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女主是一体双魂(第一更)(1 / 1)

觉罗氏淡然的收下清漪身边的婢女连翘,不曾忌惮连翘娇俏可人,年轻鲜嫩。

清漪心中不由得联想到从康熙二十三年,到如今康熙三十一年,她的阿玛费扬古,纵使依旧风流多情,身边不缺少年轻貌美的小妾,却是在觉罗氏所出的乌拉那拉·五格之后,一个孩子都没有

须知,从康熙元年到二十三年,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头,阿玛费扬古可是前前后后一共有二十个儿女,这还是不包括那些怀着没生下来,或者是出生之后夭折的。

如此强大的生育能力,加上身边不缺年轻漂亮的妾室,年纪也还没有到五十岁,不至于……

近十年的时间,阿玛费扬古的妾室们,一个孩子都没有生出来,甚至是都没有怀上过,清漪心中虽然觉得疑惑,觉得有内情,但是面上却是笑着望向觉罗氏道:“有夫人这句话,清漪便放心了!”

“日后,还请夫人多多宽待连翘一二,毕竟是和清漪一起长大的,多年的主仆情分……”

阿玛费扬古,为何这近十年的时间里头,一个子女都没有,这不是她一个做女儿的,能够插手的,眼下目的已经达到,生了异心的婢女连翘,已经被打发到了觉罗氏的身边去,阿玛费扬古的身体,究竟什么情况,与她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干系。

清漪心中这般想着,而她心底里头的原主,真正的乌拉那拉·清漪,却是不这么想的。

原主在她的心底里头,疯狂的叫嚣着,质问清漪,若是她们的阿玛费扬古有个三长两短的,日后便是清漪嫁给了四阿哥,没有娘家依靠,在四阿哥府上,也是难以站稳脚跟,更别说帮衬一母同胞的三位兄长了

清漪满心的无奈,对于这突然又冒出来左右她想法的原主,打是打不得,骂也是骂不得的。

她们如今住在同一具身体里头,一体双魂,她打原主,骂原主,何尝不是骂她自个儿呢?若是自己骂自己,自己打自己,传了出去,还不知道会被人怎么议论呢?

是脑子有毛病,还是有自残的癖好呢?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清漪只得在心底里头告诉原主,费扬古的身体硬朗着呢,再活个十来年时间不是问题,如今最大的问题,便是可能被人下了绝育的药,以后不能再有子嗣了

费扬古还能不能再有子嗣,严格的说起来,和她,和原主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干系!

那拉府上,费扬古已经有十个儿子,十个女儿,这数量不少了,而且原主的亲生母亲瓜尔佳氏已经过世了十多年了,不可能再活过来,替费扬古生儿育女了!

费扬古的孙子孙女都七八岁了,都是大孩子,这要是再弄出来几个比孙子孙女,年纪还小的庶子庶女,这是什么事嘛?

再者,费扬古都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了,还热衷生儿育女,就不怕身体被掏空,某天一命呜呼吗

若是那天,费扬古真的一命呜呼了,死在女人肚皮上,那才是对那拉府上最大的打击呢?如今费扬古虽然依旧风流多情,但是十年都没有一个子嗣出生,想来慢慢的应该会歇了心思,开始修身养性了。

清漪在心底里,厉声训斥原主,原主因为心虚,大气不敢出一声,只得憋憋屈屈的选择息事宁人,继续潜藏在清漪心底里头某个角落,随时窥探着。

对于原主躲躲藏藏,总是在清漪的身体里头某个角落窥伺,时不时的就突然跑出来作祟一下,清漪心中恨得牙痒痒的,但是却无可奈何……

毕竟,她才是属于外来者,是她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原主无处可去,不就只有在身体里头躲藏着吗?

………………

觉罗氏在清漪的院子里头,没有讨到任何的好处,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带着继女送给她的,美其名曰到她身边,替继女尽孝心的婢女连翘,气急败坏的离去,心中暗暗打着小九九,思量着如何让继女自作自受。

清漪面上云淡风轻的看着觉罗氏愤然离去的背影,嘴角上扬,勾起淡淡的一抹冷笑。

觉罗氏以为她是愚蠢到把自己把柄送给她,让觉罗氏以此威胁自个儿,对比,她只能说觉罗氏太天真了,活了两辈子的人了,也不想想天底下会掉馅饼的好事吗?

想法很好,但是现实很残酷,觉罗氏总有一日,会为今日的决定,后悔万分的!

“格格,奴婢斗胆说一两句,格格您其实不该将连翘送给夫人的,连翘若是说了什么对格格您不利的话,到时候岂不坏事”乌苏里嬷嬷斟酌了一番之后,面色讪讪的对着清漪低声开口道。

乌苏里嬷嬷此刻心里头所想的,和觉罗氏心中所想的差不多,也觉得婢女连翘是和清漪这个主子一起长大的,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万一婢女连翘记恨今日之事,说出什么子虚乌有的话来,到时候岂不是影响了清漪这个未来四阿哥嫡福晋的名声。

嫁入皇家做嫡福晋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注意着,名声是很重要的,稍有不慎便会因为一件小小的事情,成为声名狼藉之人……

清漪笑了笑,云淡风轻的道:“嬷嬷不必担心,连翘是个聪明的,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婢女连翘,向来是个聪明有野心的,如今被她送给觉罗氏,美其名曰替她这个做主子的尽孝心,其实内里头的深意,连翘到了觉罗氏的身边,回过神来之后,定然会想明白的。

连翘想清楚怎样做,才是对她最有利的,自然就不会胡言乱语了……

乌苏里嬷嬷所担心的事情,其实根本就没必要!她既然敢把连翘送到觉罗氏身边,恶心觉罗氏,那么在她的心里头,自然是有应对之策的。

一个曾经是她身边的贴身婢女,和她一起长大,如今被她送给了觉罗氏这个有前科,在外头百姓们眼中是恶毒继母形象的,连翘说出来的话,其中真假性究竟有几分呢?

只要是聪明人都会想,这个婢女说的那些诋毁旧主的话,是不是新的主子逼迫的呢?

可能很多人嘴上不会直接的说出来,但是心里头肯定是会这样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