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宋氏的不甘嫉妒(1 / 1)

(写文不易,虽然有雷点,但是请各位大佬,支持正版阅读,丑拒盗版!)

雍郡王胤禛突然爆料出芳菲院的格格李氏有了身孕,清漪心底里头满满的只有震惊,而没有觉得惊喜,毕竟……

毕竟她是雍郡王的嫡福晋,和格格侍妾等,那是处于对立面的!

微微的叹了口气,清漪含笑着继续望向雍郡王胤禛,笑盈盈的道:“郡王爷,李氏如今有了身孕,这日常生活待遇,是否需要按照庶福晋,或者是侧福晋的规格安排”

呵,李氏,知府李文华之女,应该就是那位历史上得宠十数年,从康熙三十四年开始生育,一直到康熙四十三年,先后诞下三子一女,然而在雍正帝登基之后,却只封了齐妃,位居贵妃年氏之下。

最后更是落得一个唯一幸存的儿子出继,那个历史上既幸运,却又不幸的齐妃李氏……

历史上的齐妃李氏,在潜邸的时候,可是已经册封为侧福晋了,如今李氏若是按照历史上的轨迹,先后为郡王爷诞下一女三子的话,这侧福晋之位,迟早是跑不掉的。

罢了罢了,反正都是早晚的事情,如今李氏有孕,郡王爷如此看重,按照侧福晋或是庶福晋的品级照料,于她这个嫡福晋而言,其实也是无伤大雅的,毕竟

毕竟她是雍郡王嫡福晋,侧福晋虽然身份也尊贵,但是在她面前还是需要执妾礼的,而且她可不是历史上的,倒霉悲催的雍正帝正宫皇后乌拉那拉氏!

“不必,李氏如今不过是刚有身孕,若是按照庶福晋或者是侧福晋的规格来,只怕会因此养大了李氏的野心,李氏既是格格,那么便一切按照格格的规格来。”心底里头虽然有些疑惑,但是雍郡王胤禛面上却是言笑晏晏的开口。

李氏虽然平日里头表现的乖巧,但是以他多年来看人的眼力,却是可以断定李氏其实并不是明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淡泊名利

如今李氏的表现,或许是为了得到他的宠爱,故意假装的,但是那又如何呢?于他而言,李氏其实不过是个附属品,只要他不喜欢了,随时都是可以抛之脑后的。

清漪点了点头,低声应道:“是,郡王爷言之有理,是妾身一时想岔了!”

也罢,如今李氏不过是刚刚有孕,这肚子里头的孩子,是男是女还未可知呢?

若是按照历史轨迹来,李氏肚子里头的孩子是个女孩的话,那么这册封为侧福晋,只怕是要往后推迟的

李氏如今是格格,那么一切便按照格格的规矩来,至于将来李氏有机会册封为侧福晋,那么再按照侧福晋的份例。

雍郡王府,格格李氏有孕,此事迅速的传扬开了,居住在舒雪院之中的格格宋氏,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面色瞬间变得狰狞可怖,咬牙切齿的冷声开口道:“为什么,为什么郡王爷愿意宠着李氏这些贱人,却是浑然将我忘在脑后了呢?”

宋氏心底里头满满的都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被郡王爷抛到了脑后

本身,她的出身就比不上李氏,乌雅氏等人,她唯一能依仗的便是宫里头有一位诞育了十六阿哥的常在胞姐,可是……

如今李氏和乌雅氏先后有孕,甚至郡王府上那些后面进府的格格侍妾也是先后侍奉了郡王爷,而她明面上是已经得到了郡王爷的宠爱,但内里头却还是处子之身!

“格格,李格格即便是有孕,但是也不一定能够平安生下来的,如今只看格格您狠不狠得下心了”宋氏的陪嫁丫鬟杏初,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浅笑着开口。

自从畅春阁乌雅氏身边的丫鬟余氏得了郡王爷的宠爱,宋氏身边的陪嫁丫鬟杏初,心底里头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杏初自认为她的姿色不比畅春阁的侍妾余氏差,心想余氏都能够得到郡王爷的宠爱,从此翻身做了主子,她为何不可以呢?

宋氏心底里头咯噔一下,面上一脸难以置信的望向丫鬟杏初,张了张嘴,沉吟了片刻之后,方才冷声开口呵斥道:“不可胡说,李姐姐有孕,这是府上的大喜事一桩,咱们是该欢喜的,如今怎可做出伤害李姐姐腹中孩子的事情呢?”

面上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厉声呵斥丫鬟馥香,但是宋氏的心底里头却是暗暗的沉思着

她想,或许杏初这丫头说的是对的,李氏肚子里头的孩子,如今不过一个半月,正是最容易小产的时候,若是她狠的下心,李氏这个孩子,是不是会就此没有呢?

但是,芳菲院的李氏,虽是汉军旗出身,但是其父是四品知府,其同胞姐姐,是宫里头的常在小主,和她的胞姐是一样的位份……

而且,她听说储秀宫的李常在,近来一段时间,很得皇上宠爱,若是李常在有了身孕,为皇上诞下龙子,届时她们郡王府的这位格格李氏,多半是能够借凭着肚子争气,以及有宫里头的常在小主做姐姐,成为郡王府上继佟佳侧福晋之后的另外一位侧福晋!

“是,格格训斥的的是,是奴婢逾越了!”丫鬟杏初低着头,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冷色,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冷笑。

一旁伺候的丫鬟秋菊,低垂着头,但是眼角余光却是瞧见了杏初面上一闪而过的冷笑,心底里头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暗道果然是荣华富贵动人心啊!

自己伺候的这位宋格格,从宋家带来的陪嫁丫鬟杏初,此前对宋格格那可是忠心耿耿的,不曾想伴随着宋格格如今彻底的被郡王爷遗忘在脑后,杏初这个向来忠心的丫鬟,也开始起了异心了

舒雪院中的宋氏,纵然满心的不甘心,但是有如今被关在思懿居里头的张氏为前车之鉴,宋氏只能咬牙咽下这口气,心底里头暗暗的筹谋着,如何既能让李氏没了孩子,自己又能全身而退。

她可不是思懿居张氏那个蠢货,也不可能是张氏,首先她肚子里头并没有东窗事发之后,作为保命的依仗,其次她没有张氏的出身……

张氏虽然出身汉军旗,比不得满军旗,蒙军旗的尊贵,但终究选秀入宫学规矩的,而她不过是因为同胞姐姐当时怀了龙裔,求了皇上,这才能够参加正经选秀,而不是小选入宫为宫女!

宫女即便是入了皇上和后宫娘娘们的眼,最开始也是只能做官女子,答应,或者是阿哥们侍妾的……

如今她一入郡王府,便是格格,这可是多少宫女婢女出身的侍妾,穷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