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二块骨牌(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26 字 2个月前

明初是火器正式进入大规模使用的时期,虽然神机营这种纯火器部队要等到朱棣当政时期才会建立,但现在火器在军队中已经开始大规模装备,大明的每次出征几乎都会动用大批的火器。

火药是火器的根本,但大明工匠对火药的配制实在太原始了,李节之前参观时,亲眼看到工匠把硝石和硫磺没有经过任何的处理,就这么直接磨碎使用,要知道这两种材料都是矿物,肯定带着各种各样的杂质,如果不加提纯的话,肯定会影响到火药的威力。

李节亲自演示了一下提纯的方法,硝石的提纯十分简单,无非就是将硝石溶于水后过滤杂质,再加热蒸发结晶,从而得到纯净的硝酸钾,当然要求纯度较高的话,可以将这个过程多来几遍。

相比之下,硫磺的提纯就麻烦一些,需要加热融化,把一些杂质过滤出去,再加热到沸腾使之汽化,经过冷凝后才能得到纯净的硫磺。

硫磺需要用到冷凝器,如果让人打造的话,最少也要几天时间,不过李节让人找来蒸馏酒用的蒸馏器,酒的蒸馏和硫磺的提纯原理是一样的,所以设备也可以通用,当然效率不太高,以后肯定需要重新设计,现在只能凑合了。

随着硫磺的加热与沸腾,一股浓烈的硫磺味四散开来,熏的人都有些站不住脚,不过李匠头这些人却常年与硫磺打交道,对这点味道毫不在意。

硫磺的熔点高达一百多度,因此汽化后稍一遇冷就立刻化为结晶,等到蒸馏结束,蒸馏器的上层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硫磺,让人刮下来后,就是十分纯净的硫磺了。

硝石和硫磺提纯过后,木炭就不用提纯了,这东西本来就是用木头烧制的,而且大明的工匠已经摸索出,火药使用的木炭以柳木炭为佳。

“好了,因为时间有限,就不做湿法火药了,有劳李匠头将这三种材料按最佳的比例混合,再试验一下这种火药的威力!”李节这时向李匠头行了一礼道,火药作的许多工具他都不认识,比如杆称,所以最后的配制还是让李匠头这种经验丰富的人来做比较好。

李匠头也没有客气,他们刚才一直盯着李节的提纯工艺,这时也想试试提纯后得到的火药威力如何,所以他立刻上前,将三种材料按照最佳比例混合后,又让人取来一个空心的铁球,火药倒进铁球中压实,插上引线后将口子堵死,这就是一个最简单的火器,名叫霹雳子,其实就是一个大炮仗。

“去试验场!”李祝立刻吩咐道,火器做好了当然要试探威力,所以火器作也有专门的试验场所,就在火器局的最外围。

一行人来到试验场后,李祝带着李节等人躲到一堵矮墙后,两枚霹雳子被放在场中,其中一个是提纯火药制作的霹雳子,另一个则是原来的老火药,两枚霹雳子被同时同时点燃。

只听“轰~轰~”的两声巨响,场地中也荡起两股烟尘,不过明显可以看到,提纯的霹雳子爆炸引起的烟尘更大,甚至连声音也比另一个更响。

李祝他们急匆匆的跑上前,只见地面上已经炸出两个坑,其中提纯的霹雳子炸出的坑达到两尺多长,而老的霹雳子却只炸出一尺多长的坑,显然威力相差极大。

“神了!神了!这提纯后火药的威力竟然提升将近一倍!”李匠头激动的脸色通红。

“李公子真是神人啊,竟然能将火药的威力提升一倍,此事若是禀报上去,定然是大功一件啊!”其它的匠人也反应过来,当即对李节是赞赏连连,他们这些工匠虽然地位低下,但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十分自信的,却没想到李节这么一个少年人,竟然比他们对火药更加精通。

“恭喜局使,生了一个好儿子啊!”这时有聪明的人立刻向李祝道喜,毕竟李祝才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其它人一听也是纷纷向李祝道贺。

如果别人拍自己的马屁,李祝可能不会在意,但是听到这么多人夸奖自己的儿子,却一下子说到了李祝的心窝里,当即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

亲眼看到了提纯火药的威力,这些匠头们也再无怀疑,当即向李节请教了提纯的方法,虽然他们已经亲眼看过了,但有些细节还需要向李节请教,对此李节也没有藏着揶着,将提纯的方法详细的讲解了一遍,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最后李节还让工匠们自己操作了一下,有哪些不规范的地方,他也当场指出,这让李匠头等人对李节也更加赞赏,毕竟一个有才华,又平易近人的年轻人,特别是对方还是他们上司的儿子,这对他们来说可太少见了。

李节在火器作忙了大半天,午饭也是和李匠头他们一起吃的,等到下午才算是让李匠头他们彻底的掌握了提纯,以及湿法火药的技术。

做完了上面这些事后,李节这才告辞离开,陪着李祝去了他的公事房,等到进到房间后,李节却立刻开口道:“父亲,改进火药配制应该是件不小的功劳吧?”

“那当然,虽然火器在军队中使用有限,但却发展极快,许多将领都对火器十分重视,特别是去年西平侯在定边之战,以火器大破云南三十万叛军,更使得火器之名震动天下,听说朝中甚至想要打造一支全部装备火器的部队!”李祝提到火器也显得十分兴奋的道,军器局可不仅仅只造火器,但他对火器却格外重视。

李节知道所谓的西平侯就是大名鼎鼎的沐英,也就是云南沐王府的开创者,沐英是朱元璋的义子,又擅长用兵,云南平定后,别的将领镇守云南朱元璋都不放心,于是就把沐英给留下了。

“父亲,那这份功劳能不能送到陛下面前,从而让陛下知道咱们父子的名字?”沐英不是李节关注的重点,他现在最关注的是能不能用功劳引起朱元璋的注意?这也是他计划中推倒的第二块骨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