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褚盈盈是重生的(1 / 1)

秦墨尘双手负在身后,墨玉般的瞳眸里有细碎的金光闪烁,眸光缥缈深邃,凝视着眼前的池塘,“是啊,我也好奇褚林江到底是从哪儿得到的试题。这一次,用了备用的试卷,褚林江考完后,整个人失魂落魄。你二哥见状以为褚林江考得不好,本想对他冷嘲热讽一番。谁知竟听到褚林江喃喃自语。师妹,你猜褚林江都说了什么?”

沈云漪嘴角一撇,“我哪里能猜到褚林江说了什么。”

电石火花间,像是有一道惊雷在脑海中劈过,将遮挡在眼前的层层迷雾也给劈散,沈云漪脱口而出,“褚林江说的不会同褚盈盈有关系吧。”

秦墨尘眼底含了一丝赞赏,“师妹说对了。褚林江在考完后,一直喃喃自语说着,这次妹妹怎么弄错了,不该啊。”

这次弄错了,那说明前面都是对的。

褚林江之前能得到测试的题目,全是褚盈盈帮的忙!

褚盈盈哪儿来那么大的本事竟然能得到文清书院测试的题目?

“今日,本想同师妹说这件事。谁知正巧出了慕容世子险些丧命的事,这更让我确定了心里的一个想法。褚小姐有问题,不简单。”

沈云漪脑袋昏昏沉沉,在这温暖的环境下,竟隐隐有些手脚发凉。

褚盈盈的一切异样都在表明,她很有可能是重生的!

就在沈云漪惊疑不定时,秦墨尘低沉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在她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位褚小姐可能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师妹,你得小心她。”

沈云漪瞳孔猛地一缩,骤然看向秦墨尘,双手双脚都不知摆在哪儿才好,“师兄,你难道不觉得可怕吗?褚盈盈这样的人——”

可怕的不止褚盈盈,她是重生;沈云漪是穿越,在古人眼里应该都是异端邪类吧。

“卢生黄粱一梦,梦尽一生。这样的事虽少,但也不值得人如此大惊小怪的。”

沈云漪心头悬着的重石缓缓落下,无措的手脚也终于找到了位置放,暗暗松了口气,再看向秦墨尘时,眼里含了一分她自己也没有察觉的亲近,“师兄,若是那褚盈盈真的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你有没有想过从她的嘴里——”

秦墨尘嗤笑道,“没想过。”

沈云漪好奇道,“为什么?谁不想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谁知褚盈盈知道的以后就一定会发生,一点变化都不会有?再者,要从褚盈盈口中打听什么,太麻烦。还有就是褚盈盈太蠢了。”

“蠢?”

秦墨尘反问道,“褚盈盈难道不蠢?”

不等沈云漪开口,秦墨尘继续说道,“褚盈盈所知道的以后八成同你有深仇大恨,因此处处针对你。不止是跟你有仇,与那慕容世子肯定也有仇怨,否则不会一出手就是要对方的性命。

“这般急切利用所知的以后报仇,手段浅显粗糙,自以为别人手中没证据,奈何不了她。殊不知她这样的行为落在别人眼中,才是最大的蠢货。”

“褚盈盈真以为知道点所谓的以后,就能高人一等,将一切掌握在手中?你看,只要将测试试卷换成备用的,褚林江照样是垫底之人,不会有任何改变。”

话落,见沈云漪一脸沉思,秦墨尘又道,“不过要说褚盈盈知道的以后一点用也没有,那也不对。起码这一次褚盈盈就用了她所知道的以后,差点害的慕容世子没命。师妹,你小心一点,褚盈盈很有可能也会利用她所知道的以后对你做什么。”

沈云漪自信道,“我不会被褚盈盈害到的!”

秦墨尘勾唇一笑,“希望师妹能说到做到,千万别大意了。对了,师妹是不是托郑王帮忙调查包氏母子。”

沈云漪眨了眨眼睛,问道,“师兄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的师傅曾经给郑王讲过几天课。”

“师兄,那你同郑王表哥也是师兄弟啊。”

秦墨尘摇头,“不算,顶多是认识。郑王那儿似乎查到了点东西,可能这两日他就会来找你。”

秦墨尘将要说的话说完后,便离开了。

沈云漪一直目送秦墨尘离开,直到秦墨尘的身影彻底消失,才幽幽收回视线。

雨雁把秦墨尘和沈云漪的对话全都听了个正着,忧心忡忡道,“小姐,褚小姐如果真的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又同您深仇大恨,那真是不能不防啊。要不要告诉老爷和夫人?”

“防是要防的。至于告诉爹娘——”沈云漪停了停,抬头望了眼澄澈碧蓝的天空,好一会儿才幽幽道,“试试看吧,我觉得他们怕是不会相信。”毕竟像秦墨尘这样开放的古人,实在是太少了。

秦墨尘正厢说萧景查到了包氏母子的一点情况,在沈云漪回了院子,刚坐下没多久,萧景就来了。

萧景坐下,紫苏立即为她端来了碧螺春,他接过后,用茶盖拨开漂浮在上空的碧绿茶叶,这才抿了一口,然后放下。

“表哥,是查到什么关于包氏母子的消息吗?”沈云漪问道。

萧景手中折扇一开,闲散风流地摇着扇子,轻拂起乌黑的墨发,更衬得他整个人如林中妖,山中魅,端的是邪魅风流,“没有。表妹,你让我查包氏的丈夫郑刚,就一个名字,我打哪儿一下子就查到什么。”

沈云漪也不气馁,又道,“表哥总不会特意来我这儿喝茶吧。表哥,你究竟查到什么了?”

“查到了另外一件蛮有意思的事。褚小姐也在查一个姓郑的人,不过不叫郑刚,而叫郑宇定,查的是厉城那儿的军队。”

沈云漪问道,“都姓郑?除了姓,还有什么相似的?”

“应该说除了名不一样,其他都一样。姓郑,出自石头村,年纪三十有二,妻子包氏,有个儿子叫郑旭东。”

沈云漪眉头紧蹙,喃喃道,“这名字怎么就不一样了?”

“不知道。”萧景直接摊手。

沈云漪又问,“褚盈盈查到了吗?”

“她怎么可能查到什么。褚家可没人从军,再者厉城离江南可远了,她能那么快得到消息,那才奇怪了。表妹对那褚盈盈还是多加小心的好,别被她给坑了。”

------题外话------

亲们端午快乐!

谢谢yen1988送了1颗钻石,沈晓文sx送了一颗钻石(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