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觉罗氏母女(1 / 1)

清漪顺利的搞定了身体里的原主,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同时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刚刚好险,差一点她就给别人做了嫁衣了,幸好原主乌拉那拉·清漪没有起贪心,不然她这个刚刚被清穿使者送过来的穿越者,只怕是抗争不过原主灵魂的,那一粒保命丹,以及芥子空间里头,清穿使者赠送的那些丹药,也是白白的便宜了原主。

环视芥子空间之中,清漪嘴角勾起了淡淡的一抹笑意。

清穿使者的慷慨赠送,果然是不俗的,十小瓶丹药,一汪灵泉,一部百科全书的几页,虽然不多,但是却能在关键的时候保命。

十小瓶丹药,每一瓶内装十颗,分别是保命丹,解毒丹,过目不忘丹,延寿丹,洗髓丹,美容丹,孕子丹,孕女丹,通灵丹,速学丹。保命丹她刚吃了一颗,剩下九颗,其余的都是尚未开封的,她准备用在关键的时候。

灵泉不大,目前并不知道什么作用,但是她可以肯定,清穿使者给的这个一汪灵泉,一定是有用处的。

至于百科全书的那几页,清漪瞄了几年,整个人风中凌乱,这哪里是百科全书,分明就是一部春宫图,清穿使者好大的一个乌龙啊!

“嗯,要不要服用一颗美容丹呢?”清漪眸光出了芥子空间,闭着眼睛思虑着。

她这具身体的原主,十四岁,大概是继承了过世的生身母亲瓜尔佳氏容貌的缘故,明眸皓齿的,活生生的小胖美人一个,服不服用美容丹,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不过既然答应了原主,来年选秀的时候,不被撂牌子,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刚服下一粒美容丹,房门便被打开了,一时没控制住,清漪险些被美容丹给硬生生的噎死了!

费力的咽下了美容丹,清漪的目光,望向房门方向,上下打量着。

两个青衣女婢,本是忧心忡忡的,此时见主子,望着她们,惊喜的开口道:“格格,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

“”

那拉府的七格格,发了高烧之后,没有烧坏脑子,不出一日时间,便传遍了整个北京城。

觉罗氏的院子里头,觉罗氏脸色阴沉沉的,十分难看。

怎么回事?

那贱丫头的命,怎么如此的硬呢?

昨天夜里头下了雪,她特意吩咐自己的人,悄悄把窗户打开,只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贱丫头生病,最好是病死,不曾想,她千算万算,却是独独没算到那贱丫头的命既然那么硬!

发了高烧,既然还能平安无事,丁点后遗症都没有

“额娘,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乌拉那拉·涟漪,娇俏的瓜子脸上,布满了狰狞之死,心中恨得牙痒痒的。

那个贱人,居然没事,居然还活着!

觉罗氏沉吟了片刻,之后冷笑着道:“涟儿稍安勿躁,咱们刚刚失败了一次,短时间里头,不宜再动手,会对咱们母女的名声有影响的”

她恨,早知道贱丫头命如此的硬,她就应该早早的将那贱丫头弄死,而不是为了好名声,硬生生的拖到如今。

前世的时候,自己刚进门,生下一儿一女,站稳脚跟之后,便将那贱丫头弄死了,之后落得了一个苛待原配嫡女的名声,连带着在康熙二十八年,年仅十岁便被指婚给了四阿哥胤禛的女儿,也是落得个毒妇的名头,虽然最后女儿成了皇后,但是却被雍正皇帝厌弃。

重活一世,不知道是何缘故,本该在康熙二十八年便被指婚给四阿哥胤禛的女儿,如今都两年了却是丁点消息都没有,甚至康熙二十八年,因为太皇太后在二十七年的薨逝,并没有选秀。

孝懿仁皇后二十八年七月病逝,病逝前也没有将知府李文华之女赐给四阿哥做格格,至于那位替四阿哥胤禛生下长女的宋氏,更是不知道在那个角落里头呆着。

四阿哥胤禛,如今年十四了,却还是个童子鸡,身边连个侍妾都没有,美其名曰为养母孝懿仁皇后佟佳氏守孝三年。

“母亲,太子殿下尚未有太子妃,毓庆宫只有几个格格和侍妾”乌拉那拉·涟漪闪躲着眼神,含羞带怯的开口,面上红扑扑好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她曾远远的见过一眼太子殿下,自此便丢了芳心,日夜想着的都是太子殿下,可母亲却是耳提面命的,让她一定要嫁给四阿哥。

四阿哥有什么好的,虽养母是已逝的孝懿仁皇后,但只单纯的是养母,玉牒之中,四阿哥的生母依旧是德妃娘娘,德妃娘娘是卑贱的包衣奴才,怎配做她八旗大姓乌拉那拉氏格格的婆婆呢?

此外,孝懿仁皇后病逝之后,四阿哥回到德妃娘娘膝下,却是一直不得德妃娘娘喜爱的,若是她按照额娘的意思,嫁给四阿哥,只怕也会不得包衣贱婢出身的德妃娘娘喜爱。

太子殿下没有太子妃,凭她的家世相貌,稍微运作一番,定然能够嫁给太子殿下做太子妃的

觉罗氏面色一沉,厉声道:“你胡说什么,太子妃的位子,岂是你能肖想的,你给我安安分分的,跟着嬷嬷学规矩,选秀之后,嫁给四阿哥做嫡福晋。”

朽木不可雕也,她这位嫡亲的女儿,怎地如此不争气呢?

放着好好的将来的皇后娘娘不做,偏要去给废太子做什么太子妃。

太子殿下如今是圣眷宠渥,但是等到四十七年的时候,便会再次被废,四十九年复立,五十一年再被废,一个废太子妃,有什么值得稀罕的。

另外,太子妃可是瓜尔佳石氏,石文炳之女,如今毓庆宫的两位李佳格格,在未来的几年之内,会先后为太子生下长子次子,长女次女的,虽说其中一位李佳格格落败,但是另一位在未来的十多年之内,可是会有两个儿子傍身的。

太子妃瓜尔佳石氏,出自名门,对上那位有两位阿哥傍身的李佳氏格格,都得避其锋芒,何况是她的女儿

她的女儿年纪这般的小,怎么比得过太子殿下毓庆宫的两位李佳格格呢?

便是退一万步讲,她的女儿嫁给太子殿下做了太子妃,年纪这般小,并不适合立即就孕育孩子,这到时候生下的孩子,怎么都不是太子殿下的长子,哪里比得了,嫁给四阿哥胤禛,不仅未来会是皇后,所生的孩子更是嫡长子呢?

当然,她重活一世,绝不会让自己的外孙,早在的便夭折

“额娘”乌拉那拉·涟漪娇嗔一声,羞红了脸,心中十分的悲愤,跑了出去。

觉罗氏看着自个儿女儿如此不争气,气不打一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