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锦衣卫急报(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27 字 1个月前

“蓬~”一丛烟花在天空中炸开,无数孩子惊叹喧嚣,李节抱着笛儿站在人群中,欣赏着夜空中的美景,不过他也暗叫可惜,大明这个时代对火药的使用已经很普遍了,连火枪都应用到军中,他也少了一个装逼的机会。

今天是上元节,相比过年,上元节更加热闹,整个京城到处都是彩灯,有些大户人家门前还有专门订制的大灯笼,有些还是可以转动的走马灯,流光溢彩精彩绝伦。

李祝早就带着李夫人和赵姨娘出门了,于是笛儿就被丢给李节,刚好李节也对古代的上元节十分好奇,所以也带着笛儿出了门,看着人流涌动的街道,恍惚间李节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哪怕穿越这么久了,他有时还是无法接受自己身处古代的事实。

“表弟,快上马车,咱们去皇城那边,那里才热闹!”正在这时,忽然只见刘义乘着马车前来,他和李节早就约好了在这里见面,然后一起去内城赏灯。

李节带着笛儿上了马车,不过笛儿坐不住,直接把车窗打开,爬在窗口看着街道上的景色,李节看到有人卖糖葫芦,于是给她买了两根,这丫头一手一串,左舔舔右舔舔,像个小猫似的。

“表弟,你的燧发枪都已经献上去这么久了,朝廷的赏赐还没有下来吗?”刘义与李节闲聊了几句,忽然问起燧发枪的事,他这段时间也经常来找李节,自然对燧发枪的事十分清楚。

“可能是因为过年,官署都放假了,许多事情也都耽误下来了,不过我也不急,反正我和我爹的俸禄也下来了,也足以应付家里的用度了。”李节微微一笑道。

大明官员的俸禄一般都是过年前才发,而且大都是布匹、粮食之类的实物,真正的现银很少,而且朱元璋十分扣门,大明官员的俸禄几乎是历朝历代最少的,偏偏他对贪污又抓的最狠,剥皮实草就是为贪官准备的,所以许多官员的生活其实也十分清贫。

“表弟,最近有人找到我,想找你谈点事情。”刘义忽然凑到李节身边低声道。

“是为了玻璃镜子来的吧?”李节微微一笑道。

“你还真猜对了,你献给韩国公的那面天下第一明镜,早就传遍了京城,只是之前因为寿宴上的事,许多人怕得罪韩国公,所以也不敢找你,但现在你被授官,许多人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只是他们不知道你住在哪,所以只能找我,想让我搭桥引线,找你买镜子的制作方法。”刘义实话实说道。

“他们都愿意出什么价钱?”李节好奇的问道,卖不卖的两说,但他倒是好奇古人的眼光怎么样,毕竟玻璃镜子在这个时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我也帮你问了,不过这帮人出价高低不一,有人愿意出价上万贯,有人却只愿意出价几百贯,这种就是没眼力劲的,我直接就把人给轰走了。”刘义虽然不懂做生意,但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几百贯就想买玻璃镜子的制造之法,简直就是打发叫花子。

“上万贯也不多,这些人简直太扣了!”李节听后也是连连摇头,几百年后,欧洲制作出玻璃镜子时,法国的国王甚至愿意拿出几座城来换一面镜子,相比之下,这帮人出手就太小气了。

“表哥,制作镜子的玻璃你能找到稳定的货源吗?”李节思考了片刻开口问道,朝廷的俸禄微薄,只能糊口却不能富贵,他也不想让一家人一直住在那个小院子里,所以必须找到其它的财路。

“表弟你问这个,难道是想……”刘义双眼一亮。

“不错,这么好的生财之术,与其便宜别人,不如咱们自己来做。”

“太好了,我也是这么想的,玻璃是我找一个商人买的,这两天我再找他联系一下,如果能有稳定的货源,咱们就自己来做!”刘义当即兴奋的道。

没有人会嫌钱太多,虽然大明律规定官员和勋贵不得经商,但也不是没有应对的办法,比如从家族或身边的仆人中找个人挂名就行了,京城不少勋贵都是这么干的。

说话之时,马车也来到了皇城附近,两人带着笛儿下了马车,只见皇城正门前的大街上到处都是灯火,来往的行人如织,两侧也都是做生意的商贩,吆喝声此起彼伏,时不时有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引得行人一阵阵欢呼,好一幅盛世景象。

三人边走边玩,很快来到皇城的正门前,这里是一片不小的广场,可惜有侍卫把守,严禁任何人靠近,游人也都躲着这边走。

“听说皇城门口每年都设有大灯,而且还会让百姓靠近城门游玩,为何今年没有?”李节看着皇城门前的广场也好奇的问道,这些还是今年守岁时,他听父母闲聊时说的。

“表弟你说的都是老黄历了,以前咱们大明刚立国时,皇城门前每年的确都会设有有大灯,而且十分的壮观,最大的灯甚至有三层楼高,陛下也会率领皇子公主来到城门上,与百姓同乐,不过……”

刘义说到这里看了一下左右,随后这才压低声音道:“不过自从孝慈皇后去世后,这皇城门前就再也没有制过大灯,陛下也没有再来过城门与民同乐。”

李节听到这里也露出惊讶的神色,孝慈皇后正是马皇后死后的封号,史书上说朱元璋与马皇后的感情很深,看来应该是真的。

不过就在这时,忽然只听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一骑飞驰而来,边跑边大喊道:“锦衣卫急报,御赐金牌,阻者死,逆者亡!”

一听到来人是锦衣卫,街道上的行人立刻向两边躲避,生怕被马匹撞上,因为他们知道,遇到这种急报,哪怕被撞死也是白死,一时间街道上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糟糕,出大事了!”刘义听到锦衣卫急报时也脸色一变,因为他知道这种急报非要事不得动用,而且又是上元节,这恐怕是天大的事情才会让锦衣卫在大街上纵马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