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屋子天潢贵胄(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49 字 2个月前

外郭城西侧的一座小院子,赵姨娘从邻居家拿了钥匙,打开大门上的锁头,推开门后,可以看到院子里有些荒芜,有些地方长着一些枯黄的杂草,看起来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人住过了。

“这是我去年买下的一处宅子,平时就托邻居偶尔来打扫一次,本来是想留给笛儿做嫁妆用的,没想到咱们倒是先住上了。”赵姨娘进到院子里介绍道。

“京城地价极贵,哪怕是外郭城,一座宅子的价格也不便宜,你哪来的这么多钱?”李夫人走进院子打量了一下问道,虽然这座宅子不大,只有三间正房和左右两个厢房,但没有几百两银子想都别想。

“大姐持家有道,我每月的例钱也不少,再加上夫君偶尔也会给我一些花销,这些我都存了下来。”赵姨娘如实回答道。

其实笛儿的嫁妆本来应该由李夫人准备,只不过她担心李夫人不喜欢笛儿,日后笛儿出嫁会受委屈,所以才提前置办了这座宅子,毕竟京城的地价一直在涨,日后笛儿若是出嫁,这座宅子也是一笔丰厚的嫁妆,至少不会让夫家看不起。

精明如李夫人,当然一眼就看穿了赵姨娘的打算,不过她却狠狠的瞪了李祝一眼,因为赵姨娘的例钱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光靠这些钱肯定不够,由此可知李祝平时也没少给赵姨娘花销。

“咳,都是一家人,说起来也多亏了灵如,否则咱们一家就得去住客栈了!”李祝也是老脸一红,随后厚着脸皮说道,灵如当然就是赵姨娘的名字了。

“娘,咱们先进屋吧,我看这宅子长时间无人居住,可能需要打扫一下!”李节这时也上前道,赵姨娘托邻居照看宅子,不过对方显然不怎么上心,院子都是杂草丛生,房间里应该也好不到哪去。

李夫人也没有再追究,当下跟着赵姨娘来到正房,打开门进去后,里面果然有一股霉味,家具上也落满了灰尘,看起来竟有几分鬼屋的味道。

“屋后有井,我去打水来清扫一下!”赵姨娘看到屋里的情况也立刻道,说着就要去打水。

“我去吧,姨娘你们休息一下,这些粗活就交给我吧!”李节却是抢先道,他们一家步行出城,这时候都累的不轻,不过他年轻,累点也无所谓。

李节来到后院,果然看到一口盖着石板的井,掀开石板后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现在天气寒冷,相比之下,井水却是冒着热气。

李节打了水提到屋内,赵姨娘已经找来工具正在打扫,李祝和李夫人平时虽然养尊处优,但这时也挽起袖子亲自动手,一家人忙了一个多时辰才把屋子里打扫干净。

“娘,我饿。”赵姨娘刚坐下来,就见笛儿偷偷的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道。

“对啊,咱们今天晚上吃什么,而且刚才我看了一下,卧室里也并没有被褥,这可怎么睡?”李祝这时也有些焦躁的站起来道,身为一家之主,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妻儿跟着自己挨冻受饿,这让他万分难受。

“这个好办!”只见李夫人伸手将头上的发簪取下来放在桌子上道,“来的时候,我看见附近的街上有家当铺,节儿去把这枚簪子当了,然后再去买些米面油盐,以及被褥回来。”

“我这也有簪子,都拿去当了吧!”赵姨娘这时也取自己头上的发簪道,她的簪子虽然不如李夫人的簪子值钱,但也能当几两银子。

“我和节儿一起去!”李祝也站起来道,家中落难,他这个顶梁柱也不能只坐着吃闲饭。

天色已经不早了,再晚一会可能就要宵禁了,所以李节父子二人匆匆忙忙的出了家门,先是去了当铺,结果两枚簪子只当了不到十贯钱,要知道光是李夫人的簪子,平时想买就得五六十贯。

不过当铺一向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所以李节父子也没办法,只得收好当票,打算日后再赎回来,然后两人又以最快的速度买了生活的必须品,终于在宵禁前赶回家中。

李夫人和赵姨娘也将厨房收拾干净,李节回来后帮着烧火,因为条件有限,所以只熬了一锅菜粥,甩了两个鸡蛋进去,竟然格外的香甜。

一家人围着桌子吃完饭,李夫人放下饭碗擦了擦嘴笑道:“平时山珍海味吃的多了,现在却觉得都不及这一碗菜粥的滋味。”

“那是娘您饿了,吃什么都香!”李节也打了个饱嗝笑道。

“都怪我无能,连累你们跟着我受苦了!”李祝这时却有些伤感的道,自从出了家门来到这里,他就一直渲染在自责之中,因为他觉得自己是一家之主,家人受苦就是他做的不好。

“夫君万不可这么想,要怪就怪那李礼欺人太甚,与你有什么关系?”李夫人这时忙安慰道。

“姐姐所言极是,夫君不要把什么都怪在自己头上,重要的是咱们一家人都在,有什么困难总能熬过去的!”赵姨娘也开口劝道。

“父亲您要往好处想,扔掉那些家产,咱们与李家就再无任何瓜葛了,日后他们倒霉,也不会连累到咱们!”李节也笑着开口道。

李祝一听李节的话也终于振作起来,当下点头道:“有道理,我也想明白了,大难临头,我救不了其它人,也只能先保住咱们一家,日后咱们与李家再无关系!”

“夫君早就该这么想了!”看到丈夫想开了,李夫人也是喜形于色,说到这里她忽然又转而开玩笑道,“既然夫君决意与李家再无关系,我看不如把姓也扔了吧,跟着我姓刘好了,要知道我们刘家可是汉高祖之后,也不会辱没了夫君!”

李祝知道妻子是在开玩笑,所以也没有生气,当即也是笑着开口道:“我们李家还是唐太宗的后裔呢,丝毫不比你们刘家的祖宗差!”

“其实……奴的娘家也是宋太祖之后呢!”赵姨娘这时也加入进来道。

“敢情咱们这一屋子竟然全都是天潢贵胄!”李节也跟着起哄,随即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就爆发出一阵大笑,唯有笛儿一脸不懂的看着父兄娘亲们,搞不明白他们在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