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常青树”汤和(1 / 1)

我要做驸马 北冥老鱼 1405 字 2个月前

天还没亮,韩国公府门前就已经排起了老长的队伍,今天是李善长大寿之日,前来送礼的人更是人山人海,几乎把整条街都给堵了。

李节与父母乘着马车来到府门前,差点连大门都没办法靠近,幸好李节的那位五叔心细,早就派人在街口等着他们,然后引着李节他们的马车从旁边的门进到府中,李祺也亲自前来迎接。

“三哥,今天来的宾客很多,咱们两个到主厅前迎客,三嫂去内厅陪公主说说话吧!”李祺看到李节一家三口也立刻笑着上前道。

今天来的宾客实在太多了,李善长的儿孙们全都分布在府中各处接待宾客,其中主厅的位置最重要,因为只有重要的宾客才有资格进到主厅,所以才由李祺这位驸马亲自接待。

“好,夫君你和五弟去忙吧,我去内厅,等下再给父亲祝寿!”李夫人倒是个爽快人,当下答应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五弟,父亲他……”李祝这时却有些犹豫,因为他还不知道李善长的态度。

“放心吧,父亲的气早就消了,等下宾客到齐了,咱们兄弟再把寿礼一献,一家人和和气气吃顿饭,过去的事也就过去了!”李祺再次轻松的劝道,当然他不会告诉李祝,这几天他为了让父亲李善长消气,可没少帮李祝父子说好话。

“那就好!那就好!”李祝闻言也放下心来,他来的路上一直忐忑不安,主要就是担心李善长见到他们一家生气,到时双方都下不来台。

旁边的李节看到李祝的样子却是暗自撇了撇嘴,明明是李善长的错,结果李祝却患得患失,这个时代做儿子的还真是没有人权!

“节儿,你也算是成年了,等下你也跟着我们一起去迎客,不要乱跑了!”李祺忽然又向李节道,去年的事就是因李节而起,虽然错不在李节,但他还是担心李节再惹祸,所以干脆就把他栓在身边。

“是!”李节也能猜到李祺的想法,不过去接待客人也不错,李善长大寿,不知道朱元璋会不会亲自前来,如果能见一见这位乞丐皇帝也不错,就算日后自己计划失败,也能知道自己死在什么人手里!

天色还早,虽然府门前早已经人山人海,但这个时候来送礼的人大都是身份不够,有些人顶多把礼物送进来,却连进门喝茶的资格都没有,有些身份高一些的,也只能两侧的偏厅就坐,至于主厅这里则是一个人都没有。

直到上午过了将近一半时,主厅这里的宾客这才陆续前来,李祝与李祺兄弟亲自上前迎接,李节在后面陪笑,能来主厅落座的宾客,几乎都是五品以上的官员,另外还有各种公侯,比如什么吉安侯、延安侯、平凉侯、南雄侯等等,光听名字还以为这里是花果山呢。

不过相比数量众多的侯爷,国公的数量就少多了,当初朱元璋刚刚立国时,只封了六个国公,除了李善长外,其它五人都是武将,比如徐达、常遇春等,可惜这些人大都早死,后来朱元璋又陆续封了一些国公,但数量也有限,有些还驻扎在外,能来的人就更少了。

“信国公到!”随着执事的一声呼喊,又一位国公来了。

而李节听到信国公这三个字也是精神一振,信国公名叫汤和,这个人虽然没有徐达和常遇春有名,但也相当牛逼,他与朱元璋是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兄弟,后来跟着朱元璋也是忠心耿耿,立下功劳无数。

最关键的是,朱元璋当政后期对身边的功臣十分猜忌,胡惟庸被杀,李善长被杀、蓝玉被杀,受牵连者数万人,但无论朱元璋杀了多少人,却从来没有猜忌过汤和,堪称开国功臣中的常青树,甚至汤和死后,还被追封为东瓯王,这种待遇已经可以和徐达、常遇春相比了。

李节对这位信国公也十分的好奇,当下探头张望,只见一个中等身材、貌不惊人的老者迈步走来,双手粗壮满脸皱纹,黝黑的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若是忽略他身上华贵的服饰,几乎和田间地头最普通的老农没什么两样。

“呦~,小三你也来了!”让李节万万没想到的是,汤和见到李祝竟然主动开口道,看样子他和李祝似乎很熟。

“拜见汤叔父!”李祝见到汤和却似乎有些尴尬,不过还是上前行礼道。

“不必客气,你就是太古板,我家小十七可还一直没忘了你,有空多往我府上走走!”只见汤和走过来拍了拍李祝的肩膀道。

小十七是谁?李节好奇的看向自己老爹,却发现李祝脸色涨的通红,尴尬中似乎又带着一抹小羞涩,幸好李祺这时上前解围道:“汤叔父您可是贵客,我爹可一直念叨着您,快往里请!”

汤和似乎和谁都能聊两句,看到李祺又询问了一下李善长的身体情况,随后正准备进到正厅,不过却看到了李节,这让他脚步一顿道:“你应该是小三家的儿子吧?”

“李节拜见汤爷爷!”李节也十分知趣的上前行礼道,这位信国公可是一条大粗腿,现在就算抱不上,至少也先混个脸熟。

“不错不错,小家伙长的挺精神,就是气量小了点,以后记住了,这世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槛!”汤和说完再次冲着李节微微一笑,这才迈步进到厅中。

李节闻言也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个汤和果然不简单,竟然连自己的家事都知道的这么清楚,难怪在众多的开国功臣中他能笑到最后!

又过了一会,忽然只听执事再次喊道:“义惠侯到!”

听到自己舅舅来了,李节也立刻跟着父亲一起上前迎接,很快就见刘英与刘义父子二人走了过来。

刘英长的又高又胖,皮肤也比较白,虽然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但脸上却连一条皱纹都没有,走路时也是四平八稳,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出身。

李节随同父亲向刘英行礼,后面的刘义向他眨了眨眼,脸色也有些焦急,似乎是想说什么,但看了看前面的刘英却又没敢开口。

只见刘英与李祝聊了几句后,又关心了一下李节的身体,前两天他曾经亲自去探望过李节,所以李节对自己这位舅舅还算熟悉。

不过刘英与李祝聊过之后,却忽然把李节拉到一边的角落里,表情严肃的压低声音道:“义儿已经全都交待了,你小子到底要做什么,竟然还不让我插手?”

“既然舅舅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瞒您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现在只想死中求活罢了!”李节闻言并不意外,以刘英的精明,只要刘义透一点口风,他绝对就会察觉到不对劲,再三逼问之下,刘义肯定守不住秘密,刚才他向自己眨眼估计就是想给他提个醒。

“你真觉得偌大的韩国公府有倾覆之危?”刘英却有些不敢相信的反问道,他虽然觉得李善长迟早要倒霉,但从来不敢想朱元璋会真的杀了李善长。

李节这时无奈的一笑,随后伸手指了指正厅中的宾客低声道:“舅舅你看,这满堂的宾客,与朝会时的文官百官是不是同一批人?”

刘英闻言也扫视了一眼厅中的宾客,随即也倒吸了口凉气,虽然不能说朝会上的文武官员全都来了,但至少也来了十之七八,而且这还只是正厅,左右两个偏厅中的官员更多,可以说京城中的官员几乎来了大半,如果他是朱元璋的话,恐怕……

一想到上面这些,刘英也忽然感觉自己的骨头缝里往外冒凉气,他比朱元璋小十岁,虽然不能说是发小吧,但也算熟悉,后来更做过朱元璋的亲卫,可以说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朱元璋的性格,以李善长现在的表现,朱元璋动杀心恐怕也只是早晚的事。

“靠山山倒,靠水水流,我现在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舅舅你也千万不要插手,我自有打算!”李节这时也再次郑重的叮嘱道,李善长这种事谁插手都要倒霉。

刘英闻言也露出纠结的神色,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再次低声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我不知道!”李节苦笑一声回答道,还是那句话,这件事的主动权不在他手上,而是在他那位祖父手中,所以他也只能见机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