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落霞很伤心(1 / 1)

张明艳笑了笑,有点尴尬,知道强行改变两人恋爱方向,实在是残忍,叹了几口气。

“妈妈,你也感到自己做得不对,为什么还要反对我俩在一起呢”落霞不满地问起母亲,觉得她这是在做一件无聊的事情。

老余趁机也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张明艳。

秦教授沉吟片刻,微笑着:“是啊,明艳,何必跟孩子赌气孩子们过得好,不正是我们的心愿么你何必又要和自己过不去呢”

张明艳感到左右为难,三比一,显然人数上她占据绝对的劣势啊

“你们无须针对我,我考虑的事情虽然看上去过分,但是我是为了大家好。”

老余想跳起来反对,又明白不合适,那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犹豫着没有说话。他看看落霞,见她一脸愁苦,赶紧把目光又收了回来。

“我成少数派了你们都认为我做的不对我承认我说的话很无情,但是你们考虑过现实吗”张明艳眼里带着委屈,扫视了周围的三个人。

秦教授理解妻子,点头道:“这些年你受苦了,一个人支撑着一个家,确实很难啊”

老余哼了一声,心想:你很难,就要拆散我与你女儿的感情,你把我与落霞当做了什么,当做你解决问题的突破口么

落霞愤愤不平,看老余一眼,哀怨地问母亲:“您就忍心撵走老余,让女儿过着凄惶的日子吗别忘了,老余帮助过我,帮助过我们这个家您一句话,就可以把我们拆散么”

秦教授担心地看看女儿,没急着说话,朝妻子脸上又看了看,方才严肃地说:“大家冷静些,不要激动。事情可以慢慢商量,千万莫要伤了和气面子一旦丢了,再找回来,可能就没那么容易啦”

“老秦,没必要说这没用的话,我既然考虑了,就不会顾及那么多他们呆在一起,确实不行,影响彼此的将来,我们这个家庭也将会不再稳定”

张明艳的话刺激了,心里大骂:你是个疯子,凭什么说你的决定就是对的,人家的选择就是不合理的,你是女皇吗

落霞见老余神色异常,低声喊他出来:“走,老余,咱俩到屋外聊会儿天”

老余赶紧站起来,陪着落霞走出家门,顿觉心情大好。

“老余,别生气,你要是闹起来,以我妈的性格,不会容忍你的你有点冲动,出来走走会好一些。记住啊,别和我妈妈置气,她这人心胸狭窄,很容易记仇,得罪一次,你很难让她再原谅你。”

“这么吓人么倒是没看出来,我觉得她为人还挺和气”老余略带讽刺地说。

“你怎么回事啊,非得把我气死吗我为你好,你看不见吗”落霞生气,嚷着老余。

老余知道落霞气极了,忙摆摆手道:“我嘴不好,落霞,刚才我也是因为生气才发一点牢骚,你不要生气,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握住落霞的小手,老余抚摸着,慨叹道:“哎,我俩的路总是走得很难,你母亲一点也不体谅我们,我心里难受啊”

落霞无语,半天才说:“没办法啊,她人就那样,对家人可以付出一切,对外人向来不大和善,心思不够活络,这点谁也改变不了”

“也就是说,先前对我那么好,是为了更好地利用我了”老余不客气,直接质问道。

落霞感到痛苦,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勇气,她拼命摇头,却最终无力地点着头:“是的,她就是在利用你,以前我看不出来,从现在来看,是这样的”

老余震惊,愤怒地喊道:“无耻,没想到女人也会如此,她心思够细腻啊,先前对我那个好啊,我差点以为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阿姨,现在我终于明白,我看错人了”

落霞没有在意老余的言辞,淡然说道:“妈妈这个人有点自私,只要家庭安好,不大顾及他人处境。之前她对你好,那是她看重你可以帮她说服我;现在怕你带着我离开她,自然百般阻挠。”

“工于心计的女人太可怕她要不是你的妈妈,我永远都不愿意搭理”老余愤怒地叫喊着,十分窝火。

“够了,你不要这样说她了,再怎么说她是我妈”落霞不悦,老余说话难听,竟然连她的感受也不考虑了

老余才觉得犯了发错,一味地说人家的母亲,岂不是主动制造矛盾他讪讪道:“哦,我糊涂了,该死啊,不该胡说八道”

“你这不是胡说八道,不过有些失控了”落霞微带怒气,不快地说道。

“落霞,你要理解我呀,你妈妈说的那些话,表面上冠冕堂皇,实际上非常伤人,为什么什么事情都要她来决定”老余悲愤地看着落霞,想知道为何如此。

落霞有点悲哀地说:“她一向在家里说一不二,我偶尔与她顶两句,真是大事的话,谁也不敢违反她的决定。没办法,这么多年下来,我与爸爸一直迁就她,我也觉得不大正常。”

老余奇怪地问:“你爸爸怕你妈妈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到了她手上,不敢得罪她,只能处处迁就她。”

落霞先是生气,想了想,觉得老余的话有道理,说道:“有一次我无意中偷听到,妈妈说此生都要控制爸爸的行踪,免得他走偏了,还说永远不准招惹花草,我听了也没搞明白,到底妈妈在说什么。”

老余愤愤道:“显然你爸出了点事情,被你妈妈抓到了,从此就成了她要挟你爸爸的一个利器。夫妻间如此折腾,有必要吗我搞不懂,你爸爸到底做了什么坏事,你妈妈为何要抓住不放,是怕失去你爸爸吗”

“是的,妈妈觉得自己配不上爸爸,心理上有些自卑,但是自从有了把柄后,说话就不一样了。当然,妈妈一直都爱着爸爸,爸爸也很爱她”

落霞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似乎不大高兴,说父母这方面事情,多少有点不恭,她紧紧揪着衣角,怔怔地望着老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