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两卫必叛(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32 字 1个月前

蓝玉这次说是出征,其实更像是镇守,主要是四川那边不太平,最近又有人造反,朝廷也想要四川修建几座城池以及道路,加强朝廷对四川的管控,所以才派蓝玉前去,一是平叛,二来坐镇。

“蜀中多盆地,气候极为潮湿,火药到了那边最怕泛潮,不过现在有了纸包弹就不同了,这层外面的纸涂有羊油,可以防潮,省去了许多的麻烦!”李节笑着向蓝玉解释道。

纸包弹外面的这层纸也不是普通的纸,而是需要特殊的处理,因为装填时,这层纸会包裹着弹丸一起塞到枪里,这样可以增加枪的气密性,提升火枪的射程,而为了方便装填,这层纸要涂上油脂,而这层油脂又可以防潮,可以说一举数得。

“有意思,这么一个小东西,竟然解决了许多大问题,难怪殿下不肯放你走,果然是个人才!”蓝玉拿着一枚纸包弹也赞叹的道,火药的防潮可是个大问题,因为这关系到后勤,而军队打仗其实就是打后勤,后勤的压力小了,前军才能发挥出更大的战力来。

面对蓝玉的夸奖,李节也谦虚了几句,不过心中却是暗自叮嘱自己:以后离这个蓝玉远点,这家伙骄横跋扈,也就是朱标这种宽厚的性子才不与他计较,但等到朱标一死,就算朱元璋不收拾他,继位的皇帝也不会容下他,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性格决定命运吧。

蓝玉对燧发枪和纸包弹都很感兴趣,不过燧发枪暂时无法供应军中,毕竟现在才是试制,可能还需要一些改进,就算马上批量生产,也要等到明年才能小批量的装备军中。

不过纸包弹倒是容易,事实上这段时间军器局已经开始批量生产纸包弹了,里面装的都是新型的颗粒火药,其实颗粒火药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防潮,但需要将颗粒火药表面的细孔打磨掉,军器局暂时还没有这种技术,幸好纸包也能隔绝水汽,而这些纸包弹将优先供应边军。

蓝玉后天就要启程离开京城,所以他今天也是向朱标告辞的,没想到遇到李节,还有一个意外的收获,这让他也十分高兴,最后与朱标聊了几句后,就准备告辞离开,毕竟军中还有一堆的事情需要他处理。

不过就在这时,朱标却想到一件事,于是叫住蓝玉道:“舅舅,去年你灭掉蒙元残部,但打下来还需要治理,朝廷准备将一部分蒙人安置在边境,设立应昌卫和全宁卫,你对草原上的事最为熟悉,不知你对此可有什么看法?”

蓝玉听到朱标的话却是一拍脑门道:“殿下你这可就难为我了,打仗我在行,但要说到治理地方,我可就不行了,不过要我说,干脆把那帮蒙人直接活埋了算了,留着他们也是祸害,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反了。”

听到蓝玉这么说,朱标也不禁无奈的一笑道:“蒙元虽然可恨,但也不能都杀了,一来有伤天和,二来蒙元人口也不少,根本杀之不绝,而且蒙元若是没有退路,可能会反抗的更加激烈,所以现在还是要想办法治理才是。”

“这种政务上的事情我是真不懂,殿下还是和大臣们商议吧!”蓝玉双手一摊道,他对这件事真的帮不上什么忙。

看到蓝玉也提不出什么意见,朱标也没有强求,于是亲自送他离开。

李节也一直跟着朱标,因为对方没有让他离开,而且燧发枪已经献上去,接下来他该做什么,肯定还需要朱标的吩咐,所以只能等着,只不过当他听到应昌卫和全宁卫的事时,却是眼睛一亮,随后一直低头沉思不语。

朱标带着李节再次回到左春坊,手中也在摆弄着那支燧发枪,过了片刻他这才看向李节道:“李节,你立此大功,自当有赏,提升为左清纪郎!”

“谢殿下!”李节也急忙行礼道,左清纪郎为从八品,一下子将他的官职提升了两级,这可比他父亲李祝的品级还要高,而且清纪郎掌管弹劾宫僚,纠举职事,在詹事府已经算是掌有实权的官员了。

“不必多礼,你精通火器,燧发枪虽然研制成功,但还需要督造和改进,这些你也要盯着,我会去向父皇为你请功,到时肯定还会有封赏!”朱标和颜悦色的再次道,他现在已经将李节视为一个可以培养的人才,毕竟他是太子,日后需要许多的人帮他治理天下。

“谢太子殿下!”李节再次感谢,不过这次他却犹豫了一下,随后终于还是一咬牙道,“殿下,臣刚才听卫应昌卫与全宁卫的事,对此臣有一些看法!”

虽然朱标与蓝玉谈论这件事时没有避着李节,但他现在忽然发表看法,却让朱标眉头一皱,因为李节的这种做法有些冒失,严重一些的甚至可以说他妄议朝政。

不过朱标毕竟是个宽厚的人,所以他虽然心中有些不快,但还是开口问道:“你有何看法?”

李节精神一振,当即开口道:“蒙元畏威而不怀德,虽然残部被灭,但蒙元在草原上的威望依然还在,所以那些草原人并不是真心臣服,若是朝廷将他们聚集在一起,设立应昌卫和全宁卫,臣敢断言,不出一个月,这两卫必叛!”

李节的话一出口,朱标的眉头却一下子皱了起来,李节冒失的对政务发表意见已经让他有些不快,现在又口出狂言,断定朝廷新设立的两卫会反叛,这让朱标也颇为不喜,毕竟设立两卫是朝廷众多大臣商议出来的结果,也得到他父亲朱元璋的同意,难道你李节比朝中的大臣,甚至自己的父亲还要聪明?

“嗯,这件事我知道了,我会考虑一下的,你下去吧!”朱标虽然心中不喜,但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淡淡的挥手道,本来他还想好好的培养一下李节,可是现在看来,李节还是太年轻了,日后还需要好好的历练一番。

李节也能感觉到朱标对自己的态度变化,不过他却是毫不在意,因为他之所以敢这么说,自然是有自己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