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朱元璋(求推荐收藏)(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20 字 2个月前

金陵皇城也叫紫禁城,事实上北京的紫禁城就是依照南京的紫禁城修建的,甚至连宫殿的布局、名字都一样,另外南京紫禁城的规模比北京紫禁城的规模更大、更雄伟。

谨身殿东暖阁,这里是平时朱元璋处理政务的地方,因为天气寒冷,再加上朱元璋年纪大了,身体畏寒,于是就特意让人在谨身殿两侧修建了东西暖阁,地下有烟道,冬天时点上木炭,使得整个暖阁温暖如春,有时朱元璋处理政务太晚,就直接住在这里。

太子朱标迈步来到东暖阁,他也是刚从李善长的寿宴上回来,需要向父亲禀报一下今天寿宴上的事,只不过当走到暖阁门前时,朱标却是停了下来,先是整理了一下服饰,又调整了一下心情,这才迈步进到暖阁之中。

天色已经不早了,暖阁中灯火通明,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坐在书案后,案上堆放着许多的奏折,老者手持朱笔,正在批阅着一份厚厚的奏折。

朱标立刻放慢脚步,尽量让自己的脚步声变轻,以他肥胖的身躯,做到这一点也真难为他了。

不过朱标的努力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只见老者头也不抬的开口道:“回来了?”

朱标有些尴尬的一笑,没想到自己还是惊动了父亲:“回来了!这天都快黑了,父皇您也不要太劳累了!”

“快过年了,许多事情都是到了年底才报上来,真是一群庸官!”只见朱元璋批阅完手中的奏折,这才丢下笔抬起头道。

只见朱元璋长方脸,扫帚眉,大眼大鼻子大嘴巴,反正五官都比一般人大上一号,但并不像后世传说中那么丑,反而十分的威武,可能因为多年的养尊处优,使得朱元璋看起来有些发胖,但身躯依然十分的魁梧,看得出来,他年轻时肯定是个孔武有力的壮汉!

朱标早就习惯了父亲对官员们的苛刻,而且他也知道,父亲并不是一直这样,以前父亲打天下,也曾经与那些开国功臣称兄道弟,后来做了皇帝,身上威严日盛,下面的大臣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特别是在朱标的母亲马皇后去世后,朱元璋的性子就越发严厉了,脸上更是常年都见不到一丝笑容,连朱标自己在见到父亲时,都得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来责罚。

“寿宴上出事了?”朱元璋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这才开口问道。

“是,李公的孙子李节劝说他回乡养老,结果惹得李公大怒,将李节父子二人赶出府门,而且还禁止他们日后登门。”朱标如实回答道。

对于朱元璋这么快就知道寿宴出事这一点,朱标也丝毫不意外,毕竟锦衣卫可是皇帝的耳目,虽然这两年锦衣卫受到打压,但情报搜集能力依然十分强劲,大臣家中发生的一举一动都会被送到朱元璋的案头。

“你对此怎么看?”朱元璋再次问道。

朱标也知道这不是父亲在询问自己的意见,而是在考验自己的见识与眼力,所以他也立刻回答道:“儿臣以为李节虽然年少,但却极有见识,如果李公能听从他的建议回乡养老,对他和朝廷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他要是愿意回乡养老,早就回去了,何至于等到现在?”只见朱元璋冷笑一声道,暖阁中只有他们父子二人,所以朱元璋说话也没有了顾忌。

“父皇,儿臣倒是觉得那个李节是个人才,有眼光又有胆识,以他现在的年纪可以说相当难得了!”朱标这时再次开口道,他对李节还是十分欣赏的,否则也不会在寿宴上帮李节求情。

“听说他还送了一份寿礼,叫什么天下第一明镜?”朱元璋目光幽幽再次问道,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正是,那面镜子儿臣也亲手把玩了一下,竟然不是黄铜所制,而是用玻璃制成,比之铜镜要清晰百倍,而且还是李节新手所制,世上仅此一面。”朱标立刻回答道。

“比铜镜清晰百倍?”朱元璋闻言也露出惊讶的表情,虽然他得到的情报十分详细,有些细节还是被忽略了,不过紧接着他忽然又有些伤感自语道,“可惜啊,如果皇后还在的话,朕倒是可以把镜子要过来送给她,她这个人最爱臭美,每天都要照上十遍八遍的镜子。”

听到父亲提到去世的母亲,朱标也是眼圈一红,他是长子,马皇后在世时,对他最为关心,犯错时父亲要责罚他,也都是马皇后护着他,现在母亲不在了,父亲的脾气也越发暴躁,经常拿他出气,可是却再也没有人能帮他求情了。

伤感过后,朱元璋却又摇了摇头道:“不过再清晰的镜子也只是镜子罢了,于国于民没什么大用,顶多成为妇人手中的玩物,李节将精力花费在这种东西上,简直是不务正业!”

听到父亲说李节不务正业,朱标也是心中一惊,当即也再次道:“除了镜子外,李节还为李公作了一首诗,虽然用词粗俗直白,但却直指人心,李公气的差点让人把他给打死。”

“哦?说来听听!”朱元璋听到李善长竟然被一首读气成这样,当即也十分感兴趣的道,锦衣卫送上来的情报可没有这首诗。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朱标的记忆力极佳,仅仅听李节诵读了几遍,就一字不差的背了出来。

朱元璋从乞丐到皇帝,一生大起大伏、曲折离奇无人可比,所以当他听到这首好了歌时,一下子引起了他的共鸣,内心深处一些早已经尘封的记忆也随之打开,过了好一会儿这才低声道:“这个李节……倒也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