国时,那时急需人才,所以许多人都是破格提拔,但这几年国家稳定,也开了科举,已经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了。

“记住,这个世上无论什么时候,最稀缺的就是人才,这个李节是个可造之才,当然要尽力培养,另外明天你带他进宫一趟,朕想亲自见一见韩国公的这个好孙儿!”朱元璋神情严肃的教训道,不过说到最后一句时,脸上却露出几分莫名的微笑。

这让朱标心中一凛,父亲如此提拔李节,恐怕不仅仅是因为李节本身的才能,而是再次敲打韩国公,毕竟上次李节授官后,韩国公那边一直没什么动静。

想通了这个关节,朱标也不再阻拦,当即再次开口问道:“父亲,两卫反叛,接下来该怎么办?”

“哼,朕本以为杀了那么多草原人,他们应该已经怕了,可是现在看来,杀的人还远远不够!”朱元璋说到这里也满脸的杀气,当即命人吩咐道,“来人,将这份文书送到五军都督府与兵部,让他们连夜做出一个出兵的策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