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四阿哥所求(1 / 1)

雄伟壮观,金黄色琉璃瓦下的紫禁城中,两年前翻修一新的宁寿宫,主殿之中,一身暗绿色旗装的皇太后博尔济吉特氏,斜斜的歪着身子,坐在榻上,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撸着怀里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色的纯种小京巴犬,一副舒适惬意的模样。

纯种小京巴犬,刚刚断奶大小,黑葡萄似的小眼睛,微微眯着,似乎很享受太后的抚摸

上好的红萝炭燃烧着,将整个殿内烘的暖洋洋的,仿佛这不是寒冬腊月,而是暖和阳春三月似的,伺候太后的宫女太监们,一个个低眉顺眼的立着,像个低调的小透明一般。

太后娘娘一副祥和安静,与世无争的样子,心中却是暗暗的思量着事情。

宫中的日子,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波涛汹涌,危机四伏,女人之间的斗争,永远比男人们的要激烈!

身居深宫之中,像太后这般的先帝爷遗孀,日子过得冷情而漫长,漫长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别的太妃太嫔们,有儿子的还可以出宫去由亲生儿子奉养,而像太后这般的身为皇太后,膝下无子的,却只能一辈子待在深宫之中,一天一天的熬着,直至熬到油尽灯枯的那一日。

皇太后十二岁的时候从科尔沁草原而来,进入大清后宫,初时为妃,后被册为先帝的正宫皇后,做了八年的皇后,刚过二十岁便成了寡妇,之后一直孀居在后宫之中,如今康熙三十年,只堪堪五十岁的年龄。

多年以来的孀居生活,已经让这位皇太后习惯了,习惯了这种冷情,孤寂,漫长的生活

不是没想过走出皇宫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不是没想过回到幼时,在科尔沁草原之上,骑马打猎,但终究只是怀念,只是幻想,身为皇太后,大清朝最尊贵的女人,她不能也不敢,她的一言一行代表着大清皇室,代表着科尔沁草原的蒙古贵女。

“禀太后娘娘,皇上与四阿哥正朝咱们宁寿宫过来!”太后身边的老嬷嬷,从殿外进来,掸了掸身上冷气,躬着身子来到太后娘娘的身边,低声向太后禀报。

前头乾清宫的小太监刚来她们宁寿宫禀报,说是皇上和四阿哥正过来,她作为宁寿宫的管事嬷嬷,心里头也是吓了一跳的。

明儿个虽是除夕,但是今儿个却是不过年不过节的,皇上怎么过来了呢?甚至皇上还带着四阿哥

皇上对自家主子,只有表面上的孝顺,太皇太后还在的时候还好,皇上去拜见太皇太后之后,还会来看望看望自家主子,可太皇太后薨逝之后,皇上除了逢年过节什么的,是绝不会踏入她们宁寿宫的,今儿个在这除夕的前一日,突然驾临宁寿宫,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眯着眼睛,正惬意撸着雪白色小京巴犬的太后手上动作一僵,继而很快恢复了淡定。

今儿个,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啊!明儿个就是除夕了,今日皇帝突然过来是什么意思呢?还带着四阿哥

莫不是皇帝真的厌恶自己到这个地步,在除夕的前一日便过来,提点自己,让自己明日对外称病,以身体不适为由吗,不出席明晚的除夕夜宴!

至于四阿哥胤禛,内务府包衣贱婢之子,除了初一十五来向自己这个皇玛嬷的宫里头请安之外,其它时候,从不曾踏入自己的宁寿宫,今儿个怎地岁皇帝一道过来了呢?

四阿哥是如今四妃之一的德妃乌雅氏所出,早年曾养育在孝懿仁皇后佟佳氏膝下,佟佳氏是皇帝的表姐,是慈和皇太后(孝康章皇太后)的娘家侄女,慈和皇太后佟佳氏当年年纪轻轻便病逝了,皇帝曾一度以为是自己这个嫡母容不下慈和皇太后,那几年自己在宫里头的日子才是过的艰难,若非有太皇太后照拂只怕早就追随先帝而去了!

如今皇帝带着在孝懿仁皇后佟佳氏膝下长大的四阿哥胤禛,包衣贱婢乌雅氏所出之子前来宁寿宫,所为何事呢?

太后一边想着,一边面色淡淡的用满语吩咐身边嬷嬷道:“请皇上和四阿哥到前头大厅稍候片刻,哀家换身衣裳便过去。”

来自科尔沁草原的太后,不会说汉语,只会说满语和蒙语,平日里头在宁寿宫大多是都是说满语或者是蒙语的,内外命妇入宫朝见之时,也只说满语,而因为太后不会说汉话,伺候太后的嬷嬷宫女们,大多是精通满语和蒙语的。

“是”

嬷嬷恭敬的应了一声,退了出去,按照往日皇帝驾临宁寿宫的规格,前去准备事宜,而太后则是由着贴身大宫女扶着转身进了寝殿之中。

宁寿宫正殿之中,皇帝爱新觉罗·玄烨坐在上座的位子上,四阿哥胤禛则是坐在皇帝右下边,下作的位子上,宁寿宫的宫女们,鱼贯而入,恭敬的给皇帝和四阿哥二人奉上热腾腾的马奶茶。

太后来自科尔沁草原,习惯了冬日的时候,喝上一盏热腾腾的马乃茶,去身体里头的寒气,因为在太后的宁寿宫中,无论来着是何人,饮品都是马奶茶。

冬日的时候,是热腾腾,冒着热气的,夏日则是放凉后,冰镇过的。

康熙端起面前的马奶茶,抿上一口,顿时觉得畅快不少,身体里的寒气荡然无存

四阿哥胤禛则是浅浅的尝了一口,便放下了,他并不喜欢这类带着奶味的饮品,他喜欢汉人喝的大红袍,铁观音,雨前龙井。

“老四,你真的决定了吗?”康熙眉头皱了皱,望向四阿哥胤禛,再次询问确认道。

皇额娘的意思,是明年选秀的时候,选几位带着科尔沁草原血脉的女子,给几位成年的阿哥,不拘于是做嫡福晋,还是侧福晋,自己也答应了皇额娘,会让皇额娘如愿的。

本来他已经定下了几个年长一些的儿子,嫡福晋和侧福晋人选,只待选秀的时候考究一番,可就在近日,老四却突然跑到乾清宫求了自己,说是中意乌拉那拉·费扬古的原配嫡女。

老四曾养育在表姐佟佳氏膝下,是自己和表姐的儿子,表姐临终前曾将老四托付给自己,自己答应过表姐,会对老四好的。

老四也是个好的,表姐去世之后,硬是要为表姐这个养母守孝三年,三年内,不沾女色

自己是天子,天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