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宁悫太妃(1 / 1)

太后博尔济吉特氏,突然的话锋一转,开口向身边的嬷嬷,轻声询问清漪这个四贝勒嫡福晋,是个什么样的人!

太子毓庆宫的庶福晋,以及固山贝子穆尔祜府上的侧福晋,虽然都说老四胤禛的嫡福晋,是个品行不好,对长辈不尊敬的。

她心底里头信了一大半,但是却想着,作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便是要给人定罪,也得给人一个辩驳的机会的……

或许老四胤禛的嫡福晋乌拉那拉氏,是个好的呢?

“回太后,奴婢刚刚瞧着四福晋是个秀外慧中,性行淑良的”康嬷嬷微微斟酌了一番之后,含笑着开口道。

与此同时,康嬷嬷的心底里头却是暗暗想着,年初的时候,皇上给四贝勒和四福晋赐婚的时候,圣旨里头可是明明白白的说了,四福晋玉质名门,温婉贤淑,堪为皇家嫡福晋的。

如今便是四福晋真真的和贤良淑德,大方典雅一点都不沾边,她们做奴婢的也是不能胡乱议论主子们的……

太后博尔济吉特氏一听,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康嬷嬷则是低敛着眉眼,眼观鼻鼻观心的退到一侧,静静的等待着太后接下来的吩咐,是立即让四贝勒和四福晋进殿来请安呢?还是晾着让其在外头廊下等候片刻呢?

殿外廊下静静等候着的四贝勒和清漪二人,四贝勒胤禛面上神色不显,心底里头却是暗暗的不知道在思量什么,而站在四贝勒身后的清漪,侧着耳朵听着殿内太后娘娘和身边伺候的嬷嬷的一番对话,面上快速的闪过一丝嘲讽不屑的冷笑。

果然她之前心里头的担忧,并不是无中生有的

皇太后这位宫里头的老人家,终究还是因为觉罗氏,以及太子殿下毓庆宫里头的庶福晋乌拉那拉·涟漪的缘故,对她先入为主了,心底里头认为她就是个不好的!

顿了顿,清漪嘴角微微上扬,面上露出淡淡的一抹浅笑,轻声向身边的大丫鬟春兰询问道:“春兰,寿康宫中,除了太后娘娘,可还住着太妃或是太嫔们?”

“今日我与贝勒爷除了向太后娘娘请安之外,是否还需要去向太妃或是太嫔们请安?”

清朝的寿康宫,据她所知,可是先帝的遗孀中,太妃和太嫔们居住的宫殿,如今太后娘娘住在了寿康宫中,太妃太嫔们是和太后娘娘同住一宫呢?

还是另外有其它单独的宫殿呢?

“回福晋,寿康宫东殿里头住着恭靖太妃,西殿住着淑慧太妃,两位太妃与太后娘娘同出自科尔沁草原……”

“另外的宁悫太妃和端顺太妃,以及几位庶太妃和太福晋们,则是居住在寿康宫后的寿安宫中。按照规矩,福晋您今日无须单独的去向太妃娘娘,太福晋们请安”春兰压低声音小声的开口道。

福晋如今突然问及住在寿康宫,寿安宫的太妃太福晋们,是何意呢?

是随口一问,还是另有其它的缘由呢?

清漪点了点头,思虑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继续含笑着开口询问道:“宁悫太妃可是裕亲王的母妃?宁悫太妃如今未曾到裕亲王府上由裕亲王奉养吗?”

裕亲王福全,康熙皇帝同父异母的兄长,其母董鄂氏,顺治帝在位时为庶妃,康熙登基之后,尊封为皇考宁悫妃……

清漪心底里头对宁悫太妃有印象,那是因为宁悫太妃董鄂氏这个姓氏。

宁悫太妃董鄂氏,孝献皇后董鄂氏的族姐,孝献皇后董鄂氏可是清朝顺治帝一朝的宠妃,在后宫升级路上堪称坐火箭的

“这”丫鬟春兰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四贝勒,眼中是欲言又止的深意。

福晋询问宁悫太妃是否到裕亲王府上,由裕亲王奉养,这事让她一个做奴婢的如何开口呢?

她是宫里头内务府登记在册的宫女,怎好妄议宫中太妃之事呢?

四贝勒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轻声道:“宁悫太妃如今距离五十岁,还有一年时间,按照老祖宗的规矩,太妃太嫔们,年满五十方可由其子女接出宫奉养”

福晋乌拉那拉氏,如今为何突然问及宁悫太妃的事情呢?

是受人所托还是另外有别的原因呢?

“嗯,妾身冒昧询问,若有不妥当之处,还请贝勒爷见谅。”清漪笑着点了点头,同时低声开口向四贝勒胤禛表示心底里头的歉意。

她刚刚只是突然的想到了瓜尔佳府,庶出八舅舅之女,瓜尔佳·舒晴,得了康熙皇帝的赐婚,即将嫁入裕亲王府,为贝勒保泰之嫡福晋。

贝勒保泰是裕亲王之子,裕亲王是宁悫太妃之子,如此一来瓜尔佳·舒晴便是宁悫太妃的孙媳,一时兴起,所以便冒冒然然的询问了宁悫太妃可曾道裕亲王府上颐养天年。

自己冒然的询问,希望没有让贝勒爷心生不快

贝勒爷点了点头,也想到了裕亲王府和瓜尔佳府那边的姻亲关系,心底里头倒也释然不少。

这个时候,康嬷嬷从寿康宫的正殿里头走了出来,轻声对着清漪和四贝勒道:“贝勒爷,福晋,太后娘娘请您二位进殿中”

太后将四贝勒和四福晋晾在殿外走廊下,小半个时辰了,若是再继续不接见四贝勒和四福晋,事情传了出去,对太后娘娘的名声恐怕会有所不利,太后娘娘心底里头思及这些,这才让她出来请四贝勒和福晋,进殿里头去。

“多谢嬷嬷!”四贝勒含笑着点了点头,在康嬷嬷的引领之下,进入了寿康宫正殿之中。

清漪低敛着眉眼,跟在四贝勒的身后,进了寿康宫中,无形之中,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注视感,眉头微微的愣了愣,面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孙儿给皇玛嬷请安!”

“孙媳乌拉那拉氏拜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清漪跟在四贝勒的身后,对着上头主座上的太后博尔济吉特氏下跪叩头行礼,神色姿态摆得极低,一颗心悬了起来。

太后娘娘,对她心中有成见,不知道此番会不会当众给她难堪,让她在这大婚的第二日,便脸面无存呢

打心底里头,她是希望顺顺当当的过了今日请安这一关的,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太后娘娘非要在今日这个时候敲打她,她作为晚辈也是没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