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李氏有孕(1 / 1)

(写文不易,虽然有雷点。但是请支持正版阅读,丑拒盗版!)

清漪心底里头胡乱的思虑着,心想她的好阿玛费扬古,若是将来有朝一日,知晓自己疼爱着养大的老来子,或者是老来女,其实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会不会气的吐血呢?

不过,或许那个时候,费扬古已经是一捧黄土了……

不过,摊上这样的事情,费扬古即便是死了,估计也会被气的直接从地底下爬出来的。

清漪恶趣味的如此想着,而就在这个时候,雍郡王胤禛从吏部当值回来,径直的来到她居住的正院之中……

雍郡王胤禛,目光灼灼的望向清漪这个嫡福晋,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不知何故,话到了嘴边,却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他的心底里头格外的纠结,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开口……

清漪抬头的瞬间,将雍郡王胤禛面上的犹豫神色,清晰的看在眼里头,心中疑惑,为何郡王爷会如此纠结呢?

是有什么难以启齿话语吗?

略微的在心底里头思量了一番之后,清晰含笑着开口道:“郡王爷,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妾身的”

额,她心底里头对于自己的这位夫婿,三个儿女的亲阿玛,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芥蒂,介怀雍郡王后院格格侍妾一个又一个的,但是碍于自己是康熙皇帝下了圣旨,明媒正娶的四福晋,是雍郡王胤禛的妻子,身为妻子该尽的义务还是要尽的……

故而这些日子里头,郡王爷隔三差五的歇在她的正院之中,夜里头与她做那少儿不宜的事情,她即便是心底里头抗拒,也只能硬生生的压下心中的芥蒂,默默的承受着。

“额,福晋,今日本郡王来此,其实是有一件事情,想要与你说一说的”一脸的纠结,雍郡王胤禛心底里头很是慌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启齿。

明知道自家福晋,明面上装作一副大度贤良,安排着自己去宠幸府上格格侍妾的样子,但是心底里头却是格外在意的,可是自己却终究是没能够为自家福晋守身如玉

府上的格格侍妾们,除了个别的一两个,其它的自己都挨个宠幸了一遍,府上先是乌雅氏有了身孕,紧接着是徐察氏和张氏,如今又

他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宫里头皇阿玛对自己嫡福晋乌拉那拉氏,那可是芥蒂颇深。

若是自己不宠幸格格侍妾们,皇阿玛就要对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动手,轻则小惩大诫,重则小命不保……

清漪瞧着雍郡王犹豫的神色,心底里头越发的疑惑了,暗道莫不是宫里头的康熙皇帝,太后老人家,或者是贵妃娘娘,德妃娘娘,又给她们郡王府赐了格格侍妾啥的。

或者是郡王爷在外头瞧中了某家的女儿,想要纳进郡王府做个格格侍妾……

暗暗的压下心底里头的疑惑,清漪面上云淡风轻的轻声开口道:“郡王爷有何事但是无妨,妾身与您是夫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郡王爷大可不必如此纠结”

面上神色淡淡的,但是清漪的心底里头却满满的都是苦涩。

她想,从她嫁给雍郡王为嫡福晋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变了,变成了让自己陌生,让自己心中厌恶的那种人,变得明明心底里头不痛快,但是面上却是强笑欢颜的

罢了罢了,既然当初选择了这一条路,为郡王爷生育了三个儿女,那么无论前路再难,自己都只能咬着牙打落牙齿和血吞,硬撑着走到底!

不为自己,也该为三个儿女着想……

男尊女卑的社会,她作为女子,想要和离谈何容易?即便是能和离,但是却无法带走儿女。

儿女留在郡王府上,没有当娘的照顾,如何平安的长大成人呢?

此外,自己和离,会对乌拉那拉氏一族的女子,婚配造成不好的影响,嫡亲的几位兄长,即便是念在一母同胞的份上,容得下自己,但是其他人呢?

“福晋,芳菲院的李氏李氏有了身孕,如今已一个半月了,算起来是在塞外的时候怀上的”面上迅速的闪过一丝羞愧,但一想到这事,终究纸包不住火,雍郡王胤禛咬牙硬着头皮开了口。

雍郡王胤禛的心底里头是很纠结的,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如今将芳菲院的李氏有身孕一事,告知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心底里头会怎样想呢?

芳菲院的李氏有身孕,他也是始料未及的,随同皇阿玛巡幸塞外的时候,他的身边只有那么几个人伺候,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断然做不到柳下惠坐怀不乱,于是便宠幸了随侍的格格侍妾等人几次,不曾想李氏竟然如此好运气,这么快便怀上了

清漪心里头顿时跟吃了黄连一般的苦涩难当,衣袖之中的双手,拳头捏紧,面上牵强的挤出一抹自认为很平静的笑容:“李氏有了身孕,这是好事啊!几个月之后,郡王爷您又多了一个儿女,这是府上的大喜事,郡王爷请放心,妾身定叮嘱下人们,好生的照料伺候李氏”

呵呵,渣男,历史上的冷面雍正四爷,她的丈夫,从前为了她洁身自好,她心底里头还满满的都是感动,可是自从乌雅氏那事之后,曾经为了自己,可以精心安排,上演一出瞒天过海大戏的雍郡王胤禛,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或许,在雍郡王胤禛这般土生土长的古代男人的眼里头,三妻四妾,娇妻美妾在怀,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清漪心底里头满满大的都是失落,但是失落之余却是感觉自己无能为力!

如今她已经为雍郡王诞下三个儿女,早已不再是孑然一身的一个人了,想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潇洒离去,她显然是做不到的

荣华富贵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最为重要的是她怀胎七月,费尽艰辛诞下的三个儿女,以及身边的那些对她好的亲人。

三个儿女,是牵绊住她脚步的最重要的绳索,乌拉那拉氏一族,她的几位嫡亲兄长,以及对她关怀备至的瓜尔佳府郭罗妈妈,更是令她无法自私的迈出去那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