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讨个封赏(1 / 1)

佟佳兰心,准备将她比亲手绣制的锦绣山河图,与四贝勒胤禛和清漪两人进献的贺礼,放到一起,一同献上,清漪对此并没有觉得不妥,相反她觉得这样是极好的。

与此同时,清漪的心底里头暗暗思量着,锦绣山河图,寓意千秋万代,繁荣昌盛,但是自古以来朝代更迭,乃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前世知晓的历史潮流之中,大清朝的存在也就是两百多年的时间,如今她昧着良心,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心底里头突然的生了一股淡淡的负罪感,觉得自己这样是在睁眼说瞎话

清漪在心底里头暗暗的如此想着,面上神色一脸的若有所思,四贝勒胤禛看在眼里头,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淡淡的一抹浅笑,含笑着道:“福晋所言言之有理,佟佳氏亲手绣制的锦绣山河图,与今夜除夕夜宴,场景时间都很符合,既是佟佳氏的一番心意,那么咱们今夜进献贺礼之时,便将锦绣山河图一同算在其中!”

作为四贝勒府的主子,四贝勒胤禛其实一早的便从眼线口中知晓,侧福晋佟佳兰心亲手绣制了一副锦绣山河图,准备在除夕夜宴上作为贺礼进献,如今便是佟佳兰心不主动提及,稍后四贝勒胤禛也是会主动的开口询问的。

此时应下进献年礼,算上佟佳兰心绣制的锦绣山河图,一则是念在这些日子里头,佟佳兰心一直安守本分,二则也是想着借今日之事,让佟佳兰心心底里头明白,他这个贝勒府当家爷们对嫡福晋乌拉那拉氏的看重

“妾身多谢贝勒爷!”佟佳兰心面上一喜,心中暗道贝勒爷虽然一直没有宠幸自己,但是平日里头却是隔三差五的到自己的院子里头歇上一两晚的,如今又是同意了自己的提议,可见在贝勒爷的心底里头除了嫡福晋之外,还是有自己的一席立足之地的。

只要自己再努力一下,迟早有一日,自己是能够真正成为贝勒爷的女人的!

至于为贝勒爷生儿育女,自己的身子亏损严重,宫寒严重,难以有孕,只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罢了罢了,一切随缘吧!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清漪含笑着望着佟佳兰心,微不可见的对着佟佳兰心点了点头,心底里头暗暗道,佟佳兰心这些日子在贝勒府上,行事低调透明,若非她心底里头清楚,贝勒府上有这么一个侧福晋,可能会觉得佟佳兰心,根本就不是康熙皇帝赐婚的侧福晋

在清漪心底里头思虑的这会儿时间,太子胤礽的嫡福晋,瓜尔佳石氏精心准备的歌舞,美轮美奂的,舞姬们一舞结束,迎来了康熙皇帝以及众位皇室宗亲们的齐声鼓掌称赞。

清漪随着众皇室宗亲们一同鼓掌,将歌舞看在眼里头,心中好奇那领舞之人,蒙着面纱的舞姬,究竟是何人?

是她认识之人呢?还是不认识的呢?

为何她在无形之中,觉得领舞之人,有几分眼熟,似曾相识呢?

瓜尔佳石氏听着掌声,以及身边的皇室宗亲们的低声议论,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笑意盈盈的起身望向康熙皇帝道:“皇阿玛,儿媳斗胆为领舞之人,向皇阿玛讨个赏赐,还望皇阿玛恩准”

一边斟酌着开口,瓜尔佳石氏的目光一边不动声色的望向端坐在高位之上的太后娘娘博尔济吉特氏,得了太后博尔济吉特氏微不可见的点头,瓜尔佳石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了却了一桩子事情的样子。

“哦,领舞之人是何人,胤礽福晋为何要为其讨赏赐呢?”康熙皇帝面色一怔,灼灼的目光落在下头带着面纱,低敛着眉眼候在大殿之中,角落里头的舞姬身上,眼中迅速的闪过一丝冷意。

讨个赏赐,胤礽的这位福晋,这是何意呢?

这舞姬是胤礽福晋瓜尔佳石氏安排的,如今瓜尔佳石氏为这个舞姬讨赏,这

莫不是瓜尔佳石氏想要举荐这舞姬,入后宫侍奉自己?

若真的是这般的话,胤礽的这位嫡福晋,这手未免伸得太宽了吧!

做儿媳妇的,插手公公房里头的事情,给公公举荐妾室,这事传扬了出去,岂不是要贻笑大方,被天下人议论……

届时,他这大清皇帝,也会因此落得一个昏庸无道,贪欢好色,风流多情的名头!

康熙皇帝眼中的冷意,清漪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却瞧的一清二楚的,心中咯噔一声,暗道瓜尔佳石氏,如今这番当着皇室宗亲,后宫嫔妃们的面,为一个舞姬讨要赏赐,只怕是犯了众怒的。

太后博尔济吉特氏距离康熙皇帝比较近,笑意盈盈的轻声道:“皇帝,哀家觉得那领舞之人,舞跳得不错,哀家心底里头甚是满意,哀家也想要皇帝给个赏赐”

额,领舞之人,可是她授意瓜尔佳石氏安排的,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事情成与不成,只看皇帝的意思了!

清漪和各家的福晋们,一个个的微微低着头,尽量的表现得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而耳朵却是竖起来,仔细倾听着上头九五之尊的帝王接下来会如何应对?

是顺着太子胤礽嫡福晋瓜尔佳石氏,太后娘娘老人家的提议,给那领舞之人一个赏赐呢?还是直接拒绝

“哦,皇额娘既然觉得不错,那么的确该赏,只是如何赏赐呢?”康熙皇帝面色一沉,心中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望向太子胤礽,眼神之中是对太子胤礽的不满。

瓜尔佳石氏是太子胤礽的嫡福晋,如今想要举荐一个身份低微的舞姬,入宫侍奉,这事十有**是得了太子允许的。

胤礽好生糊涂,身为一国储君,居然想要在他的后宫之中安插自己的人,探听他这帝王,这做阿玛的喜好

顿了顿,康熙皇帝目光从胤礽和瓜尔佳石氏身上挪开,望向低敛着眉眼候在殿内角落里头的舞姬身上,笑着道:“你,揭开面纱,让朕瞧瞧”

呵,到底是怎么样的绝色美人,以至于太子胤礽和瓜尔佳石氏冒着天下之大不讳,也要向自己举荐呢?

一个小小舞姬,便是容貌生的在美艳动人,哪也不过是随便封个常在答应,扔在后宫之中,若是有兴趣多宠幸几次,若是觉得没意思,直接抛在脑后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