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滕妾佟佳兰珠(1 / 1)

侧福晋佟佳氏嫁入四贝勒府,带着两个陪嫁滕妾,此举显得太过急切,但是佟佳氏作为佟佳府的女儿,却是没办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只希望进了贝勒府之后,一切都会变好。

“嬷嬷,青霜院那边,派个人去盯着,两位妹妹以后的一举一动,本侧福晋都要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佟佳兰心,心中冷笑不已,顿了顿,继续云淡风轻的开口吩咐道。

佟佳兰若和佟佳兰珠,随她一同进贝勒府,给贝勒爷做妾室,日后与她这个侧福晋,荣辱是一体的,她并不希望两人做出什么牵连她名声的事情来。

嬷嬷低声应道,心中暗道,侧福晋此举是对的,青霜院的两位格格,作为侧福晋的陪嫁滕妾,理应受侧福晋的管辖束缚,说句难听的话,便是何时承宠,也是需要侧福晋点头同意的

贝勒府青霜院这边,随着侧福晋佟佳氏一同进入贝勒府的两位格格,佟佳兰珠和佟佳兰若。

青霜院,佟佳兰珠居住的的东厢房中,一身桃红色的嫁衣,端坐在榻上的佟佳兰珠,垂放在胸前的双手,拳头下意识的捏紧,桃红色盖头下,一张秀美娇俏的脸蛋上,面色狰狞。

佟佳兰珠身边的婢女,十四五岁的年纪,粉红色旗装,将其衬托得娇俏艳丽,此时婢女神色恭敬的道:“格格,奴婢去打听了,贝勒府上的几位格格侍妾,其中赫舍里格格和陈姑娘最得贝勒爷宠爱,宋格格和徐姑娘略差一些,其余的几位格格和侍妾,到如今尚未得到贝勒爷的宠幸”

“格格,夫人的意思,是希望格格你早日伺候贝勒爷,在嫡福晋进门前怀上身孕,如此的话,夫人会说服老爷和老太爷,向贝勒爷举荐您成为庶福晋,或者是侧福晋。”

婢女微微低着头,轻声细语的向佟佳兰珠禀报,娇俏的鹅蛋脸上,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知道了,你去打听一下,贝勒爷今儿个夜里头,是否歇在侧福晋房里头?”桃红色盖头下,佟佳兰珠面上闪过一丝红晕,娇声吩咐道。

按照规矩,今儿个是侧福晋,也就是她一母同胞的姐姐嫁进贝勒府的日子,她和青霜院西厢房的佟佳兰若,是陪嫁滕妾,贝勒爷今儿个夜里头是要歇在侧福晋房里头的。

可是

她不甘心,想着万一,万一贝勒爷知晓侧福晋身子不好,是不是会选择歇在她和西厢房的佟佳兰若两人中,其中一人的房里头呢?

虽然她是佟佳氏一族,嫡支的庶女,西厢房的佟佳兰若则是旁支的庶女,但是一同给侧福晋做了陪嫁滕妾,在贝勒府的身份是相同的,在同一个起点,都是滕妾

贝勒爷在她们两人之中,先宠幸谁,日后谁的身份便高一些!

婢女压低声音,嗡声道:“格格,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按照规矩,今儿个夜里头,贝勒爷是该歇在侧福晋房里头的”

自个儿这位格格,莫不是打算出手,在侧福晋嫁进贝勒府这一日,让侧福晋颜面无存吗?

便是自家格格有这样的心思,贝勒爷那边多半也是不会的。

据她所知,贝勒爷最是注重规矩,之前进贝勒府的几位格格侍妾,尚且还有没承宠侍寝的,如今自家格格想要越过侧福晋,伺候贝勒爷,到头来多半是自取其辱,沦为贝勒府的笑柄的。

“只是打听一下,没有大碍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侧福晋身体一向不好,若是不能伺候贝勒爷,那么今儿个夜里头,贝勒爷势必会到我和西厢房的兰若姐姐房里头的,如今先打听一下,做好应对的准备,也好过让西厢房那边抢了先”

佟佳兰珠,盖头之下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心中暗暗的思量着。

一旦侧福晋不适合伺候贝勒爷,那么她势必要抢在西厢房的佟佳兰若之前,成为贝勒爷的女人!

婢女低低的应了一声,微微低着头,让人瞧不清她面上的神色变化,心中暗暗思量着,夫人对二格格,会不会看走眼了呢?

夫人说,自己如今伺候的这位二格格,是个愚蠢没脑子的,之前在佟佳府那边,她也是如此认为的,可是今日二格格随侧福晋一同进了贝勒府,此时此刻的这一番话,怎么都不像是蠢笨如猪的二格格能说出来的

会不会,二格格从前一直是在夫人面前扮猪吃老虎,蒙骗夫人呢?

佟佳兰珠,不知道婢女心中所想,略微的沉吟了片刻之后,轻声道:“云儿,如今嫡额娘将你给了我,日后在这贝勒府上,我便是你的主子,本格格不希望你是个吃里扒外的。”

“自古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嫡额娘承诺你的,本格格也是可以给你的”

呵,嫡母马佳氏,妄图用云儿这个娇俏美丽的婢女,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让自己从此以后为她所用,甘受她的支使,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佟佳府,她没有一母同胞的亲兄弟,没有亲姐妹,姨娘更是早早的就已经病逝了,这些年来,在嫡母马佳氏面前伏低做小,装出一副蠢钝,上不得台面的样子,不过是为了能够有一门好亲事罢了!

如今目的达到了,脱离了嫡母的掌控,也是时候该为自己而活,为自己以后的荣华富贵,努力争夺贝勒爷的宠爱了。

身边这个婢女云儿,嫡母安排来监视自己一举一动的,她一早就知晓,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格格,奴婢奴婢听不懂您在说什么”强忍着心中的惊恐,婢女云儿硬着头皮,连忙开口回应佟佳兰珠。

自己是夫人安排到二格格身边的眼线,二格格知道,可以理解,可是夫人承诺自己,会让自己将来也成为贝勒爷的女人,格格是怎么知道的呢?

不可以,不可以,自己如今虽然随二格格一同进了贝勒府,但是父母兄弟,还在佟佳府上,还在夫人手底下做事,若是自己背叛了夫人,爹娘和兄弟姐妹们,只怕是小命不保

桃红色盖头之下的佟佳兰珠,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嘲讽不屑的冷笑,漫不经心的道:“无妨,你自个儿思量思量,过几日给本格格一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