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瓜尔佳·婉仪(1 / 1)

瓜尔佳·婉仪,在身边奶嬷嬷的劝说之下,捏着鼻子喝了半碗药,吃了一大把蜜饯,将嘴里头的苦味淡了,苍白的小脸上,这才微微的露出淡淡的一抹笑容。

喝药真苦,以后再也不生病了!

奶嬷嬷看着自家小主子笑了,紧绷着的一颗心,算是暂时松懈了下来。

不管怎么说,格格总算是把药喝完了,虽然这一碗药是分成两次才喝完的,但总是喝了的,喝了药格格的身体才会好,自家格格这般好的容貌,将来长大了,进宫选秀,定能够中选,到时候不知道会被指婚给那位阿哥王爷。

大姑奶奶家的七表小姐,去年宫里头的除夕夜宴上,被赐婚给了四阿哥做嫡福晋,自家格格小小年纪,便是不可多得美人胚子,将来长大之后,定能和七表小姐一样,嫁给某位阿哥做嫡福晋的。

宫里头的九阿哥,十阿哥,和格格年纪相仿,九阿哥是宜妃娘娘的儿子,十阿哥的额娘是温僖贵妃,都是身份尊贵的,不比四阿哥差,到时候凭自家格格的容貌性情,定会被姑爷捧在手心里头疼爱的

“妈妈,你在想什么呢?”瓜尔佳·婉仪,瞧着奶嬷嬷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皱了皱眉头,抿着嘴开口询问道。

嬷嬷这表情,是在想事情,额娘和姐姐想事情的时候,便是这番模样的。可是嬷嬷在想什么呢?不会是想着待会儿中午时分,怎么哄自己喝药吧!

一天喝三次药,这段时间她每天都是泡在药罐子里的,嘴里头的苦味怎么都散不去,这样下去该如何是好。

真不想喝药啊!

奶嬷嬷回过神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却是咽了下去,因为这时候院子里头伺候的小丫鬟进来了,小丫鬟行色匆匆的进来,低声对着瓜尔佳·婉仪禀报道:“格格,那拉府的七表小姐来看你了。”

那拉府的七表小姐,瓜尔佳·婉仪面上神色一怔,在脑海之中回想那拉府,她那位在她还没有出生便过世的大姑母家的七表姐是哪位?脑海之中,一个胆子小的跟老鼠似的,性子格外的怯弱,总是躲在人后面,不敢大声说话的模糊身影出现,瓜尔佳·婉仪面上神色恹恹的。

本来她还挺高兴的,终于有人来看她了,可是脑海之中那个谨小慎微的表姐,一点趣味都没有,来了还不如不来呢?

“妈妈,请表姐进来吧!”心里头没多大的兴趣,但是瓜尔佳·婉仪却是依旧含笑着吩咐身边的奶嬷嬷请了清漪进来。

不管怎样,大姑母家的表姐虽然没什么意思,胆小如鼠,但是好歹是自己生病这段时间,第一个来看望自己的表姐,不见的话,礼节上说不过去,见一见随便聊上一两句,打发打发时间也是好的。

清漪尚且不知道,她留在瓜尔佳府上众人脑海之中的印象是胆小如鼠,怯弱得连话都不敢大声说,若是知道的话,她定然不会主动的来瓜尔佳府上,不会上赶着将自己的破绽,露到人前

进了瓜尔佳·婉仪的屋子,清漪的目光落在瓜尔佳婉仪身上,眼下的瓜尔佳·婉仪,她的小舅舅家的表妹,年纪虽小,但是模样生的极美,是个世间少有的美人胚子。

清漪心中感叹,瓜尔佳氏一族果然出美人,她这具身体,流淌着瓜尔佳氏的血脉,是个俏生生,风华绝代的美人儿。

眼前的这位小表妹,以及之前的瓜尔佳·云薇,都是各有特色的美人,难怪历史上会记载着,康熙皇帝对和妃瓜尔佳氏宠爱有加,在瓜尔佳氏未曾生育的时候,便晋封为嫔。

须知康熙三十九年,和嫔瓜尔佳氏和良嫔卫氏是一起被册封为嫔的,良嫔是因为有儿子,母凭子贵,而和嫔瓜尔佳氏,彼时无儿无女……

甚至还有传言说和妃瓜尔佳氏与雍正皇帝,她接下来的夫君之间不清不楚的。

清漪心中想着这些,面上却是笑意盈盈的望向瓜尔佳·婉仪道:“婉仪表妹,听郭罗妈妈说你病了,可好些了,表姐这些日子没怎么出门,一直跟着教养嬷嬷学规矩,不知道你病了,没能来看你,是表姐的不对。”

她的的确确的是在跟着教养嬷嬷学规矩,穿越来的这一个多月时间里头,她只出门过一次,今日这是第二次。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一直被蒙在鼓里头,她的继母,那拉府的当家主母觉罗氏,刻意的不让人告知她,目的是为了让她和外祖家关系冷淡,将来有什么事情的时候,靠不上外祖家……

“表姐客气了,大夫已经看过了,婉仪的身体好多了……”瓜尔佳·婉仪面色有些尴尬,讪讪的回应清漪道。

呃,怎么回事呢?怎么感觉眼前这个表姐,和记忆之中,胆小如鼠,怯弱得大声说话都不敢的表姐,有些不一样呢?

表姐容貌的确是变了许多,越来越漂亮了,自己长时间不见表姐,可能会觉得陌生,可是容貌再变,也不可能将之前那胆小如鼠的性格也变了啊!

表姐是那拉府的女儿,有丫鬟婆子们每天伺候着,不可能是假冒的,但是这性子怎么变化这么大呢?以前的表姐,大声说话都不敢,阴沉沉,呆呆的一个人,如今却是活泼开朗了不少,整个人充满了阳光的气息……

清漪点点头,亲切的上前拉着瓜尔佳·婉仪的手,不同声色的探查瓜尔佳·婉仪的身体情况,同时面上笑着道:“表妹还得多多注意身体才是,咱们女孩子的身体,是很重要的,关系着后半辈子的。”

哎,虽然婉仪小表妹风寒好得差不多了,但是却未完全好全,而且她刚刚探查到婉仪小表妹的身体,不是很乐观,宫寒有些严重,以后子上可能会艰难一些。

而且,最让她觉得匪夷所思的是,小表妹婉仪的宫寒之症,并不是因为着凉落水什么的引起的,而是吃了大量的寒凉的食物,长年累月导致的……

瓜尔佳府中,何人如此狠心,竟然用这等下作手段去谋害一个孩子呢?是妻妾之争,还是嫡庶之间的斗争,亦或者是府外的其他人收买瓜尔佳府的下人呢?

“表姐说的有道理……”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瓜尔佳·婉仪声音细弱蚊蝇的道。

表姐怎么回事呢?怎么当着自己的面说这样的话呢?她还小,才十岁,表姐怎么能当着她的面,说什么后半辈子,出嫁之后,为夫君生儿育女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