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乌雅氏和余氏(1 / 1)

(写文不易,虽然有雷点,但是请各位大佬,支持正版阅读,丑拒盗版!!!)

清漪在心底里头暗暗的思量着,府上有孕的五个女子,除了侧附近佟佳兰心,无法更进一步之外,其余的四人,待腹中孩子出生之后,晋升一级,对她产生不了任何的威胁。

上皇室玉牒,与不上玉牒,是两个概念

林嬷嬷皱着眉头斟酌了一番之后,含笑着点点头,心中暗道自家福晋,如今越发的有当家主母的风范了,看到如今的嫡福晋,她仿佛看到了当年还是皇贵妃的孝懿仁皇后。

当年孝懿仁皇后还是皇贵妃,皇上将后宫事务交由皇贵妃娘娘打理,皇贵妃娘娘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在皇贵妃娘娘打理后宫事务的那几年,后宫不断有阿哥公主诞生

林嬷嬷心底里头,不动声色的将清漪这个雍郡王嫡福晋,和昔日宫中孝懿仁皇后进行对比,而这个时候,正院旁边的畅春阁里头,乌雅如烟和侍妾余氏不知何故,突然的起了争执!

“贱婢,你说什么?你个贱人,竟然敢非议宫里头的娘娘?”乌雅如烟托着八个月大的肚子,面色狰狞的望向西厢房,厉声训斥。

乌雅如烟,此时心底里头气的快要冒烟了!

郡王府上的奴才,一个个的越发的不把她放在眼里头了,她虽然不得郡王爷宠爱,但是这肚子里头怀的那可是郡王爷的子嗣,怎么能够被人如此作贱呢?余氏这贱人,当日背着她爬上了郡王爷的床,如今更是高声议论宫里头的嫔主子

永和宫娘娘如今虽然被褫夺了封号,降为嫔,但是终究是一宫主位,那里是余氏这贱婢私底下能够议论的。

余氏难道就不怕丢了性命吗?

畅春阁西厢房里头的余氏,闻言面色阴沉沉的,后槽牙咬得咯吱咯吱的响,冷声道:“乌雅姐姐,这皇上都下了圣旨的,永和宫娘娘被褫夺封号,降为嫔位,怎么就成了妹妹我私底下议论宫里头的娘娘呢?”

她最忌讳的便是贱婢两个字!

是,曾经她是乌雅氏身边的婢女,但是今非昔比,如今她已经是郡王爷的侍妾了,论身份虽然比乌雅氏低一级,但是却早已经不再是奴婢了,乌雅氏既然一口一口的贱婢的辱骂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今,宫里头永和宫那位倒了,她这心底里头欢喜得很,可是一想到如今畅春阁东厢房里头的乌雅如烟怀着郡王爷的孩子,再过一两月便要瓜熟蒂落了,而她这些日子连郡王爷的面都见不着,更别说是得宠有身孕,她这心底里头便格外的不甘心!

凭什么,凭什么乌雅氏这贱人如此的好运,只一次便有了身孕,而她先前承宠了五六次,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乌雅氏这贱人,心思恶毒,从前对她那是非打即骂的,如今她好不容易成了郡王爷的人,和乌雅氏做了姐妹,奈何自己这肚子却是不争气,而乌雅氏那东厢房,每日里头小阿哥小阿哥的挂在嘴边

“乌雅姐姐,永和宫娘娘如今被皇上下令禁足,乌雅姐姐这日后该怎么办呢?乌雅姐姐每日念叨着肚子里头是个小阿哥,若不是小阿哥,那乌雅姐姐该怎么办呢?”侍妾余氏,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在身边丫鬟的搀扶下,起身站在西厢房门口,讥笑着望向东厢房道。

呵,乌雅氏不就是仗着是永和宫娘娘的娘家侄女吗?如今永和宫娘娘失了圣心,乌雅氏又被郡王爷厌弃,这好日子是差不多到头了,只是乌雅氏有身孕,若是生的是个小阿哥,那么便算是在郡王府上站住脚跟了

生了小阿哥,即便是不得宠,但是有儿子傍身,总好过她这般的没有儿子的侍妾!

仔细想想,以乌雅氏对自己的恨之入骨,一旦平安诞下小阿哥,那么日后在这畅春阁中,哪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啊!到时候她岂不是要被乌雅氏这贱人压得死死的

不行,绝对不能让乌雅氏肚子里头的孩子,平安出生。

冷笑一声,余氏继续阴阳怪气的高声道:“乌雅姐姐,妹妹瞧着你肚子圆圆的,这莫不是怀的是个小郡主”

老天爷啊,保佑乌雅氏这贱人,怀的是个不带把的!

保佑她心想事成,保佑乌雅氏动了胎气,难产一尸两命

“余氏,你这个贱婢,既然敢诅咒本格格!”东厢房里头,身体消瘦,容颜受损,生了孕斑的乌雅如烟,一股子怒气蹭蹭的直往头顶上冒,不顾自己怀着八个月的身孕,猛地站起身来,三两步来到东厢房门口,劈头盖脸的对着西厢房巧笑嫣然的侍妾余氏痛斥道。

要说乌雅如烟心底里头最恨的是什么,当仁不让的是与她同住畅春阁,从前是她的陪嫁丫鬟,如今竟然和她姐妹相称的余氏,余莺儿!

乌雅如烟的心底里头,恨不得将余氏生吞活剥,恨不得将余氏抽皮扒筋,奈何因为自个儿怀着身孕,一切以腹中孩子为重,不敢冒险,所以一直隐忍着,这些时日,因为宫里头的德妃乌雅氏,被褫夺封号,降了位份,加上乌雅如烟自个儿怀着八个月身孕,容颜受损,心中烦躁,所以这才如炮火般,一点就着

侍妾余氏面上神色轻蔑不屑,张了张嘴,想要回乌雅如烟几句,奈何话到了嘴边,却是被乌雅如烟身边的嬷嬷,皇宫里头如今的永和宫娘娘乌雅氏,当初赐给乌雅如烟的,抢了先!

乌雅如烟身边的嬷嬷,板着脸高声道:“哎呀,我的格格,您这怀着身孕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奴婢怎么跟娘娘,怎么跟郡王爷交代呢?格格您身份贵重着呢,犯不着和那起子卑贱的奴才秧子计较”

“格格啊,您如今怀着小阿哥,等到小阿哥平安出生,这畅春阁里头还不是您说了算,到时候您看谁不顺眼,直接打杀了便是,如今可千万不能动怒!”、

一边紧张的开口,这老嬷嬷一边还不忘拐弯抹角的敲打侍妾余氏。

好一个余氏,眼见着宫里头娘娘失宠,降了位份,余氏这小贱蹄子,隐忍了半个月,终于忍不住,冷嘲热讽了!

娘娘纵然失宠被禁足,但终究是一宫主位,更是雍郡王和十四阿哥的生母,这将来东山再起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余氏这贱婢怎敢如此光明正大的议论娘娘呢?莫不是余氏身后有人撑腰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