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话里有话的嘲讽(1 / 1)

清漪将佟佳兰珠以及佟佳兰若两人和宋氏间的互动,清晰的看在眼里头,心中暗暗道这宫门王府之中的女人,嘴上姐姐妹妹的叫得格外的亲切,可是这私底下只怕是斗得你死我活的,恨不得将对方除之而后快的。

这真真的是塑料姐妹情啊!

偏过头思虑了一番之后,清漪目光落在神色姿态不同的佟佳兰珠和佟佳兰若两人身上,浅笑着询问道:“两位妹妹,近来可好?今日来向本福晋请安,两位妹妹有心了!”

额,醉翁之意不在酒,佟佳兰若便也罢了,性子淡薄,不慕名利,该是迫于无奈,跟着佟佳兰珠来的,可是佟佳兰珠却是未必。

佟佳兰珠,姿色一般,但是眼神之中却是野心勃勃的,典型的无利不起早的。

“多谢嫡福晋关心,奴婢一切都好,在贝勒府上一切顺遂,只是”欲言又止,佟佳兰珠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殊不知她的每一丝心思,都一清二楚的表现在脸上,生怕别人不知晓的样子。

清漪笑而不语,只是淡笑着望向佟佳兰珠,那神色是在期待着佟佳兰珠接下来的话语。

佟佳兰珠心底里头咯噔一声,面上神色一怔,张了张嘴,不知道自己到底应不应该开口

扪心自问,她心底里头的确是不甘心的,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呢?进了贝勒府几个月了,贝勒爷将她遗忘在脑后,她难道要强迫着让贝勒爷想起她这么个小小格格吗?

她自问自己还没那个本事!

皱着眉头思虑了一番之后,佟佳兰珠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还请嫡福晋为奴婢做主,奴婢进了贝勒府也有三四个月了,可是到如今还是完璧之身,奴婢知道自己蒲柳之姿,比不得嫡福晋和各位姐姐们天姿国色,但是奴婢担心此事传扬出去,会对贝勒爷造成不好的影响”

“”

清漪瞠目结舌,一时间被佟佳兰珠这一番话劈得那是一个外焦内黄啊!

佟佳兰珠这是闹得哪一出,这进了贝勒府三四个月,没有得到贝勒爷的宠爱,还是黄花大闺女,这和她这个嫡福晋有什么关系呢?说的好像整个贝勒府上,只有她一个人是黄花大闺女似的,这其它的格格侍妾们就不是完璧之身,而是已为人妇似的

清漪心中暗暗的如此思量着,眼神不由自主的望向一旁的宋氏,好巧不巧的正好与宋氏的目光对上,面上快速的闪过一丝尴尬,继而清漪讪笑着道:“珠格格,这件事情,本福晋无能为力,帮不了你,整个贝勒府上,不是只有你一人,未曾得到贝勒爷的宠爱。”

哎,佟佳兰珠这脑回路,她一个灵魂来自新时代的都表示跟不上,只能说佟佳兰珠能活到现在,真真的是个奇迹啊!

“珠格格,贝勒爷愿意宠爱谁,这是贝勒爷自己的决定,本福晋虽然是嫡福晋,但是也不该干涉这事的”顿了顿,清漪淡笑着开口,面上却是一副看怪物一般的神情。

在她的心底里头,佟佳兰珠一个十四岁的姑娘家,主动想要得到贝勒爷的宠爱,想要成为女人,这可不就是怪异吗?

前世她所生活的大红旗下,那些放飞了思想,不受束缚的少女,在十三四岁的年纪,那也是不会如此的急切啊!

关键的关键,这佟佳兰珠,还是自己主动要求的

清漪的拒绝,以及变相的训斥佟佳兰珠,使得佟佳兰珠顿时面色涨得通红,心底里头恨得牙痒痒,但是面上却是不得不强装出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样。

佟佳兰珠讪笑着轻声道:“嫡福晋训斥的是,是奴婢思量不周!”

呵,她们一直未曾得到贝勒爷的宠爱,还不是因为嫡福晋一直霸占着贝勒爷,一点都不贤良大度,不曾劝诫贝勒爷对她们雨露均沾,如今嫡福晋竟然还有脸面开口说她们这些格格侍妾,一直不曾得到贝勒爷的宠爱。

是她们不想得到贝勒爷的宠爱吗?她们做梦都想,日夜期盼着,可是盼来盼去,硬是没有盼来

“佟佳妹妹这番话,日后可莫要再说了,这若是传扬了出去,只怕不仅佟佳妹妹的名声难保,便是侧福晋也是会因此受影响的。”宋氏似笑非笑的望着佟佳兰珠,嘴角上扬,轻笑着开口。

好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子,竟然如此的迫切,这真的是八旗大姓佟佳氏一族的格格吗?

清漪将宋氏面上的鄙夷不屑,清晰的看在眼里头,心中暗暗思虑了片刻之后,含笑着道:“宋妹妹你这话可是一竿子打死一票人,珠格格自己的原因,怎么会牵扯到她人呢?侧福晋和若格格两人,一向行事严谨,咱们贝勒府上上下下,都清楚的看在眼里头,宋妹妹这话可不能胡乱说啊!”

一边说着,清漪一边用警告的眼神,望向宋氏。

宋氏的口无遮拦,清漪不知何故,总觉得有些刺耳,仿佛宋氏话里话外针对之人不是佟佳兰珠,也不是侧福晋佟佳兰心,和格格佟佳兰若似的。

“嫡福晋训斥的是,奴婢受教了!”宋氏低着头,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恨意,但面上却是越发的谦卑恭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如今只是个小小格格,嫡福晋训斥,她除了受着,还能怎样呢?

清漪点了点头,而先前被宋氏针对的佟佳兰珠,则是一脸难看的神色,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却是欲言又止,倒是一旁的佟佳兰若,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轻声开口道:“嫡福晋,宋姐姐,珠姐姐向来心直口快,若是言语之中有不当的,还请嫡福晋和宋姐姐,莫要见怪”

佟佳兰若虽然胆子小,性子怯弱,但是在此时却是硬着头皮,替佟佳兰珠这个同住青霜院的族姐说话。

对于佟佳兰若的开口相助,佟佳兰珠心底里头非但没有领情,反而还埋怨佟佳兰若这个族妹多事,狠狠的瞪了一眼佟佳兰若,面对佟佳兰珠的瞪眼,佟佳兰若身子一抖,微微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让人瞧不清她面上的神色变化。

“既然若格格开了口,那本福晋今儿个便给若格格一个面子!”不动声色的,清漪淡笑着便抬举了佟佳兰若。

她心底里头,对佟佳兰若,还是挺有好感。

毕竟,如今的佟佳兰若,可不是她未曾魂穿这大清朝之前,原主乌拉那拉·清漪的翻版吗?

一样的胆小怯弱,一样的唯唯诺诺,被人欺负了都不知道反抗一下

原主乌拉那拉·清漪,已经得到了解脱,去往了一个西天极乐世界,有她这个来自新时代职场女性,替她活着,可是佟佳兰若呢?佟佳兰若没有这般好的运气,如今只能在这四贝勒府上,一日一日的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