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婢女连思(上)(1 / 1)

那拉府上,因为觉罗氏这些日子忙着招呼各家的女眷们,厨房那边多忙着做客人们的饭菜,故而对后院的女眷们,诸多懈怠。

清漪作为未来四阿哥嫡福晋,尚且被怠慢,到了饭点,厨房没做好饭菜,送了几碟点心打发……

因知晓前头那拉府正厅里头发生的事情,清漪心情愉悦,也就没有过多计较,随意尝了几块点心,便将其赏给院子里头伺候的婢女嬷嬷们了!

林嬷嬷带着婢女,提着食盒躬身退了下去,这时候她的玉兰苑中,行色匆匆进来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小婢女。

小婢女到了清漪的面前,对着清漪行了一礼,轻声禀报道:“格格,宫里头来圣旨了,十格格被指给了太子殿下做庶福晋”

庶福晋三个字一出,清漪早先就知晓了,面色没多大的变化,而一直在她身边的乌苏里嬷嬷则是满脸惊讶,眼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

那拉府上,费扬古大人的第十女,被指给太子殿下做庶福晋,本来只需要一道口谕就行了的,可是如今一个太子殿下庶福晋,却是得了圣旨,这

“格格,按照规矩,只有太子妃,太子侧妃,嫡福晋,侧福晋,才能得到圣旨指婚,如今十格格一个庶福晋,得了皇上的圣旨”面色讪讪,乌苏里嬷嬷斟酌着字句,望向清漪轻声开口道。

庶福晋,皇上指给太子殿下的庶福晋,按照规矩是不需要圣旨的,如今费扬古大人的第十女,小小庶福晋,却是得了圣旨,这是何缘由呢?

是皇上有意抬举呢?还是另有别的深意在其中呢?

若说是皇上有意抬举,大可以直接将那拉府上的十格格指给太子殿下做侧福晋,直接上了皇家玉牒啊!

清漪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道:“无妨,十妹妹福泽深厚,便是做太子殿下的庶福晋,日后也能够飞黄腾达的,眼下夫人那边只怕是因此受了不小的打击,嬷嬷你叮嘱咱们玉兰苑的人,最近行事低调一些”

乌拉那拉·涟漪,被皇上指给太子胤礽做庶福晋,连侧福晋都不是,觉罗氏可是当场就气的吐血的,这回过神来,觉罗氏只怕是会越发的愤怒,怒气憋在胸口无处发泄,到时自己院子里头的下人们,一个不小心,便会成为觉罗氏发泄怒气的对象,轻则杖责一顿,重则被打杀发卖出府。

“对了,嬷嬷,让人去打听一下,太子妃花落谁家,还有哪些世家的格格,得了皇上的指婚。”顿了顿,清漪故作云淡风轻的开口,其实她的心中是很紧张的。

她不是紧张别人,而是紧张她未来的夫君四阿哥那边,这一次选秀,四阿哥不知道又被指了几个格格伺候

乌苏里嬷嬷点了点头,低眉顺眼的退了出去,让人出府去打听。

婢女连思,和被清漪送给了觉罗氏的连翘一般,和清漪一起长大的,嗫嚅着嘴唇,张了张嘴,想开口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是生生的咽了下去。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想说她不想离开格格,不想早早的就嫁人,她想留在格格身边,永远的伺候格格,可是

清漪眼角余光瞧见婢女连思欲言又止的神情,面色微微的愣了一下,轻声道:“连思,让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呢?连翘那边可曾听进去了?”

连思和连翘,和她是一起长大的,连翘生了异心,被她送给了觉罗氏,美其名曰到觉罗氏的身边,替她这个曾经的主子尽孝心,实则是她给觉罗氏添堵的,但是后面托胡七查出来的结果,让她决定换一个方法。

她的阿玛费扬古,已经被觉罗氏下了绝子药,有再多的妾室,觉罗氏也不放在心上的,她虽然有办法能够解了阿玛费扬古身上绝子药的药性,但是她不乐意

连翘不安分,给觉罗氏添堵不行,那么就给觉罗氏的宝贝女儿,乌拉那拉·涟漪添堵,乌拉那拉·涟漪过的不好,觉罗氏便会跟着着急,一着急就不会总是来找她的麻烦了!

“格格,奴婢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话转告给了连翘,只是格格,咱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连思面上满满的都是疑惑,心中暗道格格这样做,真的好吗?

格格说,老爷被夫人下了绝子药,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子女出生

格格还说,连翘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随便配个小厮,或者是给老爷做妾委屈了,连翘应该跟着十格格去到太子殿下身边,将来做太子殿下的女人!

清漪笑了笑,戴着精美护甲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紫檀木茶几,轻声道:“连翘是个心思大,不安分的,当初便是看出了她的野心,这才想将她打发出去的,只是当时夫人突然过来了,还口口声声说我这个继女,不孝嫡母,于是我便将计就计,将连翘送到夫人的身边去,希望连翘给夫人添添堵。”

“连翘想着,爬上阿玛的床,成为阿玛的妾室,将来给阿玛生下一儿半女的,当时夫人明明已经看穿了连翘的心思,却是不为所动,依然收下了连翘,我心里头多留了个心眼,事后让人去查了查,查到的结果就是”

她选择给连翘一个更好的出路,不是因为她这个曾经的主子仁慈,而是她和连翘,各取所需,相互利用罢了!

连翘想要翻身成为主子,她需要一个让觉罗氏,自顾不暇的人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思颤抖着声音道:“格格,奴婢对天发誓,绝对不会背叛格格的,奴婢一生一世效忠格格,绝无二心,还请格格让奴婢继续留在你身边伺候吧!”

格格要将她许人家,难道是觉得她和连翘一样,不安分,生了异心吗?

不,她对天发誓,她绝对没有,她向来胆子小,怎么会有这般大胆的想法呢。

“连思,快起来!让你出府嫁人,不是因为你和连翘一样,而是你的性子,着实不适合到宫里头生活,你和我是一起长大的,以前好几次都是你舍身相救,格格我才能够撑下来,如今咱们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格格我怎么忍心让你跟着我去宫里头,永远做个伺候人的奴婢呢?”

“你放心,我已经给小舅舅那边去信,让小舅舅给你寻个不错的人家,你嫁过去之后就是正头娘子,自己当家做主,总好过跟着我入宫,做个伺候人的宫女强”清漪含笑着道。

其实,早在将连翘转送给觉罗氏之后,她便在私底下给瓜尔佳府那边的小舅舅瓜尔佳·祜满去了信,让舅舅替她身边这个婢女,留意个好人家。

如今也算是有眉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