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争宠与否?(1 / 1)

清漪猛然听了四贝勒的这一席话,满脸的惊讶,心中震惊四贝勒说从来未曾宠幸过宋氏等人,宋氏肚子里头的孩子,不是他的……

若事情真的如四贝勒所言,那么宋氏肚子里头的孩子是谁人的,府上某个小厮或者侍卫的吗?

贝勒府上,如今她是当家主母,宋氏这件事情,若是处理的稍有差池,那只怕是无法善了的……

清漪惊讶的神色,四贝勒清晰的看在眼里头,点了点头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一咬牙道:“是真的,不仅没有宠幸宋氏,便是赫舍里氏等人,也是没有的。”

他是真的一直以来洁身自好的,不曾碰府上的格格侍妾等人分毫

如今,这不是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所以才骤然的这般开口将真相告知嫡福晋乌拉那拉氏。

如果可以选择,他心底里头是不愿意将真相说出来的,可是……

一番话之后,四贝勒一双眼睛,目光灼灼的望着清漪,希望从清漪的面上看到点惊喜,但是此时此刻,他从清漪的面上,却是只看到了惊,并没有看到喜。

清漪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惊讶,觉得这一切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堂堂大清的四贝勒,她的丈夫,怎么会一直以来没有宠幸后院里头的格格侍妾们呢?

柳下惠,坐怀不乱吗?

若说四贝勒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哪不应该啊!她可是亲身的体验过的,贝勒爷如何的身强体壮,绝对绝对不是贝勒爷的身体上有什么毛病的。

“贝勒爷,妾身想要一个人静静,还望贝勒爷允许”清漪觉得太匪夷所思,一脸不可置信的开口,继而自顾自的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这件事情,让她如何相信呢?

她想,若是四贝勒未曾亲口说出来这些话来,她是绝对绝对不会相信,四贝勒一直以来,宠爱赫舍里氏等人,都是在演戏

在今日之前,她的心底里头一直介怀四贝勒已经是n手货了,所以并不情愿为四贝勒生儿育女,暗暗的在心底里头告诫自己,一切莫要太过当真,淡然处之极好,然而如今四贝勒说并没有宠爱赫舍里氏等人,一直一来都是在演戏的。

贝勒爷的这番行迹,可谓是为了她一直守身如玉的,她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呢?

看着清漪这般模样,四贝勒微微的叹了口气,略微的停留了片刻之后,起身离开了清漪的院子,朝着书房方向而去。

他知道,这件事情,换做是他骤然的知晓,心底里头也是一时半会难以接受的,嫡福晋乌拉那拉氏心底里头接受不了,需要时间接受,这也是情理之中的。

罢了罢了,一切随缘,希望嫡福晋能够早日接受

四贝勒沉着脸色,离开清漪的院子,这件事情不出半个时辰,便传遍了整个贝勒府上下,芳菲院东厢房之中,格格乌雅氏听着手底下伺候的婢女的禀报,面上若有所思了片刻之后,淡笑着吩咐道:“莺儿,去细细打听一下,贝勒爷为何骤然离开嫡福晋的院子,可是和嫡福晋闹了什么不痛快?”

若是贝勒爷和嫡福晋之间闹了不痛快,那么届时便是她的机会了!

自从嫡福晋进贝勒府之后,贝勒爷便将她们遗忘在脑后,几乎是独宠嫡福晋,她们这些格格侍妾,每一个的心底里头都盼着贝勒爷腻了嫡福晋的那一日,奈何这一盼便盼了一个多月时间。

这一个多月时间里头,贝勒爷除了个别的几日是去其她格格侍妾房里头,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歇在嫡福晋的房中的。

嫡福晋深受恩宠,而她们却是被遗忘在脑后,她不比那个已经得到了贝勒爷宠爱的,也比不得舒雪院的宋氏……

她心中满满的都是不甘心,如今贝勒爷终于是沉着脸色离开嫡福晋的院子,不正是上天给她的大好时机吗?

“格格,这”这并不是格格您该打听的事情啊!

贝勒爷和嫡福晋之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那都不是她们格格该涉足的,贝勒爷便是真真的和嫡福晋闹了矛盾,那也是贝勒爷和嫡福晋的事情,她们格格固然可以趁此机会得到贝勒爷的宠爱,可是趁人之危,终究不是正当的行径。

可是话说回来,若是她们格格不趁着这个机会得到贝勒爷的宠爱,选择继续等下去,那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舒雪院里头的宋格格,已经有了身孕,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几个月之后,便能平安的诞下贝勒爷的第一个孩子

无论宋格格生的是小格格,还是小阿哥,那都是贝勒爷的第一个孩子!

丫鬟秋兰低敛着眉眼,立在一旁,望着自己的脚尖,心中暗暗思虑着,乌雅格格又要做什么呢?

乌雅格格之前不是还一直独自生着闷气,气恼舒雪院的宋格格有了身孕的事情吗?

怎么如今却是因为下人禀报的,嫡福晋院里头,贝勒爷沉着脸色离去,便一副豁然开朗的样子呢?

乌雅格格,该不会以为贝勒爷和嫡福晋吵架了,她便有了机会,想要趁此机会,争夺贝勒爷的宠爱

心底里头暗暗的斟酌了一番之后,秋兰终究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格格,奴婢斗胆说一两句,还请格格您恕罪。格格,眼下并不是最好的时机,贝勒爷和嫡福晋新婚燕尔,府里头上上下下,应该盼着嫡福晋和贝勒爷好才是。”

“格格,您不妨再等一些时日,等到嫡福晋有了身孕,再行事,如此一来方能最大程度的避免成为众矢之的”

秋兰面色讪讪,硬着头皮轻声的劝说着。

在秋兰的心底里头,希望自己伺候的乌雅格格,能够以大局为重,不要因为眼前一丁点的小小利益,坏了大事,将来纵然能够得了贝勒爷的宠爱,但是却从此也因此成了府上其它格格侍妾们针对之人!

“秋兰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咱们格格是德妃娘娘的娘家侄女,难道还怕得了贝勒爷的宠爱之后,贝勒爷不眷顾格格一二吗?”乌雅如烟的陪嫁丫鬟莺儿,鄙夷不屑的望了一眼秋兰,皮笑肉不笑的冷声开口。

呵呵,这个贝勒府上安排的秋兰,心底里头打的是什么主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