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怀个孩子太难了(1 / 1)

佟佳兰心因为四贝勒似是而非的一番话,心底里头纠结不已,暗暗思虑着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四贝勒胤禛轻轻的点了点头,上下打量了佟佳兰心这个侧福晋一眼,朗声道:“嗯,你且回去吧,过几日,爷有时间了,去你的惠风苑中看望你”

哎,眼前的佟佳兰心,说起来也是个可怜人!

罢了罢了,毕竟是佟额娘的娘家人,算起来是自己的表妹,如今入了自己的贝勒府做侧福晋,看在已逝佟额娘的份上,自己也得善待一二。

一个身子受损严重,难以孕育子嗣的女子,对乌拉那拉氏影响不大的。

“多谢贝勒爷眷顾,妾身告退。”佟佳兰心,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丝期盼,但这份期盼很快便荡然无存了!

贝勒爷便是去了她的惠风苑,那又如何呢?不过是单纯的去看望一下自己,不会碰自己一丝一毫的

另外,即便是贝勒爷宠幸了自己,可是以自己的身体情况,难以孕育子嗣,与其心中怀着期望,不如从一开始便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不做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佟佳兰心躬身离去,四贝勒胤禛抬脚进了正院之中,猛然间瞧见自己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妩媚慵懒的躺在贵妃躺椅上,一脸惬意的享受着丫鬟的捏肩捶腿,喉咙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心中感叹他这位嫡福晋,自有了身孕以来,那是越发的妩媚动人了!

只可惜,如今嫡福晋乌拉那拉氏的身孕只有三个月,虽然坐稳了,但是还不适合同房

轻咳两声,四贝勒走进贵妃躺椅上半眯着眼的清漪,一脸宠溺的轻声道:“福晋好生惬意,本贝勒瞧着都忍不住羡慕福晋如今逍遥快活的日子了。”

想他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继续演瞒天过海的大戏,如何应对朝堂之上的暗涌,如何应对毓庆宫太子殿下的明枪暗箭,如何防备着大哥等的暗算,而他的这位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却是悠闲自在的养胎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

“呀,贝勒爷回来了,妾身未曾远迎,还望贝勒府宽恕一二。”嘟囔着樱桃红的小嘴,清漪娇娇俏俏的望着四贝勒胤禛,笑嘻嘻的开口。

虽然面上笑颜如花的,但是这心底里头却是暗暗思虑着,贝勒爷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呢?嫌弃她一天到晚的无所事事,嫌弃她惬意自在的养胎吗?

扪心自问,她容易吗,怀个孩子有多难,贝勒爷作为男人不知道,可是她却是感同身受的。

自有了身孕一个半月后,她是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若非因为清穿使者赐予她的金手指,芥子空间,空间里头有美容丹,她曾经服用了一颗,只怕如今她早已经是被怀孕折腾成了黄脸婆了!

以前只知道女子十月怀胎艰难,如今亲身体验过,方才知道怀胎生儿育女,真的太难了,前期孕吐,吃什么吐什么,后期因为月份大了,全身浮肿,夜里头睡觉抽筋,甚至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分娩之痛

想想这些,清漪心中便十分的抑郁,若非心理足够强大,只怕她已经患上了抑郁症。

四贝勒胤禛听出了清漪话里头的意思,连忙含笑着道:“福晋怀着身孕辛苦了,爷怎么会因为这些小事情,怪罪福晋呢。”

乖乖,这有了身孕的女人,是惹不得的。

之前他已经体验过了,如今一见到嫡福晋乌拉那拉氏面色不对,便要立马开口哄着,不然自己这位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只怕是要几日不让自己进房的。

“对了,爷差人带了话去瓜尔佳府,请瓜尔佳府的老夫人前来贝勒府小住些时日,福晋觉得怎么样呢?”小心翼翼的,四贝勒胤禛征询清漪的意见。

按理而言,他府上的嫡福晋乌拉那拉氏有了身孕,是该请那拉府的当家主母觉罗氏前来贝勒府陪伴些时日的,但他思量着那拉府上,费扬古大人的继妻觉罗氏,和他这位是嫡福晋,那是势成水火的

另外,他听闻费扬古大人的继妻觉罗氏,二月里头染上了风寒,卧床不起,为了嫡福晋和孩子的健康着想,觉罗氏是不方便到他的贝勒府的。

清漪愣了一下,继而笑意盈盈的道:“妾身多谢贝勒爷,妾身正打算请郭罗妈妈前来贝勒府小住些时日,如今倒是贝勒爷提前想到了,妾身感激不尽!”

“都是爷该做的”面色一红,四贝勒胤禛一脸的不好意思。

作为丈夫,照顾怀孕的妻子,本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他的福晋乌拉那拉氏,虽然有的时候,脾气有些古怪,但是对他却是很关怀的。

如今福晋乌拉那拉氏这般的客气,一时半会的他有些适应不了!

清漪想了想,考虑到自己如今身怀有孕,不便伺候四贝勒,另外今日宫里头的德妃娘娘,可是旁敲侧击的敲打她,还给贝勒爷赐了两个侍妾

斟酌了一番之后,清漪压下心中的心酸和无奈,笑着道:“王妹妹和吴妹妹今日进府,不知贝勒爷今夜打算歇在那位妹妹房里?”

入乡随俗,她纵然心中不愿意和其她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但是做了皇家的媳妇,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真的太难了!

罢了罢了,既然做不到一生一世一双人,无法要求贝勒爷独宠自己一人,那么便索性贤惠一些,主动让贝勒爷去宠幸其她的格格侍妾

“福晋为何如此呢?王吉氏和吴佳氏不过是小小侍妾,身份卑微”四贝勒面色一变,讪讪的望着清漪,一脸紧张的神色。

难道是今日进宫请安,额娘给他的嫡福晋难堪了吗?

顿了顿,四贝勒强忍着心中的滔天怒火,故作云淡风轻的继续开口道:“福晋,可是今日额娘说了什么?额娘赏赐王吉氏和吴佳氏,这当中可有什么隐情?”

他的亲额娘,永和宫的德妃娘娘,便真的如此见不得他这个儿子好吗?他心中心心念念的都是乌拉那拉氏,再容不下去其她的女人一丝一毫,然而他的亲额娘呢?

明知乌拉那拉氏有了身孕,却是在这节骨眼上,赐了两个侍妾给他,美其名曰为他这个儿子着想,让他身边有个暖心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