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四只手(1 / 1)

我有一座仙府 正北方 1057 字 2个月前

三人乘坐电梯进入这栋地下大厦的内部。

地下范文街是办公楼的布局。优良的采光系统和通气系统,让人感觉不到是在地下,若不是提前知道,白玉追看着地上干净能照出影子的瓷砖,还有光洁的墙壁,真以为自己就在地上的某栋办公大楼中。

由于地下范文街的特殊性,这里们远没有地表部分那么繁荣热闹。乘坐电梯到达八层,又跟着沈妙后面沿着曲折的回廊七拐八拐,竟然见到不到几个人,其中还有一半的地下范文街的安保人员。

沈妙走着醉步,对每一个安保打着招呼,还指着两边挂着不同名字的商务公司办公区域,对白玉追解释道:“花城地下范文街是什么地方,你应该有所耳闻,但你肯定是知道的有限。

不是所有中土世界的散修门派和家族,都能在花城站住脚的。有资格在花城旧城内抢下一块地盘的散修,都是散修界的大哥或很多散修势力组成的联合体。可大荒世界的资源又是那么诱人,那些在花城站不住的脚的散修,就只能在地下范文街租一个办公室拓展在大荒的业务。

这些散修公司的业务基本上都是在网络上解决,交易直接是仓库对仓库转运,这样可以避免敏感物资暴露出去。

而像我们这种直接带货上门的……最好不要找这些散修公司,这些都是饿红眼的狼,后面肯定会引来很多麻烦。”

白玉追的社会经验真的是太少了,尤其是修行的这个大坑中,稍不注意就会被人吞的连渣都不剩。自己以为拿着修行资源到范文街就能轻松换成钱的想法,真的是太幼稚。也庆幸遇到了沈妙他们,不管沈妙帮自己的出发点是好是坏,总归大家有了一个良性的合作基础。

这让白玉追认清了自己的不足,也对沈妙有了一些好感。

白玉追想到自己的处境,又想起毒蜂曾经说过的话,他摸了一下自己的面罩,悄悄问沈妙:“妙姐……猛虎师的逃兵真的都逃不出他们的追杀吗?”

在毒蜂抓住的时候,她曾经对白玉追说过:没有一个逃兵能逃出猛虎师的追杀,这些都是骗你们这些无知大头兵的。

再回想,白玉追也不知道毒蜂说这些话是为了稳住自己,还是确有其事。

此次见沈妙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也不禁的向她问起这件事。

沈妙回答道:“小白兄弟,你应该知道外面那道城墙把妖物挡在外面的同时,也把我们围在里面。

花城和其他大荒城市之间没有地面交通。想要离开花城,就只能乘坐大荒城市之间的航班,或者通过世界传送阵回中土世界。

猛虎师只要看住机场和世界传送阵,它的逃兵就只能困在花城里面。

猛虎师的底层士兵没有什么狠角色,重刑犯和破产户,没有修为没有价值。想要让这些人进入大荒执行送死的任务,就必须用重法。猛虎师的军官们最喜欢干的就是杀鸡儆猴,找鸡毛蒜皮的小事处死几个小兵,让其他士兵知道猛虎师的军规不是闹着玩的。

至于从没有逃兵逃出猛虎师的追杀,真的就是在吓唬人。那些名门正宗都做不到对叛逃的弟子全部清理门户,猛虎师就能做到?有些人不是拼命就能杀的……

放心吧,你背后有高人罩着,猛虎师不可能死磕一个至少金丹期的修行者,在你身上碰几次钉子后,他们就知道怎么处理了。”

听完沈妙的解释,白玉追也总算放下一个心事。再想来,也对自己一直对猛虎师有那么大的恐惧感到好笑。

果然时间、地点、修为、身份不一样,对事物的看法也会不一样。

昨天上午自己还是一个普通的毕业生,一个没有未来的训练兵。猛虎师对于那个时候的自己,绝对的一个无法挑战的庞然大物。

而现在……一天一夜的时间,自己的灵力就冲到了22。拥有一座只属于自己的洞天,学会了强力的法术,还有着不多不少的稀有修行资源。

如果继续为自己逃兵的身份而担心,估计发布仙府任务的神秘力量又会觉得自己有辱仙府,降下什么惩罚。

心结解开,白玉追的精神瞬间就豁然开朗起来,对沈妙说道:“谢谢妙姐,今天能遇到你们真的是我的运气。”

“哈哈哈……我就说咱们有缘吧。嗯?我们到了。”说话间,沈妙带着白玉追走进了一处位于回廊角落处的办公室内。

不同于那些散修公司办公室为展示财力而装修的富丽堂皇,这个房间算不上大,里面的光线也暗了许多,带着神神秘秘的感觉。

房间里就摆放着一张复古样式的实木长条桌,桌子上摆放着一台旧式电脑,一个满头油腻的中年大叔坐在电脑后面敲打着键盘。靠近一点,白玉追就看到这个中年人竟然有四只手,在两套键盘上敲击如飞。

见到沈妙后,中年大叔立即把多出来的两只手收了回去,殷勤的说道:“吆……这不是妙姐吗?今天是什么风把您这个大美人吹到我这里来了!吃饭了没有?要不要我在余香斋订一个双人座?酒管够……”

“飞手,你什么时候把多的两只手剁,我再考虑和你吃饭。”沈妙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坐下,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酒瓶,先灌了一口,才指着白玉追说道:“这是我家的小兄弟,有点好货想出手,又不愿意惹太多的麻烦。我知道你虽然是一个奸商,但嘴不会乱说……这笔生意就便宜你了。”

大概被拒绝习惯了,飞手嘿嘿笑着没有在意:“我能在这地下范文街市场里面低买高卖,靠的就是我这四只手比别人两只手快。这两只手可是我好不容易练出来的,怎么能说砍就砍?”

说着飞手看向了白玉追。周三河,他是认识的,沈妙说的小兄弟应该就是这个戴着面罩的年轻人了。

飞手看到白玉追有些不满的说道:“妙姐……你这就信不过我了。您这位兄弟戴着面罩来,肯定是在外面惹了麻烦,他手里的货也肯定也不干净。看在您的面子上,货我可以收,但我总要知道他是谁吧?万一出了事,我也不至于先把您供出来。”