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战或者逃(1 / 1)

末世逆行录 并肩侯 1020 字 10天前

洛尝试着去唤醒自己本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诱惑本能去吞噬“鬼冰蛭”这种恐怖生物的任何异能,尽管它们这种可以麻痹主宰的强大电击异能很实用,但洛对这种异能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他以后的主战场应该在这片冰原,而非曾经熟悉的荒野了。只有在冰原上的杀戮才有意义,才能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获得足够多让依清醒下去的“筹码”。

洛并没有足够了解这片陌生的冻土之原,但他固执地认为既然这种出现在冰原的边缘地带,个体实力并不强悍的“鬼冰蛭”可以放电,那么冰原之上绝大多数的生物早就应该具有了电击免疫能力。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鬼冰蛭都不像是冰原之上的顶端存在。

就像洛极为熟悉的荒野,正因为有了极擅于奔跑的变异狼这类存在,荒野求生的异能者大都具有了速度强化异能,正因为有了能传播病毒和瘟疫的荒野暴民潮这类存在,荒野的异能者大都具有了毒素免疫的能力。

这是一种适应,淘汰之后的适应,是在荒野意志参与下的自然选择。

鬼冰蛭的电击异能,在荒野上也许会是一种极为实用的能力。但这里是冰原,是残酷和血腥程度似乎不亚于荒野的冰原。

能在鬼冰蛭无处不在的冰原存活到现在的变异生物,应该早已具有了对付“电击”的各种本领,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洛并不看好这种异能,至少这种异能并不能给洛在冰原更好地活下去提供足够多的助力。

尽管斯蒂文在谈及鬼冰蛭的电击异能之时脸上露出了一些忌惮之色,但洛并不认为已跻身主宰的斯蒂文会因这种异能丧命。

就像是旧时代那些畏惧蛇类,鼠类甚至蟑螂的人们一样,他们很清楚这些东西并不足以剥夺他们活下去的权利,但他们依然在畏惧,并且尽力去避免与这些让他们感到畏惧的东西接触。

也许,在尝试着被电击一次之后,洛的本能会在第一时间产生电击抵抗的能力也说不定,还是在不占用任何空白基因序列的情况下。

但这个过程绝对不可能是愉悦的,甚至还会有点残忍。

洛对这种鬼冰蛭很忌惮,他忌惮的是被这种几乎遍布整个冰原的生物在身上烙上烙印,他并不想把自己的行踪暴露在任何生物的视线之下,还是这种已开始露出不友好态度的生物。

他打算唤醒异能的想法很简单,也很迫切。他要在烙铁临身之前让本能意识到潜在威胁的来临,驱使本能去撕开鬼冰蛭整个种族共享的记忆之网,以便能更好地隐匿在冰原的黑暗之中。

洛喜欢黑暗,他早已习惯将自己置身于黑暗之中。在荒野如此,在这片陌生的冰原冻土,他也打算如此。

毕竟,在对潜在威胁的感知能力这方面,本能是要远远强过洛的本体意识的。

“洛,尽管我非常愿意相信你,而且也确信你未曾踏足过冰原深处,但你也看到了这些小家伙们对你到来的隆重欢迎,它们的疯狂表现迫使我不得不多问一句,你身上真的没有携带“冰魄石”吗?我的伙伴。”

斯蒂文并不在意这个隶属于扎里克的补给点是否会被毁灭,他在乎的是洛的安全,被鬼冰蛭惦记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如果扎里克真的因为洛的到来而遭受到损失,斯蒂文绝对会赔偿给扎里克。当然,赔偿是一码事,看不惯甚至揍扎里克一顿又是另一码事。前者是品行问题,后者则是心情问题。

但在赔偿或者下一步行动之前,他必须先确认一件事,就是自己这位菜鸟团长身上到底有没有那种让人又爱又恨的冰魄石。

斯蒂文的脸色并不像他的语气那般轻松,这也足以引起洛的重视了。

洛可以不去在乎扎里克的质疑,但他觉得自己至少需要给自己的伙伴说上一句实话。

“斯蒂文,我现在还回答不了你的这个问题。如果我能独自在帐篷里待上一会,那么当我再次从帐篷里走出来的时候,我绝对会给你一个明确而又足够满意的答复。”

洛已经没有像刚开始那般确定自己身上是不是有斯蒂文问起的这种东西了,他甚至隐隐觉得,自己身上很可能真揣着冰魄石。他需要去确认一下,并顺便解决掉这个补给点被“兵临城下”的尴尬局面。

洛这么做绝对不是为了扎里克,扎里克那精致的胡须已经让洛彻底将他划入到了可以随时牺牲掉的范畴之内。洛只是不想刚脱离家族冰原势力的斯蒂文,为了赔偿扎里克的损失,最后连那杆枪都得赔给对方。

斯蒂文对洛在这种情况下仍要独处一会的要求并没有丝毫的疑惑,每个有能力活到现在的人,都有着自己不愿意暴露在别人视野之中的秘密,这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去吧,我亲爱的团长阁下,我会用肩上这把枪向你保证,在你走出这座帐篷之前,绝对没有任何人能打扰到你,包括那些可爱却并不太友好的小家伙们。”

斯蒂文在洛重新进入了帐篷之后,朝着那依旧忙碌着的扎里克和他的几名依附者瞅了一眼,最终走到那装有荒野沙砾的麻袋堆旁。

他弯腰提起了一个仍未被撕开的麻袋放在了帐篷外的门口,并一屁股坐了上去,然后再次将自己那只没有被黑色的眼罩包裹住的左眼,凑向了自己散弹枪黑洞洞的枪口之内。

斯蒂文并没有丝毫帮扎里克一把的念头,他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守在这里,等着洛走出这顶帐篷,然后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做。

是选择像扎里克那样与这些鬼冰蛭耗到底,还是选择离开这里,继续进入那始终阴沉着脸的冰原。

尽管两种方法最终的结局都并不让人乐观,但斯蒂文仍然决定听从洛的安排。

战的话,他有这杆足够大的枪,逃的话,他有那辆跑得足够快的机车。

是战是逃,仅仅只需要洛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