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育儿经(1 / 1)

(万水千山总是情,写文不易,请支持正版阅读,丑拒盗版!)

太子胤礽一时气愤,口无遮拦的污蔑雍郡王胤禛与太子妃,太子侧妃,私底下有交情,简直其心可诛!

平白无故的被人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雍郡王自然是不乐意的,毫不客气的便开口反驳了。

此时,对上雍郡王胤禛灼灼逼人的目光,太子胤礽心底里头咯噔一下,虽然心底里头有些心虚,但是面上却依旧是一脸不快的冷声道:“四弟说的倒是义正言辞的,但是到底有没有,那就未必了!”

“毕竟做贼之人,是断然不会贼喊捉贼的”

呵呵,话已说出口了,覆水难收,他除了死咬着不松口,还能怎样呢?

他的毓庆宫里头,无论是瓜尔佳石氏,还是博尔济吉特氏,或是钮祜禄氏,其实都不是他心中最中意的妻子,若是能够趁着这个机会,换一个自己喜爱的女子为妻,那么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太子殿下的无耻,雍郡王府上,前来参加洗三宴的皇室宗亲,八旗世家之人,一个个的都刷新了认知,众人心底里头暗暗的非议太子殿下如此品行,真的适合做大清的储君吗?

君子当以光明磊落著称,而如今的太子,贵为储君,行事却是一点都不磊落,甚至是装模作样一下都没有,这样的人,将来真的适合做大清帝王吗?

“太子殿下请慎言!”阴沉着脸,雍郡王语气冰冷,衣袖之中的拳头捏的咯吱咯吱的作响,恨不得一拳头打在太子胤礽这张无耻,耀武扬威的脸上。

此时此刻,雍郡王的心底里头,只想到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几个字!

他想,也多亏了他早早的便与太子殿下少了来往,不然太子殿下如此的品行,将来只怕是会对他过河拆桥,甚至拿他当替罪羔羊的

郡王府前院里头发生的事情,清漪是在三日后,方才知晓的,对于太子胤礽红口白牙的污蔑太子妃,太子侧妃,清漪是嗤之以鼻的。

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而太子胤礽这康熙皇帝精心培养的大清储君,却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让人相信他毓庆宫的太子妃,太子侧妃,与人不清不楚,给他戴了绿帽子

“郡王爷,外头传的沸沸扬扬的,说是您与太子殿下毓庆宫里的太子妃和两位侧妃不清不楚的,这事该怎么办?妾身担心这事会对您造成不好的影响?”清漪压低声音,轻声开口。

哎,这都是什么事呢?历史上不是记载着,最开初,爱新觉罗·胤禛,是拥护太子胤礽的,一直到康熙四十七年,太子胤礽被废,胤禛方才渐露锋芒,参与夺嫡的。

怎么如今距离康熙四十七,还有整整十五年的时间,两人却是就这么闹掰了呢?

到底是她穿越造成的蝴蝶效应呢?还是历史记载有误,雍正四爷,其实一直以来,便和太子胤礽不对付,不过是维持着明面上的兄友弟恭

雍郡王胤禛勾了勾唇,云淡风轻的道:“福晋不必担心,太子以太子妃和两位侧妃的名声,诬陷本郡王,此事假的终究是假的,皇阿玛自会明察秋毫,还本郡王一个公道的。”

呵,明察秋毫,皇阿玛的确是会查清楚的,但是查清楚之后,皇阿玛必定会看清太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会思虑太子能否担起大清江山的大任。

“福晋,明日本郡王便要随皇阿玛巡幸塞外了,福晋在府中一切当心!”眼中化不开的情意,雍郡王情意绵绵的望着清漪,心中感叹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罢了罢了,皇阿玛体恤他刚做了阿玛,已经将巡幸塞外推后了三日,明日便要启程了,他即便是再舍不得儿子女儿,舍不得自家福晋,那又如何呢?

清漪勾唇笑了笑,轻声道:“爷放心,妾身在府中定会照顾好孩子们的。”

初为人母,清漪的心底里头是喜悦的,对于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三个小宝贝,她恨不得无时无刻的放在自己能够看到的地方,甚至一些时候,她还偷偷的用自己的母乳喂养三个小宝贝呢?

“福晋,你刚生产,身体虚弱,孩子们有乳母喂养便可,爷不在的这些时日,切不可偷偷的自己喂养了”清漪心底里头想什么,似乎是写在面上的,她刚这般想着,雍郡王这边便严厉开口叮嘱了。

自家福晋偷偷用母乳喂养三个孩子,他是从林嬷嬷等人哪里知晓的,心底里头自然是不赞同的。

他们皇家的阿哥格格,自出生那一刻,便是有身强体壮的乳母喂养的,根本就不需要做额娘的亲自喂母乳。

福晋偶尔一两次,不被人知晓也就罢了,可次数多了,难免露出破绽,到时候皇阿玛,皇玛嬷怪罪下来,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清漪愣了一下,压低声音小声的在雍郡王胤禛耳边低声开口,雍郡王面上神色变化莫测的,待清漪说完之后,仅用两个人能够听得到的声音,小声道:“真的吗?母乳喂养,真的能够让小孩子身体强健吗?”

额,若是真的如自家嫡福晋所言的那般,那么偶尔喂一下,那是可以考虑的

虽然他不懂嫡福晋所言的什么增强体抗力,免疫力,是什么意思,但是却能够明白,让孩子多吃一些母乳,对孩子身体好。

清漪脑袋点的如同蒜头一般,面上满满的都是希冀。

她一下子生三个,仅靠自己的母乳,那是不够的,如今所能做的只是换着来了!

“罢了罢了,既然福晋坚持,那么福晋自己看着情况下,一切还是自己的身体为主。”雍郡王思虑了一番之后,板着脸严厉的嘱咐道。

自家福晋都这般说了,估摸着是确有此事,即便是没有这么一回事,福晋坚持,自己又要随皇阿玛巡幸塞外,那也是管不了的,如今只能希望福晋量力而为了!

清漪心底里头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她所知道的大清,上至皇室,下至八旗人家,平民百姓,女子都是生儿育女的工具,孩子一个一个的生,至于自个儿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得住,那就不是考虑的事情……

如今像她的夫君,雍郡王胤禛这般的,为她这个做妻子的身体着想的,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