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觉罗氏的自以为是(1 / 1)

四贝勒胤禛到清漪的玉兰苑中走了一趟,惹得不少妙龄女子,芳心暗许,其中戴佳芳若,言行举止格外的大胆,只差跑到四贝勒胤禛跟前,当众表达爱慕之意了!

觉罗氏在一旁,听着戴佳芳和其母乌拉那拉·含依的一番话,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沉吟了片刻之后,轻声开口道:“芳若丫头,你对四贝勒很有好感吗?若是有好感的话”

若是有好感的话,最好立刻马上给我掐灭。

你可是本夫人,物色好的,进太子殿下毓庆宫,帮着本夫人的宝贝女儿固宠,将来替本夫人宝贝女儿生一儿半女的,怎么能对四贝勒动了芳心呢?

“郭罗妈妈,贝勒爷英伟不凡,芳若初次见着,一颗心便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戴佳芳若微微红着脸,低着头,轻声细语的开口回禀觉罗氏。

刚刚的惊鸿一瞥,戴佳芳若瞧见了四贝勒的正脸,那一瞬间她的心里头好激动,特别的想要上前去和贝勒爷说一两句话,以此给贝勒爷留下一个好印象

如今郭罗妈妈,询问自己,会不会是郭罗妈妈瞧出了些什么,问一问自己,打算助自己一臂之力,让自己达成心中所愿呢?

郭罗妈妈不喜欢七姨,此番若是自己进四贝勒府,做了四贝勒的庶福晋或者是格格,给七姨添堵,也不是不可能……

戴佳芳若心底里头如此想着,面上一脸幸福的神色,难掩欢喜!

“芳若丫头,贝勒爷虽然容貌英俊,但是终究只是个贝勒,将来也就是个郡王亲王,身份终究是无法和太子殿下相比的……”觉罗氏压抑着心里头的不满和愤怒,面上笑意盈盈的望着戴佳芳若,轻声开口循循善诱着。

四贝勒,这一世只要有她觉罗氏在一日,她定然不会让四贝勒重复上一世的轨迹,将来有机会登基为帝的。

这一世,她觉罗氏,那拉府的当家主母,一定要让太子殿下将来成为天下之主,届时她的女儿妻凭夫贵,风光无限

戴佳芳若心底里头惊讶万分,惊喜的开口道:“郭罗妈妈,您的意思是让芳若将来”

将来进太子殿下的毓庆宫,伺候太子殿下,成为太子殿下的女人吗?

太子殿下可是储君,将来皇上百年之后,太子殿下那是要登基为帝,成为天下之主的,若是她能够成为太子殿下的女人,替太子殿下,生下一儿半女的,将来太子殿下成为皇上,她自然是能够为嫔为妃的

可是,如此一来,四贝勒这边该怎么呢?

四贝勒虽然现在,甚至将来的身份不如太子殿下那般的贵重,但是却是自己第一眼见着,一颗心便小鹿乱撞,芳心暗许的

“芳若丫头,你心中所想的不错,郭罗妈妈正是这个意思。”觉罗氏点了点头,和颜悦色的望着戴佳芳若,笑意盈盈的开口,仿佛她所说的一切,已经成了定局一般。

清漪听着觉罗氏笃定的语气,勾了勾唇,心底里头觉得真真的好生讽刺!

且不说觉罗氏是重生之人,心底里头明明知道毓庆宫的太子胤礽将来会被康熙皇帝两次废黜,没有估量清楚她自个儿有几斤几两,能不能逆天替太子胤礽改命……

一切的一切尚未可知,觉罗氏便如此语气笃定,真真的是脑子有毛病!

另外,太子胤礽如今一国储君的身份,喜欢什么样的女子,纳什么样的妾室,也不是觉罗氏一个臣子之妻,一个宗室女,能够决定的……

觉罗氏的亲生女儿,乌拉那拉·涟漪,如今在毓庆宫里头,还只是太子胤礽的庶福晋,处境十分的艰难,试问觉罗氏从何而来的底气,如何让戴佳芳若进毓庆宫,成为太子殿下的女人呢?

便是她真的有那个能力,能够让戴佳芳若进毓庆宫,又如何能左右太子胤礽是否宠幸戴佳芳若,并且自此以后,喜欢上戴佳芳若呢?

觉罗氏如今所说的一切,不过是空口承诺罢了!

不是她这个做继女的瞧不上觉罗氏,而是觉罗氏手段真的不怎样?觉罗氏若是能够做主太子胤礽毓庆宫的事情,那么她的宝贝女儿乌拉那拉·涟漪,便不会险些在毓庆宫里头丢了小命了……

另外,之前她的婢女连翘,现如今太子胤礽毓庆宫里头颇得太子宠爱的侍妾林氏,也不至于让觉罗氏忧心烦恼不已!

戴佳芳若陷入沉思之中,思虑着这事的可行性,一旁的乌拉那拉·含依,戴佳芳若的额娘,眼神一亮,一脸欣喜神色的望着觉罗氏,感激涕零的开口道:“含依多谢嫡额娘,嫡额娘放心,日后含依和戴佳府,定对嫡额娘您尽心孝顺,芳若进了毓庆宫,定然和十妹妹相互扶持,共同为那拉府的荣耀恩宠尽力”

进毓庆宫伺候太子殿下,即便是个小小的格格侍妾,那也是前途无量的!

当年为了自己在戴佳府不失宠,随便从外头抱回来的女娃,竞走真的机遇,实在是太令人欢喜了。

将来太子殿下登基为帝,她的女儿作为潜邸里头便伺候太子殿下的,怎么也能够成为一宫主位的嫔主,或是仅次于嫔位的贵人封号!

若是自家女儿日后肚子争气,为太子殿下,生下一儿半女的,将来焉知不能够位居妃位,甚至是贵妃或者是皇后呢?

“芳若,快谢谢你郭罗妈妈!”乌拉那拉·含依想到戴佳芳若进了太子殿下的毓庆宫,将来的身份地位,心里头满满的欢喜,欣喜之后,连忙开口让戴佳芳若谢过觉罗氏。

冷眼在一旁,看着觉罗氏和乌拉那拉·含依,以及戴佳芳若,三人之间的窃窃私语,并且将一切听的一清二楚的清漪,一下子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太可笑了,觉罗氏这个重生之人,活了两辈子,说话行事居然如此的不动脑子。

莫不是觉罗氏觉得,她是重生者,天底下一切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吗?

若是真的都在掌控之中,为何她的亲生女儿,乌拉那拉·涟漪,上一世成了四贝勒嫡福晋,雍正四爷的皇后,而这一世只是成为毓庆宫太子胤礽的庶福晋……

太子虽然是太子,但是一切未成定局之前,各种可能都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