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天下第一明镜(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097 字 2个月前

“孙儿李节拜寿!”李节来到李善长的面前躬身行礼道。

厅中的大部分宾客都对李节没什么印象,不过少部分知道内情的人这时却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比如那位常青树汤和,甚至连太子朱标都抬头看了他一眼。

“嗯。”李善长看到李节眉头微皱,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更没有问李节的病情。

“孙儿的寿礼名为天下第一明镜,祝祖父日月昌明、松鹤长春!”李节双手将一个扁平的盒子送到李善长的面前道。

李节的话音刚落,早就看李节不顺眼的李礼立刻一脸不屑的道:“一面镜子也敢称天下第一?”

其实不光是李礼,其它的宾客听到李节说出什么“天下第一明镜”时,也一个个露出错愕的神色,这口气可实在太大了。

“有眼色!”李节却是暗自为李礼的上路喝彩,他之所以起“天下第一”这种名字,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现在李礼主动跳出来,效果只会更佳。

“小小年纪不知天高地厚,天下第一这四个字岂是随便乱叫的?”李善长这时也脸色一沉斥责道,毕竟有这么多的宾客,李节当众吹牛也是丢他的面子。

“祖父息怒,这面镜子是否当得起这个名字,您一看便知!”只见李节淡定的一笑,说完就把手中的扁平盒子打开,镜子就镶嵌在盒子盖上,所以当盖子打开时,前面的人一眼就能看到镜子中的影像。

李善长就在李节的正前面,一眼就看到了镜子中自己的影像,这让他也惊讶的轻咦一声,随后竟然伸手把镜子接了过来仔细打量。

不光是李善长,附近几个靠近李善长的宾客也都看到了镜子中的影像,这时也全都瞪大眼睛,其中汤和更是伸长脖子凑到李善长旁边打量,只见镜子中的自己毫发毕现,平常用的铜镜与之一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他活了六十多年,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模样。

“这镜子……好像不是铜做的吧?”汤和在震惊过后,很快就发现了镜子的材质有问题,于是也好奇的向李节问道。

“汤爷爷好眼力,这镜子名叫玻璃镜,乃是我用玻璃,加上自己的秘法制作而成,比之铜镜清晰百倍,全天下也只有这一块!”李节笑着解释道,这段时间他把自己关在家里,为的就是制作这面玻璃镜。

其实玻璃这东西在大明并不罕见,甚至对于富贵人家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许多阿拉伯商人从陆路和海路来到大明,同时也带来了中亚和西亚的特产,其中玻璃制品就是最常见的商品之一,李节制作镜子用的玻璃也是托刘义找来的。

不过玻璃制品虽然不稀奇,但玻璃镜子却还是独一份,欧洲的制镜中心威尼斯,现在还只能制作金属镜,直到几百年后,才用锡纸加水银制作出了玻璃镜,李节的穿越则是让这种镜子早出现了几百年。

“说破了天也不过是面镜子而已!”旁边有人再次阴阳怪气的道,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那个看李节父子不顺眼的李礼。

不过李礼的话也不无道理,玻璃镜虽然稀奇,但李善长为相几十年,什么样的珍宝都见过,区区一面玻璃镜,还不至于让李善长改变对李节的成见。

李节对此早有准备,只见他再次一笑道:“唐太宗有云: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祖父同样也是我大明的一面镜子!”

李节的话一出口,立刻引得不少人高声喝彩,毕竟他的解释实在太妙了,竟然把李善长比做名臣魏征,虽然严格来说,李善长应该是权臣而不是诤臣,不过身为读书人最注重名声,魏征的名声可是比长孙无忌强多了。

李善长听到李节将他比作魏征,果然也露出了几分笑容,随后这才有些欣慰的道:“不错不错,这份寿礼你倒是有心了!”

李善长为人严厉,对儿孙也是如此,刚才李祺送上那幅价值连城的玉石屏风,也才得到他的一句夸奖,现在能对李节说出一句夸奖的话,已经十分的难得,不少李家的儿孙都对李节露出嫉妒的表情,其中以李礼最为明显。

李善长大为高兴,夸奖过李节后,竟然还把这面玻璃镜交给身边的宾客传阅,让他们也见识一下什么叫天下第一明镜,其中太子朱标赏玩过镜子后,当即也向李善长拱手道:“一面镜子,竟然也能如此的独具匠心,恭喜李公有一个好孙儿啊!”

连太子都开口了,其它的宾客也纷纷出言夸赞,有些是夸镜子的,有些则是夸李节的,这让李善长也倍感有面子,脸上的笑容也更盛了。

有些精明的宾客这时也在暗自打量着李节,不出意外的话,今日的寿宴之后,李节肯定会得到李善长的喜爱,甚至因此而扬名京城,有家世和名声的支持,这个年轻人的前途简直不可限量!

最为高兴的还要数李祝,他刚才送了颜真卿的字,也没有换来父亲的夸奖,现在李节只凭一面镜子却做到了,而且还得到太子和宾客们的夸奖,这可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

不过坐在李祝身边的刘秀却是暗自皱眉,如果李节只是单纯的送一份特别的寿礼,肯定不会叮嘱他不要插手,所以这小子肯定要搞事!

刘秀猜的不错,面对所有人的夸赞之时,只见李节却再次躬身行礼道:“祖父,孙儿还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李善长正在兴头上,当然也不会驳了李节的面子。

只见李节深吸了口气,随后目光坚定的开口道:“祖父跟随陛下操劳一生,现在我大明国力强盛、四海生平,祖父却已是古稀之年,身体大不如以前,京城虽然热闹,但并不适合养老,濠州老家那边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孙儿不才,愿陪同祖父归乡隐居、侍奉左右,共享天伦之乐!”

李节说上面这些话时表情郑重,虽然他很不喜欢李善长,但为了全家的性命,最简单、最可行的办法就是让李善长自己醒悟,早早的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从而打消掉朱元璋的猜疑,保下李氏满门的性命。

所以现在就看李善长的选择了,李善长能够听从他的建议当然最好,如果不听的话,那李节也算是仁至义尽,日后只顾全自己与父母一家的性命,至于其它人,只能听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