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偏安一偶的女子(1 / 1)

毓庆宫里头,太子胤礽,因为得了底下人的回禀,猛然的想起了自己毓庆宫里头的庶福晋乌拉那拉·涟漪,准备前去乌拉那拉·涟漪的房里头看望一二。

和乌拉那拉·涟漪,同住一个院子的侍妾林氏,本身是在院子里头散步,但是不经意间却是瞧见了太子殿下身边伺候的奴才,进了庶福晋乌拉那拉氏的房里头。

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林氏决定前去乌拉那拉·涟漪的房里头,打探一下消息,看太子殿下让身边伺候的奴才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伺候林氏的小丫鬟,眼珠子一转,心底里头满满的都是鄙夷不屑,瞧不起林氏出身卑贱,瞧不起林氏曾经是个伺候人的丫鬟。

心底里头虽然轻视,但是小丫鬟面上却是笑意盈盈的轻声道:“姑娘所言甚是,姑娘与庶福晋毕竟曾经主仆一场,庶福晋这些日子病着,姑娘的确是该去看望一二的。”

呵呵,自己伺候的这个林氏,从前也是和自己一样的伺候主子的下人,但是因为生的有几分颜色,入了太子殿下的眼,伺候了太子殿下几回,如今在毓庆宫中算是小有几分恩宠的。

只是不知道这份恩宠,能够维持多长时间呢?

“言之有理,你回房去将前些日子太子殿下赏赐的红玉珊瑚手串取来,算是本姑娘对庶福晋的小小心意”林氏一脸肉痛的开口吩咐身边伺候的丫鬟。

红玉珊瑚手串,前些日子,太子殿下来她的房里头,见她身上没几样像样的配饰,特意赏赐的,如今在自己手里头没留多久,却是要拿出来,转送给庶福晋

林氏心中舍不得,但是却明白自己不能空着手去“看望”庶福晋的。

丫鬟心中微微的愣了一下,面上含笑着道:“是,奴婢这就去,姑娘在此稍等片刻。”

嗯,自己伺候的这位姑娘,虽然出身不高,但是如今看来,却不是个蠢钝的,明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个道理。

如今姑娘舍得珍爱的红珊瑚手串,用红珊瑚手串开路,前去庶福晋哪里探听消息,也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

只是姑娘难道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嗯。”林氏点了点头,心底里头则是暗暗的权衡着,自己将太子殿下赏赐的红珊瑚手串转送给庶福晋,此举到底值不值当呢?

自己曾经截了庶福晋的恩宠,在庶福晋之前成为太子殿下的女人,庶福晋心底里头对自己是恨之入骨的……

虽然自己和庶福晋,同住在一个院子里头,每日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但是庶福晋每每对自己却是没有好脸色的。

今日自己上赶着去庶福晋跟前,不知道能不能换来庶福晋对自己略微的和颜悦色一些呢?

丫鬟躬身退了下去,林氏皱着眉头,心底里头则是天人交战,一会儿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值得,赔了夫人又折兵,一会儿又是觉得自己如果不这样破釜沉舟的来一次,可能自己后半辈子就只能在这个小院子里头,望穿秋水的度过一生了!

一边想着,林氏一边喃喃自语的道:“太子殿下啊太子殿下,您是忘了奴婢吗?您都有两个月没有到奴婢房里头了,奴婢该怎么办呢?”

太子殿下,自从之前因为庶福晋的缘故,被皇上下令禁足三个月,便不曾踏入她们居住的院子一步,如此下去可该怎么办呢?

曾经的她异军突起,在毓庆宫中很是风光了一段时间,但是却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如今骤然的失了太子殿下的宠爱,日子已然很难过了

曾经享受过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无限的生活,如今再回到从前默默无闻,谨小慎微,怕是难如登天。

“罢了罢了,不成功便成仁,豁出去了!”许久之后,林氏似是在心底里头,暗暗决定了什么似的,一脸坚定神色的自言自语道。

距离林氏所在的位置不远处,一个身着素色旗装,梳着小两把头的女子,皱着眉头看着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豁然开朗的林氏,心中百里不得其解

这年轻的女子,心底里头不明白,为何与她一样,和庶福晋乌拉那拉氏同住这个院子里头的侍妾林氏,前些日子突然间得了太子殿下一段时间宠爱的侍妾林氏,今儿个怎地神色变化莫测的呢?

对于侍妾林氏,这个年轻女子,心里面很是矛盾,一方面觉得是个背主的奴才,一反面却又觉得是个有胆色的。

她想,换做是她,定然无法破釜沉舟的赌上一把

心中暗暗这般想着,这个女子声音细弱蚊蝇的轻声道:“或许林氏才是最适合做毓庆宫太子殿下的女人,而我这般的却是不该进入这宫门之中。”

似是而非的一番话,女子说的很是迷糊,面上神色则是饱经沧桑的模样。

如果可以选择,她是不愿意成为太子殿下毓庆宫里头,一个格格的,她心中最渴望是嫁个寻常人,相夫教子,平安顺遂的过一生,奈何命运捉弄,让她生在八旗人家。

十五岁及笄那年,她为了父母兄弟,不得不进太子殿下的毓庆宫,成为太子殿下的妾室

“格格,这些话可不能对外说,若是被人听到,传了出去,对您可是大大的不利的。”伺候女子的绿衣丫鬟,快速的环顾了四周一眼之后,轻声开口道。

她伺候的格格,当初为了救家里头父母兄弟的性命,无奈之下,选择进了太子殿下的毓庆宫,成了太子殿下的格格……

这么些年,除了第一次伺候太子殿下之外,格格一直以来像个隐形透明人一般的存在着。

女子笑了笑,轻声道:“无妨,整个毓庆宫里头,谁人不知道你家主子我,是个不争不抢的。”

“说句实话,我在这毓庆宫里头,偏安一偶,谁人得到太子殿下的宠爱,其实和我都没有半分的干系,我只想平平淡淡的度过这一生,心中所求的不过是阿玛额娘,弟弟们能够平平安安的”

女子云淡风轻的一番话,在毓庆宫中,看似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澜,但是殊不知,早有有心之人,将女子说的这一番话,一字不落的转告给了在乾清宫里头处理政务的康熙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