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只想仰天大笑三声(1 / 1)

(万水千山总是情,写文不易,虽然有雷点,但是请各位大佬支持正版阅读,丑拒盗版!)

费扬古府上的妾室刘姨娘,突然爆料出自己已有两个月的身孕,同时在心底里头暗暗的盘算着自己如何凭借腹中的孩子,被扶正

“真的?”费扬古本来阴沉着的一张脸,面上顿时被欣喜取代,满脸欢喜的望向刘姨娘,笑盈盈的开口询问。

那眼神,那姿态,分明就是高兴过头了,迫切的想要得到刘姨娘的一个肯定答复!

他这把年纪,年近六十,这孙子孙女都差不多长大成人了,外孙女都出嫁了,结果却还能有个老来子或者是老来女,这可真真的是人生一大喜事啊!

刘姨娘见此,心底里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娇笑着开口:“回老爷,是真的,妾身的确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面上洋溢着幸福为笑容,刘姨娘悬着的一颗心,也终于彻底的放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如今老爷相信自己真的怀孕了,相信自己肚子里头的孩子,就是老爷的亲骨肉

至于真相是什么,其实根本不重要,老爷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却是一品内大臣,自己的孩子,将来能够衣食无忧的生活,总好过跟着自己那个一穷二白的表哥,一辈子做个泥腿子好。

至于表哥那头,看来自己得寻个机会和表哥断了来往才好,不然将来等待自己的便是沉塘

“好好,这是咱们那拉府上的大喜事,老爷我心底里头高兴。”费扬古开怀大笑,望向刘姨娘尚未显怀的肚子,心中期盼着是个儿子,一定要是个儿子。

十多年了,自从幼子五格出生之后,整整十年时间了,任凭他怎么努力,这府上的妾室丫鬟们,硬是没有一个有身孕的,如今不曾想,竟然在他年近古稀之年,刘氏怀上了

终于他又要做阿玛了,从今往后,看那些同朝为官的同僚,还敢不敢笑话他年老体衰

心中欢喜的费扬古,本想着大摆宴席庆祝一番,庆祝自己能力不减当年,但是转念一想,想到如今继妻觉罗氏刚刚过世,若是这个时候大摆宴席庆祝,只怕是会落得一个薄情寡义大的名声!

继妻觉罗氏虽然千不好万不好,但终究和自己做了十余年的夫妻,为自己生了一儿一女,看在入了二阿哥毓庆宫为庶福晋的小女儿面上,怎么也不能在觉罗氏尸骨未寒的时候,大摆宴席庆祝自己老来得子

深深的叹了口气,费扬古一脸宠溺的望着刘姨娘,含笑着道:“刘氏,你有了身孕,这本是大喜事一桩,但是碍于夫人刚刚过世,如今还未过百日之期,府上不宜大肆操办庆祝,如此只得委屈你们母子了!”

“妾身不委屈,妾身能为老爷您孕育子嗣,是妾身的福分,妾身这心底里头欢喜都来不及,怎会觉得委屈呢?如今夫人刚刚过世,府上的确不宜大肆庆祝,妾身能理解的。”刘姨娘明明心底里头满满的都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再次有了身孕,却是不能够大摆宴席庆祝一番,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身份卑微,肚子里头的孩子来路也不正当,却是不宜大肆操办宴席庆祝。

压下心中的不甘心,刘氏面色牵强的挤出笑容,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轻声开口。

呵呵,夫人过世,这和她有身孕,这有什么干系呢?不过是因为夫人出身贝子府,所以老爷即便是再不在意夫人,但终究还是要顾及一二的。

怪只怪自己出身寒微,唯一能用让自己过上人上人生活,荣华富贵的便是自己这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

罢了罢了,如今的情况特殊,忍一时又能如何呢?

等到自己平安的诞下儿子之后,何愁不能在那拉府上,呼风唤雨呢?

那拉府上刘姨娘有孕这件事情,清漪是第二日的时候,从她差遣到那拉府送信的下人口中知晓的,她心底里头大为震惊,震惊觉罗氏明明给费扬古下了绝孕药,费扬古不会再有子嗣了,但是如今这刘姨娘怎么突然就有了身孕了呢?

若说觉罗氏下的绝孕药,分量不足,导致费扬古还是能够有子嗣的,这也说不通啊!毕竟这年时间过去了,费扬古后院年轻貌美的妾室丫鬟,那可是不少的,但是这些妾室丫鬟,却一个都没有有孕。

如今刘姨娘这个被冷落了多年的妾室,一朝得宠,结果却是有了身孕

关键的关键是,刘姨娘有身孕,还是在觉罗氏病逝之后,突然爆料出来的,这当中怎么想怎么都让人觉得蹊跷!

或许她的好阿玛费扬古,是给人做了绿毛乌龟

清漪心中觉得匪夷所思,面上一脸若有所思的沉思了片刻,冷笑着开口道:“阿玛老来得子,这本该是一件值得欢喜的事情,只是希望这件让人欣喜的事情,不要最终到头来空欢喜一场”

呵呵,刘姨娘肚子里头的孩子,清漪可以十之**的肯定,绝对绝对不是她的阿玛费扬古的。

刘姨娘其实挺大胆的,竟然敢在老虎的屁股上拔毛,不过那又如何呢?她对费扬古这位阿玛,那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费扬古自己愿意做那绿毛乌龟,与她有何干系呢?

一个庶子,或是庶女而已,能生下来,能不能平安的长大成人,还是问题呢?

“福晋,费扬古大人虽然年纪大了些,但是刘姨娘三十岁都没有,有身孕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费扬古大人老来得子,想来这心底里头,是十分看重的,定然不会容许刘姨娘和腹中的孩子,出什么差池的。”清漪心底里头暗戳戳的想着她的好阿玛费扬古给人做了绿毛乌龟,而她身边伺候的乌苏里嬷嬷,略微的斟酌了一番之后,含笑着开口。

乌苏里嬷嬷心底里头,显然是把事情想歪了,认为自家主子心底里头是担心那拉府上,费扬古大人的那些妾室,对如今身怀有孕的刘姨娘动手

清漪笑而不语,并没有反驳身边伺候的乌苏里嬷嬷的这一番话。

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必要,费扬古如今年近古稀,但是为老不尊,想要有个老来子老来女,她阻止不了,但是却可以恶心恶心费扬古。

想想,费扬古疼爱了十多年的老来子,老来女,到头来却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费扬古会不会气愤的从棺材里头跳出来呢?会不会夜夜纠缠着刘姨娘和那奸夫

想到这些,清漪心底里头只想仰天大笑三声,恶人自有恶人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