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庄严报身(1 / 1)

“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本妙觉心。还不醒来!”

林云的神识正沉迷于佛法的突然猛地一惊,有那净心之音传来,这梵音佛国瞬间崩塌,林云本心恢复,却是先听到了大势至菩萨的声音。

“观音!”

林云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正是南无观世音菩萨,相传这观音有三十三观音相,有那男女之相,却又是无相之相,并无男女之别。

之前两界河一见乃是杨枝观音相,也是最常见的一种,而今日,这观世音显示乃是庄严报身。

在大乘佛教中的所谓报身即俗话说的真身,而报身所呈现的形相是由所造业因的所感果报的外化。

只见这观世音菩萨的报身高大异常并呈紫金色;头上圆光似有五百化佛,每尊佛有五百菩萨和无数诸天侍奉;头冠有一高大宏伟的站立化佛;菩萨面部呈金色;眉间的白色毫毛放八万四千种光明。

而那每道光有无数化佛,每尊化佛化显无数菩萨;菩萨手臂如红莲花色并有八十亿光明;手掌杂合五百亿莲华的各种颜色;每个手指能显示八万四千犹如印文的画面,每种画面有八万四千色,每种色又有八万四千光,且光明柔软。

光论这外形来说,观世音已然超过这大势至许多。

“林云乃我佛教与圣人、天庭、火云洞共同相定的取经大业之人,不可强行度化。”说完观世音往前走了一步,足下的千辐轮自然化成五百亿光明台,落脚时便有金刚摩尼花遍满一切。

这大势至菩萨自也不会落了下风,报身显现,居然与观音相差无几。

毕竟大势至菩萨曾以都摄六根,念佛法门而证己道,他经历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及等觉、妙觉共52个阶段方成就这大罗境界!

只见智慧的光遍照一切处,具有使众生有那脱离三途之苦的无上光明力量,其天冠上有五百宝华,宝华中又有五百宝台。

宝台中,能显现出十方诸佛净妙国土的长与宽。

甚至于,大势至菩萨头上还有着和如来一般的肉髻!

只是少了很多,这肉髻像红莲花,肉髻上有一个宝瓶,内里装着智慧的光明,用以济度一切众生。

大势至菩萨见观音逼近了一步,亦是往前走了一步,两者争锋相对,不肯退让半步。

“这林云不守天规,擅离两界河,被我于东海发现,带回了南海道场,以佛法净化,有何问题?”

“林云离两界河乃为十二生肖之事,得天庭玉帝与如来世尊许可。”

“此事,我不知。”

果然,如林云所猜想,这大势至菩萨的说辞正是如此。

至于这及时赶来的观世音菩萨,自然是林云之计的一环,林云在召唤神道分身之时,已然二次发动身外化身之术借助一小小尘埃化了一小小蝇虫,借着大战之乱,偷偷往那南海普陀洛迦山飞去。

只不过这蝇虫实在微弱,灵气太少,且不具太多自主意识,一路飞一路补充灵气。

也是幸亏这大势至菩萨的道场也在南海之上,与观音道场相距不那么远,否则这一计也就不能用了。

“既然你不知,那便也算了,现在放这林云归去完成十二生肖金榜吧。”毕竟同属西方佛教,且大兴再前,虽有小团体之别,观世音也不想同门操戈。

“此言差矣,今日这林云既然在此,便说明与我佛有缘,这十二生肖金榜虽然重要,却也不在乎再耽搁些时日。”大势至菩萨出乎意料并没有退步。

这是为何?

讲道理,事情发展到这样,和平结束才是最好的方案,这大势至菩萨难不成还有其他想法?

果然,大势至菩萨继续说道:“为这林云小友,我广教寺七位菩萨,三百罗汉,数千珈蓝护法日夜不停诵经七七四十九日消耗颇大,却是需要那甘露一十二滴!”

观世音菩萨有一玉净瓶,这玉净瓶乃先天之物可承四海之水,其中有置有一杨柳枝,杨柳枝可提炼甘露,不过这甘露每万年才聚一滴而已,有着起死回生的功效,只弱那三光神水一些。

观音曾用此瓶中之水,救活人参果树。

这大势至菩萨一开口便是一十二滴,着实有些狮子大开口的意思。

不过观音菩萨眉头微皱,似是在衡量,最后还是取出了那玉净瓶,只见有一十二滴甘露浮出往大势至菩萨那里飞去。

只见大势至肉髻之中的宝瓶洞开,将这雨露吸附了进去。之后大势至菩萨退了报身状态,恢复如常,而观世音菩萨也是恢复成最常见的杨枝观音相模样。

一路无话,观音菩萨带着林云和橙子回到了普陀洛迦山。

这普陀洛迦山孤伫海中,远观犹如一尊仰卧于莲花洋中的海中卧佛。

入了这山,倒是林木翠郁,终日风呤浪啸,四季鸟语花香,佛意缭绕,别有一番天地,称得上一方净土。

一路经过妙湛、圆通、自在、观觉四座庙宇,又穿过一片紫竹林,终是停了下来。

“小神林云,多谢观世音菩萨相救。”这次倒是真情实意,不管如何,毕竟是千里驰援。

“感谢的话暂且放下,你在去那东海是为了龙属守护神?只不过为何遇上了大势至菩萨?”观音端坐莲台之上,手持玉净瓶问道。

“那龙属守护神小神选了西海龙宫六公主,至于前往东海倒是为了那夔牛一族,这大势至菩萨何故到此,却是不知。”这十二生肖之事倒也不算什么机密,过些年头也会告知天下,所以林云也是如是说道,至于那大势至菩萨为何也在东海,之前林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观世音菩萨提起,林云倒也是思索起来。

这大势至菩萨平日里也算是低调的很,这次为何主动出击?又是从何得知自己的行踪的?

一人一猫一菩萨,在这紫竹林前陷入了深深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