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食物相克(1 / 1)

那拉府上,伴随着当家主母觉罗氏被费扬古责罚,闭门思过半个月,清漪从狭小偏僻的小院子里,挪到了稍微宽敞明亮的玉兰苑,费扬古刻意的让人将这消息放出去之后,渐渐的京城之中,针对那拉府的流言蜚语,风向渐渐淡了。

或许不是因为那拉府上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使得流言蜚语淡了,而是因为康熙三十一年的选秀来临了,新的话题冲淡了那拉府上的这流言蜚语。

康熙三十一年的二月,如期而至,距离待选秀女入宫参加选秀的日子只有一天的时间了

清漪一脸惬意的躺在新院子,玉兰苑中的贵妃躺椅上,拿起一块厨房新送来的点心,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即又放了下去。

呵呵,府里头大厨房,这几日里,送来的点心,都是有毒的,是她的好继母觉罗氏都被禁足,闭门思过了,还不肯善罢甘休呢?还是府里头又有人要准备出手对付她了呢?

“林嬷嬷,看看这盘点心”清漪勾了勾唇,望向身边,身形纤瘦的林嬷嬷,笑着道。

林嬷嬷会医术,她还是这几日时间里头,无意间发现的。

当然,她心里头也很好奇,林嬷嬷这般会医术,从宫里头出来的教养嬷嬷,究竟是什么人安排到她身边的呢?德妃凉凉,似乎是不可能的,德妃凉凉似乎对她这个儿媳妇,是很不满意的。

从太子胤礽,越俎代庖,给她未来的丈夫,四阿哥胤禛安排了试婚宫女赫舍里氏之后,德妃乌雅氏紧接着也给四阿哥房里头安排了两个内务府小选出身的宫女,一个徐察氏,一个叶穆氏,都是德妃乌雅氏母族,正蓝旗小门小户出身的女子。

徐察氏和叶穆氏,这两人没有赫舍里氏的运气好,没有从宫女摇身一变,变成了四阿哥房里头的格格,只是小小的官女子

官女子也称侍妾,大多是宫女出身,因为伺候了主子,比普通的宫女,身份稍微高那么一丁点,算是清朝阿哥后院里头,妾室之中最低的一类,平日里头除了要像奴婢一般的伺候主子之外,还要在主子有需要的时候,提供其它的……服务。

与宫女不同的是,官女子稍微有那么一丁点的盼头,侥幸生下一儿半女之后,身份会得到提升……

额,清朝中前期,内务府包衣宫女出身,坐到高位的有康熙的德妃乌雅氏,乾隆的慧贤皇贵妃高氏、令皇贵妃妃魏氏。

林嬷嬷得了清漪的吩咐,低低的应了一声,仔细的检查清漪所指的那一盘点心,片刻之后,林嬷嬷淡笑着道:“回格格,这点心并没有什么问题,格格可以放心食用”

她并未在点心里头发现什么,想来是没有问题的,这些日子以来,因为格格的吃食之中,总是会有其它的东西出现,导致格格小心谨慎过头了!

“哦!嬷嬷认为这盘点心没有问题,那么如果是与其它的同食呢?”清漪淡笑着开口。

这一盘点心,单独使用,的确没什么问题,但是

她早上的时候,吩咐了身边的婢女去大厨房那边,说是中午要一盘烤牛肉,这会儿马上就到了用午膳的时间,大厨房那边说是牛肉还没有烤好,差人送了一些点心,让她先垫一垫,送来的点心里头有一盘红糖栗子糕。

牛肉忌红糖,同时容易胀死人,牛肉和栗子同食会引起呕吐

林嬷嬷心中咯噔一声,再次蹲下来仔细的检查一番,将几盘点心都检查了个遍,却是依旧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的,只得讪讪的望着清漪道:“奴婢愚钝,未能发现不对的地方,格格恕罪!”

“红糖栗子糕,选用红糖,栗子,揉制而成,是一道比较甜腻的点心。当然了,点心嘛,甜腻一些也是无妨的,可是嬷嬷可记得先前本格格派人去大厨房说了一声,中午要一盘烤牛肉”清漪淡笑着望向林嬷嬷开口。

林嬷嬷没有想到待会儿大厨房那边送来的午膳,情有可原。

毕竟上午时分,她差人前去大厨房那边要的,午膳一盘烤牛肉,这会儿还没有送过来呢?没有送过来的东西,自然是容易被忽略的。

顿了顿,清漪继续笑着道:“红糖栗子糕,与牛肉同食,轻则呕吐腹胀,重则会胀死人”

呵呵,真真的是好算计啊!

这番算计,是想着即便是她不直接腹胀致死,也是要她呕吐不止的,一旦传了出去,她这未来的四阿哥嫡福晋,岂不是要成了那心中没个数,贪吃东西,坏了肠胃的冒失鬼呢?

“”

林嬷嬷愣了一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后背生出一层冷汗,心中暗道好一个狠毒的算计啊!

“格格,这件事情,要不要和老爷说一声,或者是”乌苏里嬷嬷面上神色怔了怔,斟酌着望向清漪开口道。

每日防备着,这也不是个事啊!

这些日子,她们已经接二连三的遇到这样的事情了,不是吃食之中被下了毒,便是衣服被褥上被放了伤身体的药物,或者是其它的阴谋诡计,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自家主子,好歹是皇上赐婚的四阿哥嫡福晋,那拉府上怎么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暗害呢?

清漪勾了勾唇,冷笑着道:“跟阿玛说了又有什么用呢?阿玛若是真的有心,这些日子早就做出相应的对策了,不会我这院子里头,这般的闹腾,阿玛那边却是丁点行动都没有的。”

从她和觉罗氏彻底的撕破脸之后,这十来天的时间里头,她这院子里头的丫鬟婆子们,已经接连被她发卖了几个,她的阿玛费扬古,便是平日里头公务再繁忙,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的。

她可是皇上赐婚的,未来的四阿哥嫡福晋,是那拉府上最贵重的,阿玛费扬古不说每日过问她的衣食起居,这隔三差五的过问一二,也是要的,可是呢?她的阿玛,费扬古大人根本就没有过问,没有过问,自然就不知道她这些日子里头,经历了什么

如今乌苏里嬷嬷提议,将这些事情跟她的阿玛费扬古说一声,其实根本就是白说,一点意义都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