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不走心(1 / 1)

(写文不易,虽然有雷点,但请各位大佬支持正版阅读,丑拒盗版!!)

清漪满心欢喜的要将三小只的名字,告诉她们,奈何她一腔热血,到头来却是换来了无处发泄的怒火

她辛苦怀胎七个月,费了千辛万苦生下来的三孩子,竟然鸟都不鸟她!

不鸟她也就罢了,可偏偏这三小只,把她这亲额娘当成了透明人,却是和雍郡王胤禛这亲阿玛相亲相爱

清漪咬牙切齿瞪着三个根本不怕她的小崽子,恨不得将她们塞回肚子里头去,回炉重造。

负责照顾三孩子的奶嬷嬷,还有丫鬟婆子们,一个个的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拼命的忍着笑……

清漪身边伺候的林嬷嬷,皱着眉头微微的沉思了片刻之后,笑盈盈的开口道:“福晋息怒,咱们大阿哥,大郡主二郡主如今还小,还不懂事呢。”

“等到大阿哥,大郡主二郡主懂事了,自然会知道福晋您是天底下最好的额娘”

林嬷嬷心中暗暗感叹,她们福晋啊,这先前是与郡王爷僵持上了,结果这与郡王爷关系刚刚缓和了一些,如今却是又和三个小主子杠上了,这些都是些什么事啊!

嫡福晋如今已经为人母,做额娘了,怎么还小孩子性子呢?

“咳,嬷嬷,我又不是真的要揍她们,只是心底里头气愤,她们根本不把我这额娘放眼里头……”嘟囔着嘴,清漪一脸不快的抱怨。

她生气又能如何呢?三个孩子,如今还是不懂事的年纪,她不可能因为自己气愤,就把三孩子打一顿吧!

且不说她舍不得,便是她舍得,狠得下心,这事情传了出去,她雍郡王嫡福晋,岂不是要担上一个为母不慈的名声……

顿了顿,清漪挥了挥手,云淡风轻的轻声道:“罢了罢了,再怎么说,她们也是我怀胎十月,身上掉下来的肉,我这当额娘的不疼,天底下还有谁能够真正的疼爱她们”

自个儿的孩子自个疼,既然选择让她们来到这世上,那么她这当娘的,就该履行当娘的9责任,照顾疼爱她们。

仔细想想,她身边的林嬷嬷就是太过小心谨慎了,以为她是心狠手辣的……

扪心自问,她又不是那恶毒的后娘,怎么舍得对眼前软萌可爱的小宝贝下狠手呢?

她这心底里头疼爱都来不及,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含在嘴里,如今不过是嘴上,吃吃干醋罢了!

“福晋这话何意?难道本郡王这做阿玛的便不疼弘旭,嫦曦和嫦昕了吗?”人未到声先到,雍郡王胤禛从任职的吏部当差回来,第一个想的便是来看望宝贝儿子宝贝女儿,结果在正院这西厢房门口却是听到福晋乌拉那拉氏的抱怨,顿时心底里头不乐意了。

他即便是在吏部当差,心底里头也是惦念着在郡王府的儿子女儿的,这回来第一时间便来看儿子女儿,怎地到了福晋乌拉那拉氏的眼中,却是成了他这当阿玛的不疼儿子女儿似的

自家福晋乌拉那拉氏,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却是能感觉得出来……

清漪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自己一时失言了,她的儿子女儿,固然她这当额娘的疼爱,但是郡王爷,宫里头的康熙**oss,那也是疼爱有加的。

今日她的这一番话,若是传扬了出去,被有心人以此做文章,岂不是成了不识抬举……

心中暗自懊恼,但是清漪嘴上却是倔强的冷声道:“谁知道呢?郡王爷如今疼爱弘旭,嫦曦和嫦昕,只是因为府上的格格侍妾们,没有为郡王爷您诞下其他的儿女,若是格格侍妾们,为郡王爷诞下了儿女,弘旭她们还不知道被郡王爷您抛到那个角落里头呢?”

“府上格格侍妾们的孩子,也是郡王爷您的儿女,可是妾身的孩子,只有弘旭她们三个”

额,虽然清漪觉得她如今这般说,太有些过极端了,但是转念一想,在每一个女人的心底里头,可不都是这样想的吗?

对待庶子庶女,想要正在的视若己出,真的很难很难。

于她而言,对妾室所出的庶子庶女,视若己出很难,然而对于郡王爷而言,却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毕竟即便是庶子庶女,那也是郡王爷自己的孩子,只是孩子生母不同而已!

“”

雍郡王胤禛瞠目结舌,对于自家福晋乌拉那拉氏的这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震惊不已。

自家福晋,身为正室嫡妻,怎么能够这般想呢?

府上格格侍妾们所出的庶子庶女,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不也称她一声嫡额娘吗?

名义上,庶子庶女,也算是正妻的儿女啊!

心中快速的思量了一番之后,雍郡王胤禛压低声音小声的开口道:“福晋慎言,这样的言语,可不能乱说,当心隔墙有耳,传扬出对福晋你的名声产生不好的影响”

雍郡王胤禛的心底里头,此时此刻满满的都是担忧!

他这个郡王府,纵使他一直努力的严防死守,不让府里头事情透露出去,但是终究是瞒不住有心之人的。

宫里头的皇阿玛,运筹帷幄,手底下能人异士极多,他这郡王府里头的事情怎么都是瞒不住的

先前他假装宠幸府上格格侍妾等人,皇阿玛能知晓,如今乌拉那拉氏说的这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只怕不出半半日,便会传到宫里头,传到皇阿玛的耳朵里头的。

届时不知道皇阿玛的心底里头会怎样想,又会给乌拉那拉氏安上一个什么样的名头呢?

“郡王爷不必担忧,妾身如今不说便是了!今日妾身在郡王府说的这一番话,郡王爷不说妾身不说,你我身边伺候的下人们不说,还能传扬出去不成,再者妾身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啊!”清漪嘟囔着嘴,一副不走心的样子,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呵呵,她说的不过是事实,事实就是这样,大家心底里头都清楚的,还不允许说一说吗?

她扪心自问,并没有谈及朝中政事,未曾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语,怎么就要谨言慎行呢。

难道说,她到了这大清朝,连最基本的言论自由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