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创法演道渡雷劫,一跃登得准帝门(1 / 2)

端坐于焕然一新的“阴阳仙洞”之中,此刻,叶凝越发显得威严了,他像是一个神魔在盘坐,黑发披散,浑身晶莹,闭眸打坐。

他的肌体璀璨如神金铸成,五大秘境绽放无量仙光,又有阴阳二气缠绕,充满了不朽的气息。

在他顶上庆云之中,有一个个古字跳出,围绕着最中心的阴阳道镜旋转,密密麻麻,洒落仙辉,每一个字都如神金铸成,

璀璨夺目,烙印在虚空中,化作一声声道喝,震的苍宇隆隆,将他衬托的超凡脱俗,像是从古今未来划破时空而至。

“太极为一,乃分阴阳,阴阳衍生,可得万物。世间万物,因气而生,因气而成,气者炁也阴阳一炁,万物滋生”

遮天法修行之精义,便是在于开启人体内部的潜力之门,释放真我,开启无量神藏。

故此。

叶凝如今的创道,便是一种另类的释放真我,打开潜力之门

“人体为一,化生两气。极中之道,淳和未分之气。天地万物,皆源于此。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

禅唱、祭祀音、魔喝、神吼等各种古音,此时渐渐地在叶凝的体内归一,无数异音于此刻通通化入了一道威严的声音,

宏大无比,响彻天地,像是一尊神魔诵经,庄严而神圣。

这一刻,拨开云雾见青天,叶凝艰难地创出了自己的道,踏出自己的路

虽然这种道还有瑕疵,这条路并不见得比得上帝经宝典,但终究,这是独属于他自身之道、能够完美发挥他长处的天经。

在这后荒古时代,当修士修行到最后几个境界,势必就需要走出自己的路,唯有沿着自己的路在迷雾中穿梭,才能走得更稳,更远

任何一个人想走出自己路,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此时不如,并不代表等他以后逐渐将之完善、臻至无缺后,还不如那些帝经宝典

“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人体第一秘境轮海,是生命之轮与苦海的统称,在世间流传的绝大多数法门中,都被分四个小境界:苦海、命泉、神桥、彼岸。

轮海秘境其实一共蕴含了人身极其重要的两个部分,即生命之轮和苦海,这两部份分别代表着轮海秘境之中的生与死。

相较而言,生命之轮代表生,苦海代表着死,正常修士的修行便是开辟苦海,让生命之泉涌出,化作神桥,逃出此秘境,进入彼岸。

这种修行法不能说不对,只是相较至于真正的天骄而言,却是略显平庸,因为它的服务目标是本来就是天地宇宙间、最为广袤的普罗大众

无论天骄还是最为平凡的修行者,任何人都可沿此徐徐修行、缓缓攀升。

正所谓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想要活的长久,勤加拂拭,抹尽痕迹,未尝不是一种办法,但生命之轮终究有枯竭之时

因此,相较于这种法门,相较于本质是用于弘法的传统修行法中的“逃避”,避开轮海秘境之中那生与死的纠缠

那些记载于各种帝经宝典之中的秘法自是更胜一筹,讲究的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只是出于传广度以及修行的艰难处,这样的法门虽然强大,但终究难以传遍天地,只能供给少数的天骄级修士修行。

叶凝的法,自然也是如此。

在这一境界中,他无需逃避,生与死何尝不是一种阴阳演变

天地一太极,人身一太极。

道生一,人体为一。一生二,二为生命之轮与苦海,相对而立,互生并存。

既然如此,那他何必再去演化什么神桥和彼岸

天地未分前,元气混而为一,是为道。开天辟地,演化太极,产生阴阳,滋生两气,周而互动。

相较之于因人心复杂与逃避之心思而成的四个小秘境法,叶凝个人觉得,不若回归原始,模仿天地大道而成自身之造化。

将轮海化作太极,视第一秘境为万物初始之地,万法万道纳于其中,一气动亦可衍生万法

“道者,天地人物之通理,阴阳也。人体为一,淳和未分之气。天地万物,皆源于此,造分天地,化成万物”

逝我、真我、道我诵经,经义轰鸣,共同阐释了他的道,这就是他对轮海秘境的理解,也是他将要衍化出的轮海。

“嗡隆”

这一瞬间,轮海光华大作,叶凝越发庄严神圣,一动不动,身体仿佛透明一般,体内诸多异象涌动,轮海旧法之痕迹,

此刻迅速崩溃,回归原始

天空在轰鸣,瑞气连绵笼罩,整方太古道场都不住的因之颤抖。

他那饱经淬炼,历万劫而不毁的大圣宝躯,此刻轻轻轰鸣着,急速颤动着,一念勾连整方太古道场之法理,一缘起,万化生。

在整个太古道场都因他的呼吸而颤动,天地精气随心聚集之时

“轰”

那无暇无垢、勾连法理的圣躯,此刻蓦然在极致的轰鸣臻至最巅峰之刻

轰然破裂开来,化成齑粉

这一粒粒的齑粉紧随其后不断破裂分解,直至最后微小渺茫至看不见之时,再次崩溃瓦解却是,化为了一片黑白交织的蒙蒙元“炁”

然后,那蒙蒙元炁于交织之间不断重新排列,在破灭之后陡然再次重聚,融合为微粒、粒子、齑粉化成一举超越了原来的可怕身躯。

“嗡、嗡、嗡”

一尘一界,尘埃无尽,连着一道又一道门,世间也就有了万千界,人体亦如此,蕴含无尽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