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退婚流(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50 字 2个月前

天色拂晓,李节就已经醒了,他这人有点择床,换了环境睡不太安稳。

反正也睡不着,于是李节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他父亲李祝睡的很熟,昨天他们最后买的被褥,因为手里钱不够,只能买了两床被褥,所以昨晚李节只能与父亲同睡,母亲她们带着笛儿一起睡。

李节出了房间活动了一下身体,现在已经是腊月了,南京虽然在长江南岸,但冬天也颇为寒冷,再加上这里水气又重,比之北方的干冷更让人难受。

之前李节对寒冷倒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毕竟他在家有人伺候着,房屋里的炭火经日不熄,出门也有马车,车上甚至还有暖炉。

可是现在到了新家这里,别说暖炉了,连昨天做饭烧的柴火,都是从院子里砍下的杂草树枝,所以李节在院子仅仅呆了片刻,就感觉冷的受不了,索性就来到厨房升起火,一来可以取暖,二来把早饭做了。

做为一个单身宅男,李节的厨艺还是不错的,主要是前世天天吃外卖,结果把肠胃吃坏了,后来就开始自己做饭,虽然是自己瞎鼓捣,但味道还不错。

厨房里条件有限,所以早饭还是米粥,昨天买的萝卜被李节切成细丝,然后打上面糊煎成萝卜丝饼,另外他还特意给笛儿煎了两个鸡蛋,这丫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缺了营养,可惜现在冬天没什么蔬菜,昨天的菜粥也是用的干菜熬成。

李节这边刚做好饭,赵姨娘也刚巧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他在厨房也十分吃惊的道:“节儿你怎么能做这些,快些出来,做饭这种事交给我就行了!”

“我醒的早,闲来无事做了点早饭,姨娘你去洗漱吧,等下直接吃饭就行了!”李节笑道,这个时代男人下厨可是一件稀罕事,特别是像他这种官宦人家,男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靠近厨房。

“饭做好了?”赵姨娘闻言也是一愣,随即她就发现锅里熬好的粥,以及盘子里煎好的饼,而且闻起来竟然还很香,这让她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她做梦都没想到李节竟然还会做饭。

就在这时,李祝与李夫人也从房间中走出来,得知李节做了早饭时,也都是十分意外,而当他们洗漱过后吃早饭时,更是露出震惊的表情,李节这手艺似乎并不比以前家里的厨子差多少。

早饭过后,李祝就匆匆忙忙的出门了,毕竟他有官职在身,以前有车马,现在却需要步行,不过也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李祝所在兵仗局本来就在外郭城,离这里不远也不近,走路只需要大半个时辰。

“母亲,我也要出门一趟!”送走李祝,李节也立刻向李夫人告别道。

“你要去做什么?”李夫人却有些不放心的道,毕竟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她也担心李节外出会遇到什么事情。

“闲来无事去转一转,顺便去解决一个小事!”李节笑着回答道,不过他并没有说是什么事,因为他知道李夫人肯定不会答应,索性就先把生米做成熟饭再告诉她。

李夫人看儿子不说,当下也没有追问,只是叹了口气道:“好吗,你已经成年了,见识比你爹还要强,所以叮嘱的话我就不说了,记得早点回来吃饭!”

李夫人说完又取出一个小布袋塞到李节怀里,这才将他送出门外,等到李节拐了个弯后,这才伸手捏了捏怀里的的布袋,里面是十几文铜钱,这也是昨天他们买过东西后,家里仅有的一点钱了。

虽然天气寒冷,但李节却感觉怀里像是有个火炉一般,全身都是暖烘烘的,只见他长吸了口气,随后迈着大步走向城门的方向,他要进内城见一个人。

以前出门有马车,李节倒还不觉得,可是现在步行,他才发现这金陵城真是太大了,特别是他住在外郭,想要进城还得穿过一道城门,偏偏早上进城的人还特别多,而且进城的人还要等着排查,最后花了将近一个时辰才进城。

最后李节走到快中午了,这才来到一处宅院门前,这座宅子占地颇大,甚至比他以前的家还要大,门楼也修建的极为气派,上面的匾额写着两个大字——胡府。

这里正是李节那位未来老丈人胡江的府邸,他来之前特意去了镇抚司打听,知道胡江今天不当值,应该在家里休息。

整理了一下衣服,李节这才登门报上身份,门子得知是未来的姑爷来了,当即也飞奔去报信,管事也请李节到客厅稍候。

不过李节在客厅里等的茶都凉了,这才只见胡江从后厅缓步而来,看到他时也一脸笑容的道:“没想到贤侄你竟然登门来访,简直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啊!”

“小侄惭愧,今日来见伯父是有事相求!”李节低头行礼道,不过心中却是在暗笑,之前胡江见到自己时,一口一个贤婿,结果今天却变成贤侄了。

“贤侄太客气了,你家的事我也知道了,能帮的我肯定不会推辞,只是事关韩国公府,有些事情我恐怕也爱莫能助啊!”胡江干咳一声,随后又露出埋怨的表情道,“不是我说你,贤侄你实在太冲动了,说话也不知道轻重,现在把李公得罪死了,还把家里给连累了!”

“咳,伯父教训的极是,现在连累父母跟着我受苦,全家居无定所,我也十分后悔,幸好还有伯父在,所以我想让全家在伯父府上暂住几日,顺便也能商量一下明年的婚事!”李节故意露出后悔的表情,最后又故意提到两家的婚事上。

果然,胡江听到李节提到婚事时,一张脸也立刻黑了下来,只见他沉吟了许久后,这才终于开口道:“不瞒贤侄,那天你说自己命犯太岁,所以我也找人算了一下,结果发现你与小女的八字不合,若是强行成婚,只会闹的家宅不宁,所以这桩婚事我看就算了吧!”

“搞定了!”李节心中暗笑,他等的就是胡江这句话,当初李夫人就说胡江是个势利眼,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趁这个机会退了门婚事,他也就可以一心研究尚公主的事了,自己这算不算退婚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