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劝四贝勒雨露均沾(1 / 1)

看着佟佳兰若唯唯诺诺的样子,清漪莫名的想到原主,原主从前可不就是这般的谨小慎微,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丢了自个儿小命。

顿了顿,清漪继续笑着道:“本福晋瞧着若格格很是对眼,今日之后,若格格便搬到本福晋院子旁边的怜月阁居住,日后若格格可以常到本福晋的院子,陪本福晋说说话,解解闷吧!”

佟佳兰若,如今是和佟佳兰珠同住一个院子,依照佟佳兰若这样的闷葫芦性子,不知道被欺负了多少回

罢了罢了,既然是入了贝勒府的,是贝勒爷后院的格格,那么自己这个做嫡福晋的照拂一二,也是情理之中的。

“嫡福晋,这”这不太合适吧!

佟佳兰若一脸惊讶的抬起头来,面上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一旁的佟佳兰珠衣袖之中双手捏的死死的,指甲嵌入掌心,钻心的疼痛浑然不知,倒是舒雪院中的宋氏,一时没有控制住自己,失声开口。

宋氏心中是羡慕嫉妒恨,羡慕佟佳兰若能够入了清漪这个嫡福晋的眼,嫉妒的是这个入了嫡福晋眼的人,为何不是她呢?

她想,若是她入了嫡福晋的眼,日后贝勒爷定然能够看在嫡福晋的面上,对她是和对府上的其它格格侍妾们,不一样的

清漪眸光一冷,望向宋氏,云淡风轻的道:“怎么,宋格格对待本福晋的决定,有意见?”

呵,宋氏如此便沉不住气了吗?

她乌拉那拉·清漪才是四贝勒府的嫡福晋,是贝勒府的当家主母,抬举府上的那个格格侍妾,那是她自个儿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得到宋氏一个小小格格的允许的,宋氏如今这般的神色,是在控诉她吗?

“奴婢不敢”心底里头咯噔一声,宋氏低敛着眉眼轻声开口道。

宋氏心中恨,恨清漪这个嫡福晋,宁愿抬举佟佳兰若一个佟佳氏一族,旁支庶出之女,抬佟佳兰若这相貌平平,上不得台面的,也是不愿意抬举她。

论出身,她是宋氏一族嫡出侄女,是宫里头宋常在的同胞妹妹,十六阿哥的姨母,虽然是包衣出身,大事怎么也比佟佳兰若一个庶出的强吧!论容貌,她虽然不比不得嫡福晋天姿国色,但至少也是个姿色不俗的美人儿,而佟佳兰若呢?

不仅相貌平平,一身的唯唯诺的气质,哪里比得了她呢?

清漪笑了笑,偏过头去望向佟佳兰若,等待着佟佳兰若的答复,佟佳兰若对上清漪的目光,略微的思虑了片刻之后,神色恭敬的屈膝行礼道:“嫡福晋厚爱,奴婢却之不恭,回去之后便搬到怜月阁,日后若有叨扰嫡福晋的地方,还请嫡福晋见谅!”

嫡福晋今日之举,是抬举她,她一个小小格格,怎可不识抬举,拒绝嫡福晋呢?

“无妨,若儿妹妹性情宁静,本福晋相信会是个好邻居的”

清漪作为嫡福晋,抬举了佟佳兰若一个小小格格,搬到距离她居住的正院旁边的怜月阁居住,此事不到半日时间,便传遍了整个贝勒府上下。

夜里头,四贝勒胤禛歇在清漪的房里头,两人一番巫山**之后,餍足之余,突然想起了白日里头清漪这个嫡福晋的一番举动,疑惑不解的开口询问清漪道:“福晋,今日为何如此抬举佟佳氏呢?”

四贝勒口中的佟佳氏,是下午时分,已经搬到了怜月阁的佟佳兰若,而不是惠风苑的侧福晋佟佳兰心,也不是青霜院的格格佟佳兰珠。

“妾身只是觉得若儿妹妹顺眼,想着日后若儿妹妹常来我这院子里头走动一二,算不得抬举若儿妹妹”清漪神色顿了顿,笑意盈盈的轻声开口。

她对佟佳兰若,其实算不得抬举,只是怜惜佟佳兰若罢了!

佟佳兰若,本就因为出身不高,一直谨小慎微的,弱势继续和佟佳兰珠同住在青霜院中,不知道会被佟佳兰珠欺负成什么样子呢?

四贝勒点了点头,意有所指的轻声道:“福晋怜惜佟佳氏,是佟佳氏的福气,只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佟佳氏一个小小旁支之女,身后没有依仗,福晋今日之举,完全是将佟佳氏架在火上烤”

哎,他的这位福晋啊,今日之举,只怕是好心帮了倒忙啊!

“啊!”

清漪一咕噜翻身坐了起来,一脸征询的神色,望向四贝勒胤禛。

她今日的一番举动,难道真的会给佟佳兰若带来困扰,让佟佳兰若这个可怜之人,成为众矢之的吗?

心中这般思虑之后,清漪目光灼灼的望向四贝勒,喃喃的开口询问道:“贝勒爷为何如此说呢?妾身只是看到若儿妹妹,想到曾经在那拉府上的自己,一时间心生怜悯之意,这才想着帮衬一二的。”

额,她是来自新时代的一缕孤魂,不知何故附身在乌拉那拉·清漪的身上,似然不曾感同身受原主谨小慎微,唯唯诺诺生活的那些时光,但是既然用了原主的身体,那么原主曾经所经历的一切,便都是她的经历

“福晋,爷”爷不知晓你从前的日子过得如此艰难。

若是爷早些日子知晓,定然不会让你吃这么多的苦,受这么多的罪!

昏黄的烛光之下,清漪将四贝勒眼中的疼惜之意,清晰的看在眼里头,面上含笑着轻声道:“贝勒爷不必为妾身的往事烦心,一切都过去了,如今妾身好生生的在贝勒爷面前,是贝勒爷的嫡福晋”

或许,四贝勒是个值得用心,用一生去爱的人!

贝勒府上,明明有格格侍妾,还有侧福晋,但是贝勒爷却是一个都没有碰,一直为自个儿洁身自好,这份情意何其难得,她便是心中介怀日后要和府上的其她格格侍妾们共侍一夫,如今也是该放下了

世上哪有那么多十全十美的事情呢?四贝勒的心中有自己,为了自己守身如玉了一年时间,如今也该是自己回报贝勒爷的时候了。

“贝勒爷,妾身很感激这些时日,您为妾身所做的,可是您是大清的贝勒爷,放着后院之中的格格侍妾,一直独宠妾身,此事若是传扬出去,恐怕对您的威名有所影响,妾身斗胆恳请贝勒爷对后院的格格侍妾们雨露均沾,让姐妹们早日为贝勒爷您绵延子嗣,为皇室开枝散叶。”清漪起身,整理衣着,对着四贝勒胤禛行了一礼,一脸严肃的开口。

她心中虽然酸涩,酸涩自己要将自己的丈夫,推向其她的女子,但是身为嫡福晋,入乡随俗,她纵然心中酸涩,那也是必须要这样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