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京兆府尹科尔坤(三更)(1 / 1)

大理寺卿瓜尔佳·硕色,身为臣子,不是御史言官,却跳出来弹劾宗室之人,固山贝子穆尔祜,此举着实让人出乎预料。

朝臣们,一副看怪物的样子看着瓜尔佳·硕色,一个个的暗暗的咽了咽口水,心中默默的替为其感到可惜,可惜了这么一个仕途一帆风顺,正三品,掌管全国刑狱的最高官员,如今却是拧不清事实。

固山贝子穆尔祜,那可是宗室,便是御史言官们,也是不敢轻易弹劾的,而他一个大理寺卿却是跳出来

龙椅之上,心中本来是好奇不已的康熙皇帝,此刻忍俊不禁想要朗声大笑,太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这大理寺卿硕色,为了嫡亲姐姐留下来的孩子,也算是拼了。

身为大理寺卿,却是抢言官御史们的差事,甚至这弹劾的还是宗室之中的固山贝子,固山贝子穆尔祜虽然只是个小小贝子,但是其玛法却是他大清开国勇士,太祖皇帝的长子广略贝勒褚英

算起来,固山贝子穆尔祜,还他这大清皇帝,未出五福的堂兄呢。

此外,瓜尔佳·硕色弹劾之人,和宁寿宫的太后,他的嫡母,有着拐了个弯的关系。穆尔祜那个嫁给费扬古的女儿,是侧福晋博尔济吉特氏所出,博尔济吉特氏出身蒙古科尔沁草原,和太后老人家,据说是堂姐妹关系!

“哦,穆尔祜教子无方,纵容其女残害原配子女?”康熙**oss勾了勾唇,饶有趣味望着下头跪着的瓜尔佳·硕色,心中暗暗思量着,接下来是该继续让瓜尔佳·硕色弹劾贝子穆尔祜呢?还是制止呢?

于公,这是关乎着整个大清皇室名声的事情,不得不慎重对待,于私,这是贝子穆尔祜府上,以及费扬古府上的家务事情,瓜尔佳·硕色提到朝堂之上来,有些说不过去

匍匐在太和殿的瓜尔佳·硕色,后背生出薄薄一层细汗,心中暗暗思量着,今日自个儿这般的草率,究竟是对还是错呢?

可是如果不为姐姐留下来的几个侄子侄女,讨个公道,他这个做舅舅的,心中过不去这道坎啊!

一咬牙,瓜尔佳·硕色硬着头皮道:“回皇上,奴才的侄女乌拉那拉氏,去年冬天,险些就被固山贝子穆尔祜之女觉罗氏害死了,而前些日子,那拉府上更是传出消息,说是费扬古大人的妻子觉罗氏,以奴才侄子的婚姻大事,威胁奴才的侄女儿”

事已至此,说出来与不说出来,硬不硬气的咬牙走下去,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皇上心中若是有心想管一管,自然会管,若是无心,那么便是她说的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

“京兆府尹,可有此事?”康熙皇帝心中跟明镜似的,前些日子京城之中,传的沸沸扬扬的,费扬古之妻觉罗氏,嫉妒费扬古原配瓜尔佳氏所出之女,被他赐婚给了老四做嫡福晋的乌拉那拉氏。

穆尔祜侧福晋所出之女觉罗氏,以嫁妆和乌拉那拉氏同胞兄长的婚姻大事,威胁乌拉那拉氏……

当时他便让人暗中打探了一番,发现确有此事,觉罗氏的确说过那样的话,做过那些的事情,甚至费扬古原配瓜尔佳氏前头的两个儿子,所娶的妻子兆佳氏和常佳氏,娘家官职都不高,和那拉府上门第不相当

京兆府尹,伊尔根觉罗·科尔坤,猛然的被康熙**oss点名,心中咯噔一声,立马从文官行列之中站出来,恭敬的对着康熙皇帝下跪行礼道:“回皇上,的确有此传言,不过没过几日,传言便不消而散了!”

伊尔根觉罗氏·科尔坤,大阿哥胤褆的岳父,此刻神经绷得紧紧的。

他的女儿是大阿哥的嫡福晋,嫁给大阿哥五年时间了,一直没有生出儿子,惠妃娘娘那边对此多有不满,若不是因为他是正二品的京兆府尹,掌管着京城治安,只怕他的女儿伊尔根觉罗氏,早就无法在大阿哥府上立足了。

四阿哥未来嫡福晋乌拉那拉氏,那拉府,瓜尔佳府,以及贝子穆尔祜府上的事情,他作为大阿哥的岳父,不是应该避嫌的吗?

皇上此举,究竟是何意呢?是故意试探,通过试探自己,间接的试探大阿哥有没有对太子殿下取而代之的想法,还是只单纯的因为自己是京兆府尹,京中治安问题,归自己管辖呢?

“哦,传言不仅可信,大理寺卿,此时就此打住,莫要再提了”康熙**oss点了点头,望向瓜尔佳·硕色,沉声开口。

贝子穆尔祜,终究是宗室之中,有着固山贝子爵位的,此外事情还牵扯到从一品内大臣费扬古府上,不宜闹大。

宗室之中的事情,自有宗人府那边处理,弹劾之事,更不是大理寺卿一个掌管刑狱的能够越俎代庖,越过御史言官们进言的,瓜尔佳·硕色固然为了替侄子侄女讨个公道,一片好心,作为大清帝王,他固然心中敬佩,但是终究不合适。

瓜尔佳·硕色,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是生生的咽了下去,谢过康熙**oss之后,从大殿之上爬起来,躬身退到自己的位置上,眼观鼻鼻观心的,让人看不透他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康熙**oss,目光挪到京兆府尹伊尔根觉罗氏·科尔坤身上,眸光沉了沉,浅笑着道:“科尔坤,朕听闻今年你嫡出的四女儿,也在入宫参选的秀女行列之中,不知可有此事”

科尔坤的嫡长女,二十五年的时候入宫选秀,被指给胤褆做嫡福晋,二十六年的时候嫁给胤褆,这几年来深得胤褆的宠爱,为胤褆接连生下三个女儿。

虽然伊尔根觉罗氏还年轻,但是胤褆这些年独宠伊尔根觉罗氏,致使胤褆府上,除了伊尔根觉罗氏所出的三个嫡出的小格格之外,再无其他的孩子出生,终究是犯了皇家忌讳的。

昔年,他的皇阿玛,虽然独宠董鄂妃,后来的孝献皇后,但是后宫之中却是依旧有阿哥公主出生的,而如今胤褆独宠伊尔根觉罗氏,连个庶出子女都没有

“回皇上,奴才的四女儿,今年年方十五,正是待选的秀女。”科尔坤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往下掉,心中惶恐不已!

皇上突然提起自家入宫参加选秀的四女儿,是何用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