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嫁妆的事情(推荐加更)(1 / 1)

紫禁城中,太子胤礽越俎代庖,给四阿哥胤禛安排了赫舍里氏一族庶出的格格做试婚宫女,四阿哥胤禛看在太子胤礽的份上,直接给了格格的身份,安置在后院之中,此事如一阵风似的,传遍了整个紫禁城,乃至是整个燕京。

那拉府上,清漪已经调整好了心情,心中不再抱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是在得知四阿哥胤禛如今有了第一个女人的时候,心情还是忍不住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前世的她,有轻微的洁癖,虽然年近三十,马上就是圣斗士了,谈过几场恋爱,但是和男朋友之间,却只局限于牵牵小手,一起看个电影,逛逛街什么的,其它的更深层次的交流,根本就没有过。

如今被清穿使者,送来这大清朝康熙年间,可怜她冰清玉洁的一个人,却是遇着了一个二手货

她也想让自己变成二手的,这样一来自己也不吃亏,但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啊!若她不是清白之身,这将来与四阿哥胤禛的洞房花烛夜怎么办呢?

难道用电视剧,或者是小说里头那般的,用鸡血冒充吗?便是她能做到天衣无缝,可是对于阅女无数的宫中的嬷嬷们,只怕是掩耳盗铃的。

此外,焉知四阿哥胤禛察觉不出来呢?须知,女人和女孩子,那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给夫人请安!”清漪托着下巴发呆,心中暗暗的替自己感到不平,不平她前世今生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如今马上就要清白不保。

甚至这即将娶她进门的四阿哥胤禛,还不是纯洁的第一次,是个被别的女人用过的二手货,这个时候,她身边伺候的婢女,有些紧张的声音,传入了她的耳朵之中。

夫人,那拉府的当家主母,她的继母觉罗氏,主动的来她这个小院子里头,这可真真的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觉罗氏不是应该气的发疯,眼看着选秀临近,她依旧平安无事的,着急上火吗?怎么今儿个有时间来她这个继女的小院子里头呢?

无事不登三宝殿,觉罗氏此番前来,只怕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是想看看她乌拉那拉·清漪怎么样了,她使得那些奸计有没有得逞吗?

心中冷笑,清漪面上却是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微微屈膝,不痛不痒的对着觉罗氏行了一礼道:“不知夫人大驾光临,清漪未能远迎,还请夫人见谅”

按照规矩,清漪应该称呼觉罗氏为额娘的,可是自清漪来到这大清朝之后,从来没有叫过觉罗氏一声额娘,都是客气而生疏的称呼觉罗氏夫人,更是没有自称女儿,从始至终都是自称清漪的。

她能够与植物进行交流,自然而然的也就知道了她之所以会被清穿使者送过来,完全是因为觉罗氏心思恶毒,想在选秀前期,让她这个原配嫡女染上风寒病逝,原主香消玉殒,这才有了她的到来!

为此,为了原主,也为了她自个儿心中的这一口怨气,她是做不到称呼觉罗氏额娘,在觉罗氏的跟前自称女儿的。

“免礼,你这孩子怎么还是这般客气了,如今你是皇上下了圣旨赐婚的四阿哥嫡福晋,这过不了多久,就该是额娘跟你这四福晋请安了,咱们母女俩,就不要这般的客气了!”觉罗氏眼底里头是浓浓的怒火,面上却是慈眉善目的样子,甚至是亲切的扶起了清漪。

四阿哥嫡福晋的位子,本该是她精心培养的宝贝女儿的,如今却是被这个瓜尔佳氏留下的小贱种抢了去,她心中不甘心啊!这些日子,她派了不少人出手,下药在饭食之中,想让这个小贱人不知不觉染上怪病身亡,或者是趁其出门的时候,安排人手毁了其清白

奈何,每次她都是折损自己的人手,丁点不能伤害这小贱人!

再过十来天,宫里头的选秀就要开始了,而这个小贱人却是活蹦乱跳的,她不甘心,特意的前来看看这小贱人身边,究竟有何方神圣相助,每次都能让这小贱人逃过一劫呢?

清漪勾了勾唇,心中冷笑,面上却是淡淡的道:“礼节不可废,如今清漪还是那拉府的女儿,未曾加入皇家一日,便还得守着那拉府的规矩。”

什么叫咱们母女俩,这话也亏得觉罗氏这恶毒的女人说得出口。

觉罗氏不是应该对她恨之入骨吗?如今怎么突然的和她打起了亲情牌呢,是觉得直接动手不成功,学聪明了,采取迂回怀柔政策吗?

“哦,对了,不知夫人今日来清漪这里,是有什么要吩咐吗?”对觉罗氏这虚伪的女人,清漪生不出丁点好感来,此时一双明媚的杏眼,目光灼灼的望着觉罗氏,不咸不淡的开口询问道。

觉罗氏打着某种算计而来,她懒得与之拐着弯周旋,不如便直接进入主题,要说什么直接说便是了。

反正,她和觉罗氏之间,如今只是明面上还没有撕破脸罢了!

清漪不咸不淡的望着觉罗氏开口询问,心中冷笑不已,觉罗氏这边则是面色一沉,怒气蹭蹭的直往头顶上上冒,心中恨得牙痒痒的……

该死的小贱人,既然敢这么和她说话,她是那拉府的当家主母,是这瓜尔佳氏留下的小贱种的额娘,这个小贱人,从前连理直气壮的说话都不敢,如今怎么敢……

怎么敢如此阴阳怪气的这么跟她说话呢?是因为之前病了一场,性情大变了吗?还是怎么回事?

觉罗氏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心中暗暗思虑着,莫不是这该死的小贱人,病了一场,沾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若是这小贱人沾染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她不介意以此大做文章,便是不能让这小贱人声名扫地,做不成四阿哥的嫡福晋,也得恶心恶心这小贱人!

心中这般想着,觉罗氏面上却是一片慈母的样子,语重心长的望着清漪开口道:“这不,清丫头你已经是皇上赐婚的四阿哥嫡福晋了,马上就要嫁入皇家了,额娘心里头一直把你当成亲女儿一般的看待,这不前来和清漪丫头你商讨商讨嫁妆的事情……”

心中纵然不情愿,但是觉罗氏却也无可奈何,清漪毕竟是即将嫁入皇家做嫡福晋的,怎么能没有嫁妆呢?若是清漪被随随便便的指给某个阿哥王爷做妾室,或者是留在宫里头做嫔妃,倒是可以省下一笔嫁妆,但是事实却是不让觉罗氏如愿。

清漪不仅仅是被赐婚给人做正妻,而且还是四阿哥,未来雍正皇帝的嫡福晋……

“哦,嫁妆的事情,不是阿玛和夫人你做主吗?为何要与清漪商讨呢?”清漪勾了勾唇,眉头微微皱了皱。

觉罗氏此举,是何用意呢?和她商讨嫁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