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怼觉罗氏(1 / 1)

佟佳兰心,只是一个小小銮仪使的女儿,本是不够资格入宫选秀的,可是架不住佟佳府上只有她一个年龄适合的女子,故而佟国维大人,已逝孝懿仁皇后和宫中柔嫔佟佳氏的父亲,递了折子,求了康熙皇帝,让佟佳兰心以庶出的出身入宫选秀。

佟国维本来只想让自己这个庶长孙女,进宫选秀,熬到第三轮殿选的时候,留牌子赐婚给宗室里某个辅国公或者镇国公为妻,不曾想康熙皇帝竟然直接将佟佳兰心一个小小銮仪使之女,赐给四阿哥胤禛做侧福晋,算是抬举佟家了!

二月初二,本就是满洲八旗适龄女子,入宫选秀的日子,各家都派了下人守候在皇宫西华门外,西华门发生的这一桩子事情,以最快的时间传遍了整个北京城,满蒙汉八旗人家,无论是位极人臣的,还是普通旗民之家,心中都是羡慕佟佳兰心的。

本是即将入宫参加选秀的秀女,可是临到了宫门口,却是突如其来的来了一道赐婚圣旨,云里雾里的就被赐婚给了四阿哥做侧福晋了!

四阿哥侧福晋,虽然不是嫡福晋,但是好歹是上了皇家玉牒的,而且还是康熙皇帝赐婚的,和之前的四阿哥嫡福晋乌拉那拉氏是一样的,比选秀之后指婚出身的侧福晋,或是因为生子有功请封的侧福晋,高贵许多……

况且佟佳兰心,不过是个小小銮仪使之女,做阿哥格格都是抬举的!

同在选秀之列的外地知府李文华两个女儿,年长些的,面上倒是坦然,可年纪小些的,却是嫉妒的一张脸都扭曲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四阿哥的嫡福晋也就罢了,年龄对不上,可姓氏总是对的,如今突然冒出来一个侧福晋佟佳氏,还是个小小銮仪使之女!

前世她的嫡亲姐姐,入侍四阿哥潜邸的时候,只是个格格,后头因为生子有功,这才被晋封为侧福晋,如今……

一切都变了,变得扑朔迷离了!

那拉府这边,清漪顶着春梅两把头的发髻,身着一身淡蓝色的旗装,仪态万千的来到大厅之中,盈盈对着费扬古和觉罗氏屈膝行礼,一举一动,高贵大方,俨然已经有了皇家嫡福晋的派头。

费扬古满意的看着清漪,心中感叹他这个原配妻子瓜尔佳氏留下的女儿,是个极好的,容貌规矩都是极拿得出手的,派头十足,难怪能够被皇上赐婚给四阿哥做嫡福晋

“清儿免礼,自家人不用如此客气。”费扬古难掩面上笑意,亲切的望着清漪开口。

从前是清丫头,如今升级到了清儿,清漪听在耳朵里头,只感觉浑身上下一阵鸡皮疙瘩!

她这位阿玛费扬古大人,这变脸态度未免也太快了。

如此,也难怪满洲八旗女子,争破脑袋想进宫,想做皇家的女人,从她这个之前放任她在后院里头自生自灭的阿玛,这些日子的变脸来看,果然是一招飞上枝头变凤凰,鸡犬都得势

清漪心中自嘲,面上却是笑盈盈的道:“多谢阿玛,多谢夫人!”

觉罗氏从清漪进入大厅之中,看着仪态万千的清漪一步步的走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她仿佛在这个瓜尔佳氏留下的继女,她心中恨得牙痒痒的贱丫头身上,看到皇后才有的,母仪天下的气质。

这样的通身贵气,本该是她的宝贝女儿,三十多年后才该有的,可是如今却是出现在眼前这个贱种身上

“清儿这些日子跟着内务府出来的嬷嬷学了规矩,果然是大变样了,若不是亲眼所见,额娘定然不敢相信的。”觉罗氏明明心中恨得牙痒痒的,但是面上却是一脸慈爱可亲的样子,甚至是亲切的上前亲自扶起正准备起身的清漪。

触及到清漪肤如凝脂,十分细腻光滑的双手,觉罗氏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心中暗暗疑惑,这个继女手上的皮肤竟然这般的好,比起她花了大价钱得了一张美白的方子,精心培养着的宝贝女儿一身皮子更好!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这个继女不是应该面色苍白,身体孱弱,皮肤粗糙吗?怎么会有这等滑腻的皮肤呢?

这般细腻的皮肤,便是连她身为女人,都忍不住心中想法,想要多摸一两下,何况是男人

清漪听着觉罗氏话中有话,勾了勾唇,巧笑嫣然的道:“女大十八变,清漪长大了,自然和从前不一样了,这规矩什么的,自然是宫里头的嬷嬷教导的好,不过十妹妹想来也是不差的。”

话锋一转,清漪不动声色的将话题转到早早的便乘坐着马车,出发前去皇宫西华门外等候着,入宫参加选秀的乌拉那拉·涟漪身上。

乌拉那拉·涟漪没有按照历史的轨迹,早早的被赐给四阿哥做嫡福晋,如今要进宫参加选秀,被宫里头的皇帝陛下和后妃们挑挑拣拣的,想来觉罗氏这个本土重生之人,心里头是愤恨的吧!

“清儿说笑了,涟儿年纪小,身量尚未长开来,哪里能和清儿你相比呢。”觉罗氏眼中一闪而过一丝怒意,眸光犀利的望着清漪,眼中的意思仿佛是在警告清漪不要乱说话一般。

费扬古沉浸在自家女儿仪态万千,高贵大方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继妻觉罗氏眼中的恨意。

清漪扬了扬唇,笑盈盈的道:“十妹妹怎么会身量尚未长开呢?若是身量尚未长开,那何不再等三年,等到完全长开了,再进宫参加选秀,如此一来,中选的几率,岂不是更大一些呢?”

觉罗氏心中打的算盘,她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她的好阿玛,费扬古大人知不知道呢?

清漪嘴上是对觉罗氏询问,而目光却是灼灼的望着费扬古,想看一看,她这个阿玛费扬古,会如何回答她呢。

“这”费扬古面色讪讪,对上清漪探询的眼神,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回答。

继妻觉罗氏所出的女儿,如今不过十二岁的年纪,年龄的确小了些,再等上三年进宫选秀,年龄正好,身量也正好长开,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