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插簪行礼之争(1 / 1)

觉罗氏来者不善,明明是故意来迟的,可是却在清漪面前说什么手上事情繁多,耽搁了时间!

不动声色的,清漪便笑着反驳了觉罗氏,还提到了觉罗氏入太子胤礽毓庆宫为庶福晋的宝贝女儿乌拉那拉·涟漪……

清漪心中冷笑,据她所知,觉罗氏的宝贝女儿,乌拉那拉·涟漪,如今在太子胤礽的毓庆宫里头,那处境可是十分的艰难!

太子胤礽之前,不知因为何故,放着那些身量长成,容貌美丽的侧福晋格格不去宠爱,强行宠幸身量未长成,稚气未脱的乌拉那拉·涟漪。

宠幸乌拉那拉·涟漪也就罢了,毕竟乌拉那拉·涟漪,已经是太子殿下毓庆宫的女人了,可是太子胤礽太过粗暴,导致乌拉那拉·涟漪一个十二岁的少女,险些丢了性命……

此事不知何故,传到了康熙**oss的耳朵里头,太子胤礽因此受到了责罚,被下令禁足毓庆宫中!

好端端的宠幸自己的女人,结果却是被劈头盖脸一通责骂,还被康熙**oss禁足,太子胤礽心中郁闷不已,索性便将事情的所有过错,悉数算到乌拉那拉·涟漪身上。

乌拉那拉·涟漪,如今在毓庆宫的日子,那可谓是水生火热之中

觉罗氏一听清漪这番话,一口成年老血卡在喉咙里头,险些喷了出来,费力的咽下喉咙里的腥甜,牵强的笑着道:“涟儿在毓庆宫的事情,就不劳烦清姐儿费心了,如今清姐儿及笄了,距离嫁入四贝勒府也没几日了,今日额娘前来,其实是有事和清姐儿你商量的。”

一边开口,觉罗氏一边小心翼翼的环顾四周一眼,见并无人注意到她们,心底里头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有些不合时宜,但是今日不说,这以后只怕是就没有机会了,眼前这个继女的手段,她这个做继母的,虽然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是也算是领教过了的。

如今,想要达成自己此行的目的,只怕是需要费些时间和精力的

今日,是这个继女及笄的日子,那拉氏一族旁支的女眷,姻亲们来了不少,天助她也,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最好的机会!

“哦,今日是清漪及笄的好日子,夫人有什么训诫,大可直接了当说出来,可若是有其它的事情,那不妨改日再说,毕竟今日是及笄的好日子。”清漪笑了笑,云淡风轻的开口。

果然,如她所料,觉罗氏真真的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今日觉罗氏突然的来她的玉兰苑中,还如此郑重的说有事情与她商量,想来这事情应该不小吧!

或者是这事情对她而言,那是没有一丁点好处的

及笄的日子,她在大清朝的成人礼,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成人礼,被人弄得一团糟。

一旁的乌拉那拉·澄漪,清漪的嫡亲大姐姐,含笑着开口道:“夫人,七妹妹,这马上就到了插簪行礼的日子,不知道今日请的插簪之人,是哪家夫人呢?”

乌拉那拉·澄漪,作为清漪的嫡亲大姐姐,一直在旁边用眼角余光,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觉罗氏和清漪这边,此时见气氛有些诡异,笑意盈盈的连忙开口缓和气氛。

及笄礼,插簪行礼之人,与出嫁当日的全福人,一样是需要提前请来的,是那些儿孙满堂,身体健康的老人

清漪目光从觉罗氏身上挪开,笑颜如花的道:“大姐姐放心,今日替清漪插簪行礼的,是咱们的七舅母。”

觉罗氏一直以来,对她那是恨之入骨的,对于她的及笄礼上,插簪行礼之人,一直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闻不问的,故而她早早的就想好了,让瓜尔佳府的七舅母,赫舍里氏给她做插簪行礼之人。

“哦,原来是七舅母为七妹插簪行礼,如此甚好!”乌拉那拉·澄漪微微的愣了一下,笑着道。

七舅母赫舍里氏,虽然年岁与她相当,都是三十出头的年纪,但是却是个很有福气的,膝下有三子三女,与七舅舅瓜尔佳·祜满,更是夫妻恩爱,琴瑟和谐。

觉罗氏一听这插簪行礼之人,竟然是瓜尔佳府的人,面色顿时阴沉下来,沉声道:“清姐儿,这恐怕不合适吧!瓜尔佳府的七夫人,固然儿女双全,可是这儿孙满堂,却是谈不上的”

“这事,说起来,也是我这个做额娘的思虑不周,忙着府上的事情,一时间给忘记了,忘了替清姐儿你张罗。眼下吉时快到了,要不就让你郭罗妈妈给你插簪行礼吧?”

眼珠子一转,觉罗氏含笑着提议。

本以为这个继女,请来的是那些德高望重的长辈老者,不曾想,居然是瓜尔佳府的七夫人,如此真真的是天助她也……

今日,她若是任由瓜尔佳府的七夫人,做那插簪行及笄礼之人,传扬出去,旁人只怕以为,她们那拉府,和瓜尔佳府关系亲厚呢?

“郭罗妈妈?夫人指的是清漪的嫡亲郭罗妈妈,瓜尔佳府的老夫人呢?还是十妹妹和五格弟弟的郭罗妈妈呢?”清漪心中冷笑,面上却是装作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她嫡亲的郭罗妈妈,瓜尔佳府的老夫人索绰罗氏,今日身子抱恙可是没有前来的,觉罗氏口中所说的郭罗妈妈,多半是贝子穆尔祜府上的

只是不知是贝子穆尔祜的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还是侧福晋博尔济吉特氏呢?

贝子穆尔祜的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今儿个好像没有来……

觉罗氏衣袖之下的双手拳头捏的紧紧的,面上强作欢颜的道:“清姐儿这说的哪里话呢?涟儿和五格的郭罗妈妈,不就是你的郭罗妈妈吗?这分的那么清楚干什么呢?”

一边开口,觉罗氏还一边甩了一个责怪的眼神给清漪,眼神里头的意思是,清漪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

你这不是告诉各家夫人小姐们,你和我这个继母关系不合吗?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夫人的好意,清漪心领了,只是清漪还是忍不住冒昧的问一句,夫人所谓的郭罗妈妈,是贝子府的嫡福晋还是侧福晋呢?”

“贝子府的嫡福晋,现在好像还没到,不知道会不会到呢?”不动声色的环顾了四周一眼之后,清漪一脸讥讽的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