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送婢女(第一更)(1 / 1)

觉罗氏被清漪怒怼,有了身边这一位,宫里头已逝太皇太后生前所赐嬷嬷的帮衬,顿时底气足了。

清漪说觉罗氏是贝子穆尔祜的庶女,是费扬古的继室,不是她的亲生额娘,觉罗氏心中不服气的同时,又猛然想到了四阿哥胤禛,清漪的未来夫婿,也是庶出,而且还是内务府包衣奴才出身的,德妃乌雅氏的儿子。

皇上的众多子嗣之中,除了太子殿下,是中宫嫡子,其它的,严格说起来,可都是庶子

此时此刻,觉罗氏心里头又开始打起小九九了!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格格不是有意冒犯您的,格格有口无心”觉罗氏自称是爱新觉罗氏,是宗室女,身份尊贵不凡,清漪面色嘲讽不屑的望着觉罗氏,嘴角含笑不说话,而之前匍匐在清漪跟前,说是愿意永远伺候清漪,性命都是清漪所救的婢女连翘,眼珠子转了转,对着觉罗氏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声开口替清漪这个主子向觉罗氏告饶。

连翘心想,夫人此时的样子,是生气的模样,格格要赶她走,她不能坐以待毙,不能就这么被格格赶了出去,必须得做点什么,让格格不要把自己赶走。

格格是要嫁给四阿哥做嫡福晋,自己和格格是一起长大的,主仆情深,若是能做格格的陪嫁丫鬟,一道进了四阿哥的府邸,将来近水楼台先得月,成了四阿哥的女人,摇身一变,成为主子,日子岂不是很舒坦

清漪看着婢女连翘此刻的举动,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

她本打算,婢女连翘对她虽然生了异心,但是眼下毕竟还没有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她放连翘一条生路,也算是全了多年的主仆情分。可如今看来,连翘这丫头,不是那等会坐以待毙的,已经有了自救的方法了!

也对,此时站出来,替自己这个主子求情,一是在自己这里留下一个忠心为主的好名声,二则也是变相的卖了觉罗氏这位那拉府上当家主母一个好,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若她是原主,肯定会对连翘此时的这一番举动,感激涕零,可是偏偏她不是原主,她不会对一个生了异心的婢女,感激涕零

勾了勾嘴角,清漪暗暗的在心底里头叹了口气,笑着望向觉罗氏道:“夫人,看来我这个婢女,和夫人您很是投缘,不如清漪便做个顺水人情,将这个婢女送给夫人您,全当是让她以后在夫人身边,替清漪略微尽一下孝心!”

觉罗氏是那拉府的当家主母,身边怎么会缺人伺候呢?清漪此番说是让连翘去觉罗氏身边,替她这个旧主略尽孝心,纯粹的是为了恶心觉罗氏。

她想打发走这个婢女,觉罗氏说她不敬嫡母,那么她何不顺水推舟,将自己身边生了异心的婢女,转送给觉罗氏这个“额娘”,当是替她到觉罗氏的身边尽孝,此举无论是怎么说,都是合情合理的啊!

一个婢女,得了主子的看重,替主子到“嫡母”身边尽孝,这是多大的荣耀啊,多少做婢女的,求都求不来的恩宠。

“格格”婢女连翘,惊恐的抬起头来,眼中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

她的格格,她此后多年,一起长大的格格,如今居然要把她转送给夫人,让她去伺候夫人

夫人对格格恨之入骨的,她作为格格的贴身丫鬟,不是不知情,此番她到了夫人的身边,只怕是要小命不保啊!

格格为何如此的狠心,丝毫不顾及多年的主仆情分呢?几个月前,格格还是能够为了救她,大着胆子冒犯夫人的,如今怎么就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冷血无情,变得让她觉得十分陌生呢。

乌苏里嬷嬷和林嬷嬷两人迅速的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了然,林嬷嬷想了想,含笑着望向婢女连翘,连安慰带着威胁的道:“连翘啊,格格让你去夫人身边伺候,替格格尽孝心,这是抬举你,怎么你还不愿意吗?”

可怜这个婢女,不知道什么地方惹恼了格格,被格格转手送给了面慈心恶的夫人,以后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不过,便是到了那拉夫人身边,没有好日子过,那又如何呢?这件事情,说到底,本就不是她们做奴婢的,能够质疑的,主子决定了的事情,她们做奴婢的,顺从便是了,断不能拒绝,或是越过主子,越俎代庖的替主子下决定。

背叛主子的奴才,下场有多凄惨,她们在宫里头的时候,见得多了!

“林嬷嬷,你”你欺人太甚。

连翘一想到以后,会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心里头便后怕不已,再也顾不得什么了,顾不得林嬷嬷时候宫里头出来,到清漪身边充当教养嬷嬷的,此时连翘狰狞着脸色,眸光阴沉沉的望着林嬷嬷,对林嬷嬷恨得牙痒痒的。

本来,在林嬷嬷和乌苏里嬷嬷没有到格格身边的时候,她才是格格的贴身大丫鬟,是格格的心腹,可是就因为内务府派了这两位嬷嬷来,她和连思两人,在格格面前便失了宠,日子那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连思相貌平平,蠢笨不堪造就,胆小怕事,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头吞也就罢了,而她却是不甘心就这么的失了格格的倚重。

如今,格格要把她送给夫人,林嬷嬷不但不帮她说话,反而落井下石

觉罗氏面色一怔,上下打量着连翘,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着,心中暗暗的思量着,这个生的娇俏可人的婢女,在继女身边伺候了多年,对于继女院子里头的事情,多少是知道一些,如今继女将其送给自己,打着替她到自己身边尽孝的名头,着实不好拒绝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婢女,肯定是知道继女的一些见不得人的秘密,到了自己身边,敲打一二,何愁不能套出话来呢?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从这婢女口中套出话来,对接下来她的计划,那可谓是如虎添翼啊!

一起长大的贴身婢女,站出来指证,不是更有说服力吗?

瓜尔佳氏留下的小贱种,终究是太年轻了,不够老练,这般轻易的就将身边贴身婢女转送给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