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论满蒙联姻(1 / 1)

四贝勒胤禛是个行动派,既然决定了事先弄得章程出来以防万一,那么自然而然的便立刻前去召集府上的门客们商议了,清漪看着四贝勒离去的背影,心底里头说不失落那是难免的。

毕竟,是她这个嫡福晋,亲手将四贝勒推向别的格格侍妾的房里头的!

清漪面上的失落沮丧,林嬷嬷在一旁,亲眼看在眼里头,心疼不已,张了张嘴想要劝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家福晋。

自家福晋先前是表现的善妒了一些,但是如今这贤惠起来,却是让她这个做下人的都心疼。

女子为母则强,她们福晋如今有了身孕,为了腹中孩子的将来,宁愿苦着自己,也是不愿将来委屈了小主子们分毫

“福晋,或许您怀的是个小阿哥,并不是小格格”心中沉思了许久之后,林嬷嬷轻声开口安慰清漪。

福晋如今担忧也是情理之中的,毕竟大贝勒府上的大福晋,接连四胎生的都是小格格!

清漪苦笑一声,故作一脸释然的道:“虽然目前还不知道腹中孩子究竟是男是女,但是一切都得以防万一,万一是个女孩,或者将来生了女孩,这些事情都得早做打算的。”

呵,不是她自私,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嫁到蒙古苦寒之地,而是她知晓清朝历史,两百多年里头,抚蒙的公主郡主,宗室之女几百人,平安到老的寥寥几人

另外,据她所知晓的,康熙六十一年,如今才是康熙三十二年,还有二十九年的时间,这二十九年时间里头,她若是生了女儿,在康熙六十一年之前年满十五岁,那都是有可能抚蒙的。

“福晋所言甚是”林嬷嬷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劝慰。

她们福晋虽然身量纤细,但是却真真的是好生养的,这嫁入贝勒府三个月,便有了三个月的身孕,堪称神速啊!依照贝勒爷对福晋的宠爱,至少在未来的十年之内,福晋还会再有身孕的。

生儿生女,几率各一半,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林嬷嬷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神色僵硬的小声道:“福晋,奴婢说句不该说的话,若是格格侍妾们在福晋您之前诞下贝勒爷的长子,届时可该如何是好呢?”

嫡子和嫡长子,虽然多一个字,少一个字,但是却依旧是有差距的。

太子殿下的毓庆宫里头,二福晋瓜尔佳石氏刚进门,太子殿下的长子已有一岁了,二福晋心底里头承受的压力,在她与从前宫里头一起做事的老姐妹的书信之中,时常提起。

如今自家福晋,难得贤惠一次,可若是将来真的如福晋所言,此次怀的是个小格格,府上的格格侍妾们,先于福晋生下贝勒爷的第一子,那可该怎么办呢?

“嬷嬷不必担忧,大贝勒是皇上第一子,但是皇上却依旧封了孝诚仁皇后所出的嫡子为太子,由此可见庶长子终究是比不上嫡子贵重的。”清漪笑了笑,声音细弱蚊蝇。

她的孩子,是男是女,她都一样的疼爱,即便不是贝勒爷的第一子,那又如何呢?子凭母贵,她是嫡福晋,难道就因为将来孩子不是嫡长子,便低人一等吗?

府上格格侍妾们,即便是能够诞下贝勒爷的长子,那又如何呢?生母卑微,孩子便是投生在皇家,那也是低人一等的

四贝勒府上,清漪和四贝勒胤禛,和身边伺候的林嬷嬷这一番话,固然严厉的吩咐了伺候的下人们不得外传,但是却依旧通过暗卫传到了宫里头康熙皇帝的耳朵里头。

康熙皇帝阴沉着脸色,看着手上暗卫统领呈上来的折子,心底里头思绪万千

大清的确有皇室公主,宗室之女抚蒙的旧俗,但是却没有一个如老四福晋这般亲口说出来的,无论是宫里头的嫔妃,还是宫外的各家福晋们,那都是看破不说破的。

老四福晋这番话,太直白了!

“梁九功,你如何看待满蒙联姻?”康熙皇帝望向身边低敛着每天伺候他的总管太监梁九功,开口询问道。

满蒙联姻,难道真的就那么不好吗?大清的公主,宗室里头的郡主县主,既然享受了爱新觉罗带给她们的荣耀和恩宠,衣食无忧的生活,那么及笄之年抚蒙,何尝不可呢?

梁九功面色一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中暗暗的思量着,万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故意敲打他的吗?还是只是单纯的询问

斟酌了一番之后,梁九功面色讪讪的低声道:“回皇上,奴才愚钝,不敢妄议祖宗规矩。”

老祖宗定下的满蒙联姻,可不是他一个宦官阉人能够胡乱议论的,自古以来便有后宫,宦官不得干政之说,作为万岁爷身边伺候的老人,便是给他一千个一万个胆子,他也是不敢妄议满蒙联姻的。

“什么敢不敢的,朕今日恕你无罪,有什么看法但说无法”冷笑一声,康熙皇帝头也不抬的开口,对自己身边这个伺候了多年的梁九功冷笑不已。

这御前伺候的,梁九功是最久的一个,这些年虽然还算乖觉,但是水至清则无鱼,梁九功暗地里头也收受贿赂,将御前的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透露给后宫嫔妃,大臣乃至阿哥们,他作为帝王,心底里头一清二楚的,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毕竟梁九功的所作所为,尚且在他这一国之君的忍受范围之内

梁九功苦着一张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话,嗫嚅了许久之后,方才颤抖着声音小声的道:“回万岁爷,奴才觉得满蒙联姻,有好处,也有坏处”

满蒙联姻,于军国大事而言,大有好处,毕竟靠联姻的方式,将大清和蒙古绑在一起,蒙古诸部英勇善战,对国家的安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至于坏处,那便是年年命皇家公主,宗室的郡主县主等远嫁蒙古苦寒之地,助长了蒙古各部的气焰,蒙古诸部得了天家恩典,却是不知珍惜,公主或是郡主县主等,能在蒙古生活幸福美满者,寥寥无几

“哦,此话怎讲?”康熙皇帝饶有兴趣的望向梁九功,心中暗暗道梁九功这老小子,这番话倒是说的圆滑,满蒙联姻有好处有坏处,他作为大清帝王何尝不知道呢?

只是作为一国之君,他考虑得更多的是一个国家的安宁,为了这份安宁,牺牲一些从小享受爱新觉罗氏给她们的恩宠荣耀,高人一等的公主,郡主或是县主,换得蒙古各部的效忠,有利无害

梁九功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沉思了片刻之后,最终一咬牙将自己心底里头的想法说了出来。

伴君如伴虎,如今皇上问起他了,他难道要说谎话吗?

欺君之罪,那可是要杀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